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_书包族小说网 > > 和亲公主回来了 > 章节目录 第九十回 太后召见
    傍晚时分,殷郁带着一队亲兵快马加鞭赶到京都东郊外的泾河畔。

    玄兔东升,月光洒落在宽阔的河面上,浅滩处停放着数十条五颜六色的龙舟,宛若一群伏岸栖息的游龙,画面很是壮观。

    白日里训练的桡手都回去休息了,只剩下一些家丁在附近看守龙舟。

    殷郁一行人马从高坡上俯冲下来,惊动了岸边所有人,那冲锋陷阵的架势,吓得有些胆小者扭头就跑,还有人站在原地动弹不得。

    殷郁勒马停在一排龙舟前,老家丞紧随其后,他好歹是武将出身,不至于年纪大了,连马都骑不动了。

    殷郁放眼望去,就见每条龙舟的形状都差不离,长有六七丈,高约七八尺,属于各府的旗帜还没有挂上去,看不出哪些是工部打造给王爷和公主们的。

    “这些龙舟都是谁人家的?报上名来。”殷郁扬声问道。

    河岸上无人应答,众家丁躲在龙舟后面观望。

    殷郁皱了皱眉头,身后一名亲兵沉声厉喝:“御王在此,尔等还不速来拜见!”

    一群人这才得知殷郁身份,慌里慌张出来磕头,一个个伏在地上不敢起来,更不敢多瞧那面目凶恶的御王一眼。

    要知道御王的威名在民间等同于煞神转世,就没有人不畏惧的。

    老家丞笑眯眯的安抚众人:“你们不用害怕,我家王爷到这里来没旁的事,只因我们御王府的龙舟丢了,特地来寻,现在你们各自站在自家龙舟前面,从西往东,挨个报上名号,待我家王爷找到龙舟,自不会为难你们。”

    众人面面相觑,他们在这河上看守龙舟也有两个月了,没听说御王府要参加今年龙舟赛的消息,更没见过御王府的龙舟。

    可是御王说有,谁又敢说没有呢?

    一群人很是识相地分散开来,按照老家丞的吩咐,各自站到各家龙舟前头,从西边第一条开始报名。

    “这是泾阳候府的龙舟!”

    “这是沈尚书家的龙舟!”

    “这是荣恩伯家的龙舟!”

    “这是……”

    就这么一直报到了东边最后一条,一共三十六条龙舟,所属之人无一不是皇亲国戚、达官贵人,当中有七条龙舟,分别归三位公主和四位王爷所有。

    三位公主,分别是永安大长公主、永宁大长公主还有华阳长公主,四位王爷,分别是太祖皇帝同父异母的幺弟韩王和信王,先帝同父异母的幺弟辛王和密王。

    殷郁一时间有些难以选择,倒不是他怕得罪人,而是不知道该抢永宁的好呢,还是该抢密王的好呢?

    永宁当众逼迫李灵幽跳飞仙舞,意图羞辱李灵幽,密王默许群芳楼编造百戏,意图诋毁李灵幽。

    在殷郁看来,这两个人都欠收拾,奈何他顾及李灵幽的名誉,不好贸然为她出头,难得有个正当的机会,他哪个都不想放过。

    殷郁想了想,催马来到一条龙舟前,问道:“你说这是谁家的龙舟?”

    家丁战战兢兢答道:“回禀王爷,这是永宁大长公主的龙舟。”

    “胡说!”殷郁突然翻脸,横眉竖眼道:“这分明是本王的龙舟!”

    那家丁直接吓懵了,一屁股坐倒在地上。

    老家丞跟了过来,装模作样地瞅了瞅那条龙舟,点头道:“的确是咱们御王府的龙舟。”

    那家丁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结结巴巴道:“王、王爷,您、您是不是认错了,这、这真的是永宁……”

    话音未落,就见一队亲兵齐刷刷围了上来,如狼似虎地盯着他,看那阵仗,只要他再说一个字,就要扑上来把他生撕活剥了。

    那家丁哆哆嗦嗦闭上嘴,不敢吭声。

    殷郁不容置喙道:“回去告诉你们公主,是工部的人搞错了,把本王的龙舟给了她,现在这条龙舟物归原主,让她去工部讨要她的龙舟,她要是不乐意,只管来找本王。”

    永宁最好是有那个胆子来找他!

    殷郁丢下这句话,只留下两个亲兵看守着刚刚抢过来的龙舟,就带着其余的人前往东南营地,打算从水师中挑选三十个桡手,明天就开始训练。

    前往营地的路上,老家丞好奇地询问殷郁:“王爷,您怎么不要密王那条龙舟啊?”

    殷郁冷笑道:“听说密王去年亲自上场击鼓,赢了头名,我料定他今年还会登舟,到时候我掌舵撞沉了他,叫他做条落水狗,岂不是更加痛快。”

    老家丞默默地替将要倒大霉的密王捏了把冷汗。

    翌日一早,李灵幽听说殷郁昨晚又没回来,不免有些闷闷不乐,早膳只吃了几口就搁了碗筷。

    阿娜尔见状,提议道:“不如咱们上泾河岸边瞧瞧?”

    忍冬悄悄瞪她一眼,暗道她哪壶不开提哪壶。

    阿娜尔莫名其妙地看着忍冬,不明白她瞪自己做什么。

    李灵幽没理会她们的眉眼官司,接过素馨递来的茶盏漱了漱口,吐在莲蓬手中的小盂里,清了清嗓子,开口道:“备车吧。”

    忍冬试图劝阻:“要往泾河去,得坐半个时辰的车,外面太阳这么大,您怎么吃得消,不如等天阴了再去。”

    阿娜尔反驳:“外面太阳不大啊,天上还有云呢,瞧着比昨天凉快多了。”

    气得忍冬又瞪了她一眼。

    素馨接了一句嘴:“这会儿还早呢,等到了河边,云就散了,太阳就该晒人了,那里连个歇脚的地方都没有,殿下去了,肯定要遭罪的。”

    这下换做阿娜尔无话可说。

    忍冬朝素馨投去一记赞赏的目光,素馨抿嘴冲她笑笑。

    莲蓬瞧见了,心里又不是滋味起来,可她没本事学素馨卖乖,只能老老实实站在一旁察言观色,眼见公主殿下脸色淡淡的,大约猜到她是想去河边看无望,不明白忍冬姐姐为什么非要拦着。

    公主殿下是主,她们都是奴,只有奴婢听主子的,哪有主子被奴婢左右的。

    “我说备车,是没人听见吗?”李灵幽的语气明显冷了下来。

    忍冬骤然色变,素馨笑容顿失,阿娜尔打了个激灵,有些惧怕地看着李灵幽,反倒是莲蓬这个一直不吭声的最先反应过来,捧着痰盂就往外走。

    “是,奴婢这就去。”

    莲蓬一走,李灵幽也起了身,阿娜尔亦步亦趋地跟着她进了内室。

    忍冬面露苦笑,知道她管得太多,惹了李灵幽厌烦,不好再跟进去讨嫌。

    素馨惴惴不安地小声问她:“忍冬姐姐,我刚才是不是说错话了?”

    忍冬看了她一眼,欲言又止,最终摇了摇头:“没事,都怪我不好,殿下跟我置气呢,你快进去为殿下梳妆吧。”

    素馨暗松了一口气,快步进入内室,就见李灵幽已经坐在妆镜前,阿娜尔拿着梳子要给她梳头。

    素馨抢上前去:“姐姐,让我来吧。”

    阿娜尔倒也不记仇,把梳子给了她,跪坐在李灵幽旁边,讨好地给她垂着肩。

    李灵幽阖着眼睛,谁也不理。

    这时候,莲蓬折返了回来,手里还捧着那只痰盂,绕过屏风禀报:“殿下,宫里来人了,太后娘娘召您进宫。”

    李灵幽眉头一皱:“哪位太后?”

    “两位太后都派了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