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_书包族小说网 > > 和亲公主回来了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九回 真相(二)
    次日早朝,殷郁和荣清辉都有些没精打采的,两人身后一群文臣武将照旧因为西羌兵权和六部实缺来回扯皮,没什么实质性的进展。

    小皇帝呆坐了一个早上,好不容易熬到日上三竿,忙叫了退朝,火烧屁股似的走了。

    殷郁和荣清辉谁也不搭理谁,一左一右出了太极殿,一个比一个走得快。

    展曜飞大步追上殷郁,低声道:“王爷昨天上哪儿去了,我在王府等到半夜,都没见你回来。”

    殷郁一听他语气就知道出了事,放慢步子问他:“怎么了?”

    展曜飞这便告诉他,荣清辉那边有了行动。户部本该这个月初就发给神策军的二十万贯军饷,一直拖到了昨天才拨到兵部账上,竟少了整整十万贯。

    展曜飞昨天下午跑去户部质问,结果户部那边的人理直气壮地告诉他,那十万贯单独拨给了兵部右侍郎张策,等他前往西羌上任时,会亲自发放给驻军。

    殷郁眉头一皱,大凉二十万神策军由他统帅,灭掉羌国后,他为保险起见,留了十万人马给大将军赵勇驻守西羌,按照惯例,朝廷两个月发放一次军饷,战时每人每月是一贯钱,非战时每人每月是五百钱。

    户部将西羌驻军的十万军饷给了右侍郎张策,这摆明了是在威胁殷郁,若不尽快把西羌兵权交出来,就自己拿钱养活那十万大军吧。

    可殷郁哪里有钱,别看他领兵打了那么多胜仗,缴获的战利品不计其数,可那些都被他拿来以战养战,或是补贴伤兵,或是犒赏手下了,真算起来,恐怕连老家丞的私房钱都比他多。

    几个月前他灭掉羌国,抄了满满一座国库,除去给李灵幽的三分之一,再除去犒赏三军的一部分花费,其余的都上缴了朝廷。

    不是殷郁傻到不会藏私,而是因为他很清楚,只要他多拿一分,李灵幽就要少拿一分,他宁肯分文不取,也要极尽他所能,给她最多。

    展曜飞见殷郁沉默,还以为他在发愁钱的事,于是给他出了个主意:“不如去求一求永思公主,先借她十万贯,把这两个月的军饷垫上。”

    “不行。”殷郁想也不想地摇头,冷声道:“我与荣清辉较量,把公主拉下水算什么,回头那帮忘恩负义的小人再来构陷公主干政,岂不是给她招祸。”

    展曜飞讪讪一笑:“那你说该怎么办?”

    殷郁想了想,道:“先把兵部账上的十万军饷送去给赵将军,撑上一个月,等我回去跟庞军师商量商量,想个对策出来。”

    展曜飞无奈点头。

    李灵幽难得睡了个好觉,醒来就听忍冬说,京兆府派来了一个司法参军和一个司理参军登门问罪,一为昨夜公主府的侍卫犯了宵禁的事,二为公主府的侍卫打砸了群芳楼的事。

    李灵幽倒不意外会有人来替群芳楼出这个头,只是没想到先冒出来的会是京兆府的两个小官。

    京兆府参军是什么职位?有九品吗?两个芝麻小官,敢跑来找她这个定国大长公主问罪,她可不信他们只是秉公执法,背后没有人授意。

    李灵幽一面坐在妆台前梳头,一面吩咐道:“让秦柯带着昨晚的侍卫跟他们回一趟京兆府,该怎么罚就怎么罚,回来我再重赏他们,阿娜尔你去一趟群芳楼,叫那里的鸨母列一份账目出来,不管砸坏了多少东西,都补给他们。”

    反正她出过了气,赔几个钱有什么大不了的,就算他们拿到这笔钱重新修缮,少说也得花上十天半个月的工夫才能重新开张,还不是要吃这个暗亏。

    忍冬和阿娜尔领命去了,不一会儿,忍冬一个人回来了,面含薄怒地向李灵幽回禀道:“那两个参军口口声声说您治下不严、纵仆行凶,要请您去一趟京兆府公衙,向府尹大人认罪。”

    “他们真要我去认罪?”李灵幽顿时被逗笑了,刚戴在发髻上的凤尾流苏坠子晃来晃去,发出清脆的响声。

    “殿下。”忍冬轻嗔她一声:“您还笑呢,别人都到头上来了,要我说,就该把他们都轰出去,蹬鼻子上脸的东西,还不是丈量着咱们公主府没有靠山,昨夜之事,倘若换了永安大长公主或是永宁大长公主所为,您信不信他们非但不敢上门问罪,还得把帮着她们群芳楼再砸一遍。”

    “我信,我当然信,”李灵幽忍着笑,安抚她道:“那些人一天到晚存着心把我气死,我可不能让他们如愿,你也别生气了,既然那两个小官不肯走,就叫他们在外头等着吧,待会儿自有人替我把他们轰出去,用不着你多费唇舌。”

    忍冬奇怪:“殿下说的是谁?”

    李灵幽没有答复,只是看了一眼窗外的日头,问:“这个时辰,该下朝了吧?”

    忍冬正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呢,门外又有人来报:“启禀殿下,中书令荣大人求见。”

    忍冬惊讶地看向李灵幽。

    李灵幽冲她扬了扬下巴:“喏,我说的就是这人,你去吧,将他领到那两个小官面前,让他把人给我打发了。”

    忍冬迟疑:“要是荣大人不肯帮忙怎么办?”

    “那就让他滚。”

    忍冬闭上嘴,乖乖去了。

    ……

    荣清辉一下朝就直奔公主府求见李灵幽,原以为会吃上一记闭门羹,已经做好了软磨硬泡的准备,没想到竟然顺顺当当地进去了。

    忍冬亲自把荣清辉迎进来,领到了客厅,那两个京兆府的参军本来还优哉游哉地坐在那里喝茶,一见到荣清辉,都有些傻眼,急忙站起来行礼。

    “拜见荣大人。”

    他们认得荣清辉,荣清辉却不认得他们,疑惑地问道:“你们是?”

    忍冬不等那两个参军开口,先声夺人:“这是京兆府的王司法和黄司理,他们非说我家殿下治下不严,纵仆行凶,要拿我家殿下去公衙认罪,荣大人来的正好,我家殿下有言,麻烦您把人轰走。”

    忍冬还算给荣清辉留了情面,没把李灵幽后面那句不肯帮忙就让他滚的话说出来。

    荣清辉闻言,总算知道他今天为什么能进公主府的大门,于是板起脸,质问两个参军:“谁叫你们来的?”

    王司法和黄司理磕磕巴巴道:“是、是少尹大人。”

    京兆府只有一位正尹一位少尹,荣清辉不必问名字也知道是谁,当即心中有数,摆了摆手道:“你们回去告诉他,就说我说的,昨晚的事怪不得永思公主,让他看着办。”

    这一句“看着办”格外灵性,说是让办,实则是不让办,两个参军都听懂了他的意思,苦着脸,绝口不提要拿李灵幽问罪的事,灰溜溜地告辞走了。

    忍冬见他一句话就打发走了两个难缠的“小鬼”,心里不觉得高兴,反而颇不是滋味,面上客客气气地请荣清辉坐下稍候,转身回内院禀报李灵幽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