龙腾小说_书包族小说网 > > 和亲公主回来了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七回 端阳节(一)
    五月端阳,也叫龙节、正阳节、重午节,由于仲夏五月初五这天,乃是苍龙七宿飞升至正南中天的日子,所以是龙飞天的吉日。

    另有一说,一年到头太阳火气这一天最毒,蚣、毒蛇、蝎子、壁虎和蟾蜍五毒孽生,所以这一天也是祛病防疫的恶日。

    李灵幽起了个大早,以佩兰煎水沐浴熏香,洁身清心,吃了两个小粽子应景,再梳妆打扮,换上专为端阳节庆典准备的宫装,佩戴好装有朱砂、雄黄和香药的锦囊,乘坐鸾车前往皇宫参加庆典。

    她得先去参见小皇帝与两位太后,再一同出发,前往泾河观看龙舟赛。

    礼部早有人来指引过当日的章程,没有忍冬这个熟门熟路的大宫女在,阿娜尔这个羌国人属实有些摸不着头脑,倒是莲蓬在六尚局磨砺过几年,接触过这些事务。

    于是阿娜尔放心大胆地将陪同李灵幽参加庆典的差事,让给了莲蓬。

    莲蓬头一回独当一面,这又是李灵幽回京之后头一回在朝廷的庆典上露面,到时候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盯着她的一举一动,莲蓬自然紧张不已,坐到鸾车上还在不停地默背着庆典上的每一个环节,唯恐到时候出了错,害她家殿下丢脸。

    反观李灵幽这个正主,却一点也担心,靠在软玉缝制的凉垫上,随着车驾摇晃,昏昏欲睡。

    不到辰时,紫宸门外便已聚集了一群命妇,她们结伴,相互攀谈着,等候着紫宸殿上的两位太后召见。

    贺琼和展又菁也在其列,她们是四品官眷,刚好够格进宫朝见,这外头站的,大多也都是三四品的官眷,或是不怎么得脸的皇亲国戚。

    那些大员们的家眷和得脸的王公贵族,早先一步就进了紫宸殿,正在里头陪两位太后说笑呢。

    此时,贺琼和展又菁母女正被一小群官眷围在当中,夫人们交口称赞着贺琼教女有方,小娘子们羡慕地看着展又菁头上那一套明晃晃的金五毒。

    自从殷郁从荣清辉手中夺了权,展曜飞也跟着水涨船高,过去没人搭理的贺琼母女也跟着吃香起来,成为妇人们奉承的对象。

    贺琼早年跟着李灵幽没少被人巴结,因而应对自如,倒是展又菁从没见过这种场面,被人夸得浑身不自在,直到她看见长街那头驶来一辆华丽气派的鸾车,圆圆的小脸这才明媚起来。

    “母亲,殿下来了。”

    李灵幽的鸾车直入皇宫,停在了紫宸门外。

    命妇们纷纷靠墙而立,让出通道来。

    如今能在宫里乘车之人屈指可数,命妇们相互使着眼色,即便不认识李灵幽的车驾,也猜到了车上坐的是她。

    命妇们不管见没见过李灵幽本尊,但都对她的大名如雷贯耳,年长些的尚能沉得住气,年轻些的就忍不住把好奇的目光投降了车门,等着一睹传说中的永思公主真容。

    鸾车上,莲蓬小声叫醒了李灵幽,趁着她醒盹儿工夫,让绿萼整理了一番她睡歪的发冠,又将出门前泡好放凉的梅子茶给她倒了一杯,帮她提神醒脑。

    话说李灵幽回到京都这么久,还是头一回起得这么早,她只要不是自然睡醒的,就会有起床气,具体表现就是冷脸话少,瞧着比平时威严许多。

    莲蓬挂起了车帘,先跳下车去,在地上放好了脚凳,转身去扶李灵幽,绿萼跟在后头提着裙摆。

    李灵幽摸到莲蓬冰凉的小手,看了看她紧绷的小脸,淡定道:“怕什么,真出了错还有本宫担着。”

    莲蓬心里一下子就踏实了,露出个甜甜的笑脸,扶着她下了鸾车。

    李灵幽甫一露脸,紫宸门外瞬间变得鸦雀无声。

    她穿着浅金色五彩祥云纹锦衣,体态风流不失华贵,头挽望仙九鬟髻,珠围翠绕丰容靓饰,额心一点金箔花钿,映得雪肤花貌胜过六朝粉黛。

    展又菁一双杏眼亮晶晶地望着李灵幽,见她没有留意到自己,便上前一步躬身下拜,喊了一嗓子:“拜见定国大长公主!”

    众人被她这一嗓子惊回了神,纷纷躬身拜见。

    “拜见定国大长公主!”

    “起来吧。”李灵幽留下一句话,目不斜视地进了紫宸门。

    直到她的倩影消失在门内,一群命妇才站起身,争相惊叹起永思公主的美貌。

    展又菁噘着嘴嘀咕:“殿下都没看我一眼。”

    贺琼笑了笑,小声告诉她:“殿下还没睡醒呢。”

    贺琼好歹是与李灵幽从小一起长大的,一看她的脸色就知道她这是起得早了,没有精神。

    ……

    过了紫宸门,走不了多远,就到了紫宸殿。

    此时荣太后和殷太后正坐在殿上,一脸慈祥地享受一群命妇们的拥戴,今年和往年不同,国库充盈,皇宫从里到外大换新装。

    大到宫墙粉刷,小到杯盘茶盏,统统换了一遍,再不见丝毫寒碜。

    两宫太后平起平坐,看起来和和睦睦,实则暗自较着劲。

    荣太后近前坐着永安和永宁两位大长公主,再就是华阳长公主,按照辈分和爵位,她们下面是两位建在的老王妃和密王妃,再下面就是几位侯伯夫人和尚书夫人,小贺氏和荣媛儿屈居末位。

    殷太后那边显然派头不足,由于殷郁没有娶妻,他最近提拔的几位高官尚未来得及替家眷请封,以至于只有几位将军夫人拿得出手,值得一提的是,荣太后将庞氏和袁灵珊也叫进了宫里,陪坐在末位。

    殷太后也觉得自己这边势单力薄,不如荣太后那边花团锦簇来的好看,拎出来哪一个都比不过对面的,因而她面上笑吟吟,心里一阵烦闷。

    眼下众人口中聊得不是别的事,正是那被乞丐们穿过沦为笑柄的浮光锦和云雾绡。

    永宁最有怨言:“我上个月就裁好了几身衣裳,就等着这个月穿,单是进宫的礼服就做了四套,谁知道打哪儿冒出来一群又脏又臭的乞丐,个个穿着浮光锦和云雾绡做的坎肩,招摇过市,害得我那些好衣裳一件也穿不出来,让我知道是谁指使的,非得扒了他的皮!”

    恰此时,门外传来一声通报:“定国大长公主到!”

    众人纷纷回头,看向门外,只见李灵幽迤迤然走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