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_书包族小说网 > > 和亲公主回来了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五回 侄女来了(to絲紗羅加更)
    (二更)

    殷郁揣着一肚子粽子离开。

    两个男子躲在前院一棵石榴树下,目送殷郁出了公主府的大门。

    “你不会看错了吧,那个马夫怎么会是咱们王爷假冒的?”

    “我真没看错,王爷骑马的架势都我见过八百回了,无望骑马的架势跟他一模一样。”

    说话的两个人,正是原先殷郁的亲兵,现今公主府的侍卫,秦柯和荆锋。

    荆锋那天奉命去泾河找人,看到了殷郁骑马的背影,便认出了他,回来偷偷告诉队长秦柯,秦柯却不怎么相信。

    倒不是他怀疑荆锋会说谎,实在是这件事听起来太过匪夷所思,殷郁是什么人,那可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大凉摄政王,他怎么可能跑来公主府当马夫,说句不敬的话,他是脑子坏了,还是吃饱了撑的?

    “他图什么?”秦柯的直接把心里话问了出来。

    荆锋挤眉弄眼,冲着内院的方向努嘴:“这不是明摆着吗?”

    秦柯好歹也是个男人,难能听不出荆锋暗示,可他真不愿意相信,他心目中征战天下,志在四方的御王,竟然是个见色起意之徒。

    可是他想了想永思公主那国色天香的模样,又觉得这件事似乎是理所当然的。

    甚至于他脑子里冒出了一个可怕的念头,王爷之所以一门心思要灭羌国,该不会就是为了把永思公主抢回来吧。

    “不,不可能。”肯定是他想多了。

    “怎么不可能?”荆锋以为秦柯还是不信无望就是殷郁,怂恿道:“你要不是不信,明天我们去泾河看龙舟,你找机会扒了无望的衣裳,看看他身上有没有伤疤。”

    秦柯瞪他一眼:“你怎么不去扒他的衣裳?”

    荆锋理直气壮:“我不敢啊。”

    “你不敢,我就敢了吗?”

    “你不是不信吗,你怕什么?唉,你别走啊!”

    端阳节前夕,崇仁坊公主府来了一位稀客。

    李灵幽刚刚打好了要送给殷郁的五色络子,正拿在手上欣赏,听说华阳登门,颇为意外:“她一个人来的吗?”

    专程跑一趟来报信的莲蓬回话:“华阳长公主只带了一个宫女。”

    李灵幽思索着华阳的来意,看了看身上轻薄浅嫩的襦裙,将络子递给一旁的绿萼收起来,从榻上起身,走进室内:“去把那件蓼蓝色的留仙裙找出来。”

    在晚辈面前,还是要穿的端庄些为好。

    素馨连忙跟在李灵幽身后进了屋,绿萼也跟进去帮忙。

    金粟不擅梳妆,就没往跟前凑,留在外间同莲蓬收拾东西,一边咬耳朵,说悄悄话。

    “姐姐看见没,素馨这几天可勤快了。”

    莲蓬不必她说也看出来了,素馨比忍冬在时老实多了,暗叹一声还是公主有办法,一句话不说就把人治住了。

    “她没难为你们吧?”莲蓬关心起两个小宫女。

    金粟得意地摇头:“她不敢呢,殿下对我和绿萼可好啦,前天绿萼不小心摔坏了一只玉镯,殿下只关心她的手有没有划破,素馨想数落我们都不成。”

    莲蓬闻言,板起了脸:“那是殿下宽和,不忍心责罚你们,你们要是仗着这一点就有恃无恐,做错了事也不知道悔改,可别怪我向阿娜尔姐姐告状,求殿下换了别人来伺候。”

    金粟吓到,缩起脖子讨饶:“绿萼已经知道错了,我也不敢呢,偶尔犯一次小错免不了,大错是万万不敢犯的,姐姐饶了我们一回吧。”

    她可不怀疑莲蓬是在吓唬她,毕竟连忍冬犯了大错都会被撵走,就说明公主不是没脾气,只是懒得发脾气罢了。

    莲蓬见金粟知道害怕,也就缓和了脸色,替她整了整衣襟,叮嘱道:“我到外院做事去了,回头你把我的话转告给绿萼听,叫她晚上等殿下睡着了,顶着茶壶去院子里站半个时辰,就当是我罚她,叫她长个记性。”

    金粟连连点头,不敢不应,也不觉得她罚的重了。

    要知道她们都是打小进宫为奴,在六尚局没少吃苦头,比起宫里头那些姑姑们动不动就要掌嘴打板子,顶个茶壶算什么,何况还是在夏天晚上,风吹不着雨淋不着,不就是罚站吗。

    莲蓬走了,金粟将榻上放着彩绳的小笸箩和宝石盒子都收起来,放在内厅多宝阁底下的箱笼里,防着日后还有用。

    等到月底的时候,阿娜尔会带人来清点,将那些值钱的物件儿归册,重新收进库房,剩下些不怎么值钱的,当场就会分赏给她们,李灵幽从来不管。

    金粟和绿萼走运,赶在上个月月底进了上房伺候,前些天阿娜尔清点箱笼时,叫她们得了不少零碎,着实发了一笔横财,惹得那些个没能近身伺候李灵幽的小宫女眼睛都绿了。

    也叫金粟和绿萼愈加铁了心,要好好地伺候李灵幽,决不能给别人顶替她们的机会。

    ……

    李灵幽换了衣裳,重新梳了头,才到外院去见华阳。

    按说华阳是女客,又是她的亲侄女,应该把人叫进内院见面,可李灵幽的领地意识极强,轻易不会叫人踏入她的居所。

    除了那些命都捏在她手上的奴仆们,迄今也就贺琼母女,还有殷郁进过她的上房。

    这头华阳早就在客厅里等的不耐烦了,要知道她长这么大,还没说去到哪里,有人敢让她在外头干等着呢。

    “好大的架子。”华阳小声嘟囔着,看到李灵幽从外面进来,却立马露出了笑脸,从坐榻上跳起来,扑上去抱住了李灵幽的手臂撒娇:

    “永思姑姑,我可想死您了!”

    李灵幽好险没被扑倒,身后两个小宫女扶住了她,她也不生气,只是拍了拍华阳的手背,似笑非笑地看着眼前热情洋溢的少女。

    “什么死不死的,说话也没个忌讳,该打。”

    华阳接触到李灵幽的眼神,不知为何,想起了在永宁寿宴上被打肿了脸的梅氏,小脸一僵,下意识有些怕她,松开了手臂,低下头乖乖道:

    “寻真知错了。”

    李灵幽目光闪烁,暗笑这小姑娘滑头,明知道这名字是自己给她选的,故意说出来惹她怜爱,哪里还会责备她。

    “下不为例。”李灵幽不再追究,走到上方坐下,问她:“说吧,你跑到我这里来有什么事?”

    “我想您了不行吗?”华阳大着胆子走到李灵幽跟前卖乖,扯住她的披帛轻晃,一双明灿灿的大眼睛眨啊眨,说不出的娇俏可人,换了谁都要受不住。

    李灵幽却不吃她这一套,语气淡淡道:“真想我也不会一个月才来看我一回。”

    华阳讪讪地放下手,发现自己练就了多年撒娇卖乖的本事,在李灵幽面前全无用武之地,她索性扬起了下巴,干脆道:

    “我来是为了帮姑姑您赢下明天的龙舟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