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_书包族小说网 > > 和亲公主回来了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二回 粽子(to夏沁加更)
    (二更)

    殷郁本来只是临时起意想要挽留庄和煦,听说他要去投效公主府,瞬间警铃大作,再看庄和煦那张年轻好看的小白脸,忽就变得不顺眼起来。

    “你又何必舍近求远,直接留在我御王府,做本王的入幕之宾,本王绝不会亏待了你。”

    殷郁想要将庄和煦留下来,不能让他进了公主府,免得李灵幽再多出一位裙下之臣。

    “王爷一番美意,学生不胜感激,奈何我心意已决,除了公主府,别无他选。”庄和煦出言婉拒,态度坚定。

    殷郁这下看出来了,庄和煦要去公主府做门客,并非忽发奇想,而是早有打算,说不定这当中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原因。

    “能否告诉本王,你为何一意要投靠永思公主门下?”

    庄和煦低头不语,只是抓紧了肩上挂的一只包袱。

    殷郁无可奈何,总不能硬把人扣下来不叫他走,只能寄望于李灵幽不会收留他。

    “刚好我也有事要去一趟公主府,走吧,我们同行。”

    庄和煦颔首,也不打听殷郁去公主府有什么事,与他一起出了御王府,来到隔壁公主府门前求见。

    守门的两个侍卫见到殷郁,下意识挺直了腰板,却都装作跟他不熟的样子,按照公主府的规矩,请他到前厅等候,待下人去内院禀报。

    至于庄和煦,则是沾了殷郁的光,不必在大门口干等,也顺利进了公主府。

    李灵幽正坐在花园的凉亭里品尝膳房送来的粽子,再有两天就是端阳节庆,冯御厨早早预备起了过节的吃食。

    除了粽子必不能少,还有油糕、绿豆糕和艾饼。

    冯御厨恐怕寻常的做法入不了李灵幽的眼,便花了许多心思,单是粽子就研究出九种口味,荤素甜咸都有。

    拿新鲜的箬叶包裹成三角形状,女子掌心大小一个,用金线掺着不同颜色的丝绳扎住,凑齐了九子粽,放在镶嵌了贝母和螺钿的漆盒里,摆成花朵的形状,呈到李灵幽面前,赏心悦目。

    金粟拆开一个粽子,就见糯米成团晶莹剔透,好像一粒粒白水晶,先放进碗碟里,再拿玉箸夹起来,喂到李灵幽嘴边。

    轻咬一口,便有金沙似的蛋黄酱流淌而出,糯米里塞着梅子丁,香咸中带着一丝酸甜,别出新意,一点都不腻人。

    要说冯御厨当真用了心,为了打听到李灵幽一点喜好,连着给阿娜尔开了半个月小灶,没少往账房送点心宵夜,这才打听到李灵幽极爱一坛腌青梅,想方设法搞到了一颗尝了尝味道。

    冯御厨舌头极灵,一尝便琢磨出这梅子的腌法,可惜这会儿再去腌制已经晚了,只能勉强找个替代品,滋味略逊一筹。

    李灵幽只尝了一口粽子,便点头称赞,打赏了冯御厨,又让金粟把剩下的粽子都打开,叫三个小宫女分别尝过,无一不夸好吃,三两口一个,转眼分了个干净。

    李灵幽看她们吃的香甜,于是吩咐:“叫膳房把这粽子一模一样做出二十盒,明日跟着节礼一起送往各处。”

    不同于她在王庭的时候,身居京都,逢年过节,都逃不了人情往来。

    端阳节毕竟是四大节庆之一,以李灵幽的辈分和封号,几乎所有京官和贵族都得给她送礼,不管他们乐不乐意,都得尽到礼数。

    是以三天前崇仁坊公主府就源源不断地收到了各家各府的节礼,其中以粽子和酒水居多,还有些女眷做的香囊络子,倒没什么值钱的礼物,这也是李灵幽空有名分并无实权的缘故。

    李灵幽不去打听也知道,永安和永宁收到的节礼,必要比她丰厚许多,好在她不缺那点儿东西,也懒得计较。

    但那些敷衍送礼的,必然得不到她的回礼。

    忍冬不在,阿娜尔和莲蓬忙活了一晚,抄录了各府送来的礼单,再整理出一张名单,上头都是用心送礼的人家,拿给李灵幽过目。

    李灵幽大致扫了两眼,不意外会看到御王府和展曜飞贺琼夫妇名在其列,但让她没想到的是,永安和华阳也在其中,还有三四户眼生的人家,都是朝中新秀。

    李灵幽默默记下,叫阿娜尔准备了几份足以惹人艳羡的回礼,再加上冯御厨的粽子一起送出去。

    “御王府上四盒,展侍郎府上四盒,永安姐姐那里两盒,华阳和其余各府都送一盒,余下六盒,送进宫里吧。”

    “奴婢这就去告诉阿娜尔姐姐。”素馨抢先应了话,把扇子递给绿萼,便提着裙子一阵小跑着去了。

    李灵幽这些日子对待素馨极为冷淡,虽没对她说上一句重话,也没有不叫她伺候的意思,但比对着金粟和绿萼这两个新来的,就仿佛她不存在一般。

    搞得素馨一天到晚都在反思自己到底哪儿错了,也不敢再自作聪明掐尖要强,有什么事都抢着去做。

    绿萼顶替了素馨的位置,给李灵幽打着扇子,驱赶着初夏的蚊虫,金粟一边给李灵幽换茶,一边凑趣道:

    “还是咱们殿下大方,光是那装粽子的盒子,到外头去卖都得百八十两,谁得了咱们公主府的回礼,可算捡着便宜了。”

    绿萼接话:“可不是吗,前几日别处送来的粽子,都只是拿绳子串了,我尝了几个,说不上难吃,可也不怎么好吃,真不知道他们怎么好意思拿来送礼。”

    李灵幽听她们说的热闹,心中一动,道:“你们不爱吃,也不要浪费了,等下去找侍卫拿车装了,送去城外给乞丐或是流民分一分,要是不够分,再贴钱去外头买一些,挑荤馅儿的买,管饱。”

    如今外患已除,天下大定,可并非民殷国富,各地的贪官污吏不在少数,每年都有旱灾涝灾,流民四散逃生。

    金粟绿萼应声:“殿下心善,当真菩萨心肠。”

    李灵幽自嘲一笑:“我算什么菩萨,不过是良心不安,给他们一口饭吃罢了,不关痛痒的施舍,根本不值一提。”

    她曾倾尽所有保家卫国,不求任何回报,如今只想独善其身,不理世间疾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