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_书包族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宁染罗菲南辰 > 正文 第1211章 悲哀不悲哀
    唐天策又喝了一口酒,接着说:“我入伍多年。”

    荣易点头,看出来了。

    一举一动都能看得出来,连坐姿都时时端正挺拔。

    “在一次任务中,这儿中弹,没死成,弹片留在了里面。

    手术成功率极低,不到百分之三十。

    我不想冒风险,就让它留在里面了。

    但它在缓慢移动,据医生说,再动一点,我应该就差不多可以走了。

    我不想死,但也不怕。

    但我不会结婚,我不连累别人。”

    唐天策真是非常坦荡,说得非常清楚,没有一个字是假的。

    荣易恍然,原来他说的不连累别人,是这个意思。

    “那你和我妹妹是怎么认识的?”荣易非常好奇。

    “在国外认识的,她没跟你说过细节吗?”

    荣易摇头,“从来没有。”

    “她既不愿意说,我也不方便说。”唐天策非常君子地说。

    事关人家姑娘的秘密,他肯定不会说,是我救过她,她千里寻我,表达爱意。

    虽然事实如此,但人家姑娘不说,他也不便说。

    荣易听得一愣,这又是什么意思?

    什么叫不方便说,难道他和妹妹之间有什么?

    荣易对自己的妹妹还是有信心的,他相信荣蓉不是那种不设底线的女孩子。

    而唐天策也是磊落君子,所以他和荣蓉之间,说起来不应该有什么不能言说之事才对。

    “好吧,那不说。你说你有点喜欢荣蓉,那你对她表白过吗?”荣易问。

    “没有。”

    荣蓉是表白过,但唐天策是真没有。

    “那你准备如何处理和荣蓉之间的关系?”荣易又问。

    “不处理,我反正也活不了多久,我死了,所有缘份就结束了,不需要处理。”唐天策道。

    这话听得荣易心里竟然有些难过。

    沉默了几十妙,这才说道:“其实有些人就算是死了,也不见得很快就会被人遗忘,死亡从来都不代表结束。”

    唐天策仰头把酒杯里的酒喝完,又给自己倒上一杯。

    然后笑了笑,“生亦何哀,死亦何苦。

    我真不介意,我唐天策对得国家,对得起亲人朋友,对得起自己就好。

    荣兄也请放心,我不会做任何伤害荣蓉的事,我也不允许别人伤害她。”

    荣易见唐天策如此磊落坦荡,也就彻底放下心来。

    拿过酒瓶也给自己倒上一杯,“我本来不擅烈酒,但唐兄这么豪爽,我要不陪一下,显得我太小家子气。

    谢谢你对舍妹的照顾,也谢谢你的坦荡,我敬你,干杯!”

    唐天策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一瓶白酒喝完,唐天策打开了第二瓶。

    荣易本来没什么胃口,喝了两杯酒后竟然也有了食欲。

    尝了一口烤肉,滋味竟然不错。

    荣易俊脸开始泛红,但唐天策黝黑的脸却丝毫未变。

    而且他依然端坐不动,没有丝毫醉态,甚至可以说不显酒意。

    好酒量,真男人。

    “我建议你去手术,哪怕只有百分之十的成功率,也应该赌一把。”荣易道。

    “我也想过,可万一不成功,死了倒也干净,就怕不死不活,连累别人。”唐天策道。

    荣易笑了笑,“你的想法太过偏激,还是那句话,死亡并非代表结束。

    你死了,爱你的人不会马上忘记你,有可能会因此而难过一生。”

    唐天策听了没有反驳,若有所思。

    “你爱过别人吗?”唐天策突然反问。

    荣易久未喝白酒,已有醉意,“当然爱过,而且很爱很爱。”

    唐天策举杯与他碰了一下,“说来听听。”

    要是荣蓉知道她严肃刻板的唐大哥也有这么八卦的时候,一定会笑到昏倒。

    荣易又闷了一大口,感觉这酒越喝越顺口,不再那么难于下咽了。

    酒是好酒,越喝越有,越喝越顺口。

    “我不能说。”

    荣易也是君子,唐天策直言快语,他也不扭捏做作了。

    唐天策难得地被他逗乐,“故事如酒,酒喝下去才是酒,故事说出来才是故事。

    酒装在瓶子里,那谁知道是酒?

    故事憋在心里,那也不能算是故事。

    有故事就说,我一会就醉了,明天就忘了。”

    唐天策这酒喝多了,竟然话也多了起来。

    看来酒真能改变一个人的性情,会让你变得更有意思。

    荣易听着唐天策关于酒和故事的理论,觉得新鲜,但也有几分道理。

    突然想网络上的一句话,我有酒,你有故事吗?

    “你明天真能忘了?”荣易也问出一个很幼稚,很不符合他形象的问题。

    “能。”唐天策笃定地点头。

    “那我说给你听。”

    两个人中龙凤在喝多了的对话,形同两个小学生,有趣至极。

    “好。”

    唐天策放下筷子,一副认真倾听的样子。

    “我喜欢过一个女生,特别喜欢,特别爱。

    但当时我的家族被人打败,被迫离开花城,迁到小城里去休养生息。

    我一直在想,我要如何打败那个仇家。

    但其实那个仇家和我个人并没有仇,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家和我家到底有什么仇。

    但我就想找个人接近他,特别特别接近的那种。

    只要有机会,就可以毁了他!”荣易说。

    唐天策点了点头,不发一言。

    “后面的事你猜到了吧?”荣易问。

    唐天策认真的回答,“没有,后来呢?”

    “我的家族的对头,非常强大。

    我的那个对手,也是绝顶聪明。

    所以一般的人接近她,他一定会发现的。

    只有我女朋友足够聪明,可以保证在接近我那个对头之后,还不被他发现。

    于是她就主动承担起那个重任,潜伏在了那个人的身边,而且取得了他的信任。”

    唐天策眉头皱起,听起来有点谍战的意思。

    作为特殊部门的长官,唐天策对这样的手段并不陌生。

    可是拿自己的女朋友去当卧底,唐天策是反感的。

    “我突然不想听了,你别说了。”唐天策明确表达了自己反感。

    “我知道你瞧不起我,可这主意是她自己定的!

    她知道了我的心事,她主动和我分手了,和我不再联系。

    我也是几年后才知道她去做了这件事!她说她随时可以毁了那个人,问我还要不要继续这件事!

    可是讽刺的是,我现在已经和那个人成了亲戚。

    我女朋友牺牲那么多年所做的努力,是白费的,是没用的。

    她失去了最好的年华,而我没能在她身边。

    我们现在再看到对方,也经感觉很陌生了,你说,悲哀不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