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_书包族小说网 > > 和亲公主回来了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六回 帮手(to倪郁柳加更)
    (三更)

    “我来是为了帮姑姑您赢下明天的龙舟赛的!”

    华阳此言一出,李灵幽哑然失笑:“你打算怎么帮我?”

    华阳一屁股坐到李灵幽身边,神神秘秘道:“姑姑有所不知,别的龙舟队得知您借了御王的兵卒做桡手,看起来赢面最大,早在暗地里联起手来,打算等明天给您好看。”

    “哦?他们打算怎么给我好看?”李灵幽好奇地追问。

    华阳娓娓道来:“姑姑过去肯定参加过龙舟赛吧,按照惯例,龙舟入水之前,须得桡手们抬着龙头去泾河上游的南海神庙祭拜,再来抽签来决定龙舟出发的位置,他们事先买通了负责占卜的火山令,会在抽签的时候动手脚,把您的龙舟队分到最靠近南岸的位置,那里水位最浅,先天不利,出发的时候一定是最慢的。”

    李灵幽默默点头,同意她的说法,水浅难行舟,这个道理不难懂。

    “照你这么说,我岂不是输定了?”

    “所以我来给您出谋献计了呀!”

    华阳一脸“有我在你别怕”的表情,对着李灵幽侃侃而谈:“您要想赢,只有一个办法,就是在中途改道,从后头追上来,抢占别人的位置,可是别人一定不会让姑姑您的龙舟过去,就算拼了翻船入水的风险,也要堵死了您的路,双拳难敌四脚,您一条龙舟怎么能突破他们十几条的重围呢?”

    华阳说到这里,故意卖了个关子,去看李灵幽的脸色,想等她为难,自己再开口,然而李灵幽眉头都不皱一下,十分淡定道:

    “还好有你来给我通风报信,我这就派人去贿赂那个火山令,他们给他多少好处,我给他十倍,叫他把我的龙舟安排到中间水深的地位就是。”

    她李灵幽什么都缺,就是不缺钱使,整个京都还有人比她更舍得花钱的人吗?答案自然是没有。

    华阳准备好的说辞一下子卡了壳,好半晌才接上话来:“不行啊,那个火山令,是永宁姑姑第二位驸马的亲叔叔,不可能被您花钱收买的,说不定还会拿了钱不办事,去讨好永宁姑姑。”

    华阳知道李灵幽和永宁不对付,御王又抢了永宁的龙舟,双方积怨已久,绝不可能轻易化解。

    李灵幽这才蹙起了两道黛眉,脸上总算有了愁容,问华阳:“那你说我该怎么办?”

    华阳总算等到她这句话,赶紧拍着胸脯,信誓旦旦道:“我都想好了,到时候我就让我的龙舟队把位置让出来给您,姑姑只需要让您的龙舟队在出发后,划到我的龙舟队后头去抢道,保管助您突出重围,旗开得胜!姑姑,您意下如何?”

    李灵幽没有立即答应,而是迟疑道:“可是你这么帮我,岂不是会成为众矢之的?事后你遭人埋怨怎么办?”

    华阳满不在乎:“我才不怕他们呢,反正我的龙舟也赢不了,每年都是去凑数的,还不如帮姑姑您赢下头名,到时候您掌管了凌阴,多疼我些,多给我分些冰,您看行不行?”

    李灵幽还是没答应,不温不火地看着华阳,道:“就算是别人赢了,分冰的时候也不敢少了你份,你最好跟我说实话,你这样帮我到底图什么?”

    华阳心虚地低下头,十根手指拧在一起,吭哧了片刻,小声道:“那我就直说了啊,我有个看不顺眼的人,一直没机会教训他,想请您到时候不要分冰给他们府上,替我出一口恶气。”

    李灵幽没有轻信:“你先说说,你看不顺眼的是谁?为什么看不顺眼那人?”

    华阳扬起小脸,愤愤不平道:“就是泾阳候府的世子贺子戚,半年前御王还没灭掉羌国时,贺子戚那老不羞在外头喝花酒,曾戏言御王若是战败,羌国反过来攻打大凉,就叫我也去和亲,还说我跟姑姑长得像,那老可汗一定喜欢!”

    李灵幽脸色一沉,声音不由地冷下来:“他这么说你,你就没向太后娘娘告状,治他一个大不敬之罪,叫人砍了他的脑袋吗?”

    倘若这件事是真的,那贺子戚不光辱了华阳,还辱了她李灵幽。

    华阳郁闷道:“我说了,但是那老不羞的姐姐是荣大表兄的宠妾,荣大表兄出面为他小舅子求情,说他只是酒后胡言,绝无不敬之心,您也知道母后最疼爱大表兄,连我都要排在他后头,最后这件事就不了了之了,如今那小贺氏做了荣大表兄的正妻,泾阳候府又神气起来,我更找不着机会报复那老不羞了。”

    李灵幽眸光幽深,握住了华阳的小手:“不要紧,姑姑帮你出这口恶气。”

    华阳一愣,有点儿不敢相信地看着她:“姑姑,您答应我啦?”

    李灵幽注视着华阳那双像极了皇兄的眼睛,勾起嘴角,笑着点了点头。

    华阳大喜,一把搂住她的胳膊:“姑姑,您真好!”

    李灵幽摸着她圆乎乎的后脑勺,柔声道:“寻真,你要记住,你父皇是我的亲哥哥,自他去后,你便是我在这世上血缘最近的人了,无论如何,姑姑都不会叫人欺负了你。”

    华阳靠在李灵幽散发着幽香的怀里,听着她的话,脸上笑容渐渐淡了,眼底透出一丝犹豫。

    ……

    华阳在李灵幽这里待到黄昏才走,临走之前,李灵幽叫小宫女去她房里取了一只首饰匣子出来,送给华阳。

    那是一套赤金嵌宝的五毒钗环,照着公主的规制打造的,比她之前送给展又菁的那一套还要璀璨耀眼。

    华阳打开一看,便爱上了,这不是她收到的第一套五毒钗环,早在半个月前,永安和永宁分别都送了她一套,再加上荣太后给的,她已经有三套金五毒了。

    然而哪一套都比不上眼前这一套看起来精巧用心,合她的心意。

    “这些样式,都是我亲手画的,改了好几遍,人人都说你像我,想来我喜欢的,你也该喜欢。”李灵幽拿出一条白玉壁虎攀藤金项圈,在华阳的颈子上比着,全然是一位和蔼可亲的长辈。

    华阳眼眶一热,记起荣太后前不久跟她抱怨,说是李灵幽这个亲姑姑一点都不惦记她,当时她还深以为然,眼下却不这么觉得了。

    就说这一套精雕细刻的金五毒,没有十天半个月的工夫都打造不出来,又是公主的规制,显然李灵幽早就给她准备好了。

    “姑姑,往后我一定常来看您。”华阳真心实意地说道,与此同时,心中也暗暗下了一个决定。

    李灵幽笑着答应了,叫金粟送她出门。

    等华阳走没了影儿,她才卸去了长辈的架子,懒洋洋地靠在软垫上,拿过了绿萼手上的团扇,叫她给自己揉肩。

    绿萼不比金粟机灵,性情有些耿直,看不明白的就会问出来:

    “殿下,刚刚那一套首饰,不是您打算明天自己戴的吗,怎么送给华阳长公主了呀?”

    李灵幽摇着扇子,但笑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