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80章 夜里谈神仙

作者:甲青
    第780章 夜里谈神仙 (第1/3页)

    “宫里的有喜讯,我能有啥功劳?”

    冯永连忙撇清,“这是皇上的功劳,和我没关系。”

    若是换了关姬,说不得就听懂了。

    但张星忆哪能会意到冯老司机话里的内涵,她只当他是不欲显摆,当下点了点头:

    “也罢,反正你也不缺那点功劳。”

    毕竟这种功劳,只会被别人当成是幸进,说出去名声不好听。

    提起这个话题,冯永心里就嘀咕开了:

    莫不成张星彩果真如历史上一般,逃不脱没有孩子的命运?

    虽然不记得历史上的她是什么时候死的,但早逝那是肯定的。

    毕竟阿斗的两个皇后,乃是张家姐妹,只要稍微有点八卦心的三国爱好者,那都是理所当然地知道。

    如果没记错,原历史上两姐妹都没有孩子……

    想到这里,冯永看了一眼张星忆,眼中颇有些探究。

    张星忆却是误会了他的眼色,心头微微一跳,眼波流转,颇有几分媚意。

    哪知这人下一句竟是:“天已经很晚了,我该走了。”

    说着就要起身。

    张星忆眼明手快,连忙把他按住,“别忙,话还没说完呢,着急什么?”

    “还有什么事?”

    “方才不是说过了?凉州那边有人过来了。”

    “这算什么事?按定下的章程办就是了。”

    针对凉州的各方势力如何处理,护羌校尉府早有计划。

    现在大汉是以收复关中为头等要事,所以这一两年内没打算进兵凉州。

    毕竟凉州这地方,并不是仅仅羌胡叛乱这么简单。

    叛乱的背后,往往还有地方豪强的影子。

    实际上凉州胡人的日子往往并不好过。

    他们受到豪强的压迫,在很多时候,不得不叛乱求得生存。

    而有的时候,地方豪强为了达到某种目的,甚至还会怂恿胡人叛乱。

    更不要说,凉州地方豪强之间的关系也是盘根错结。

    如果大汉先吃下凉州,那么至少就要三到四年的时间才能理顺这些关系。

    这还是在冯永掌握了大杀器的情况下。

    如果像后汉那样,别说十年八年,甚至有可能一直深陷在凉州叛乱的泥潭里也未可知。

    时间还不是最紧要的,最紧要的是,治理凉州要牵扯到大汉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

    同时东边还要承受着曹魏的巨大压力。

    这就相当于两线作战。

    两线作战是要不得的。

    所以针对凉州的复杂情况,护羌校尉府,制定了一系列计划。

    有渗透,有拉拢,有经济控制,等等。

    武威,张掖,酒泉,敦煌,此四郡,是凉州的最精华核心地区。

    同时也是地方豪强关系最复杂的地区。

    还是那句话,在没有完全掌握知识解释权和智力资源的情况下,该妥协的时候还是得妥协。

    现在冯永就是用凉州四郡来熬粥,不管是胡人叛乱也好,地方豪强拥兵自立也罢。

    乱的都是曹魏的地盘。

    等他们乱够了,等大汉能腾出手了,再去治理,那就方便多了。

    不破不立嘛,破而后立,才更方便。

    所以自金城一役,冯君侯已经在研究关中的对手了。

    至于凉州的敌人,只要他们不出来捣乱就行。

    哪知张星忆看到到他这副态度,不禁有些恼怒。

    “你这是多久没有看府上的公文了?是不是光顾着每天在后院抱孩子呢?”

    冯军侯怎么可能承认?

    “胡说,我明明每天都在看!”

    张星忆冷笑一声:“是吗?那我问你,凉州那边过来的是谁?”

    冯君侯心里一惊,凉州谁过来了?这些日子我天天抱孩子玩呢,我怎么可能知道?

    总不可能是徐邈吧?

    只见他嘴硬的说道:“我管他是谁过来呢,反正我们对凉州已经定下了章程,只要慢慢熬他们就行。”

    张星忆忍不住的拍了他一巴掌,抬高了声音:

    “还不承认自己这些天没有看公文,张家派了张就过来,你也不在意吗?”

    冯永听了,脱口而出的问道:

    “就是我的那个被我坑了的手下败将?他倒是有胆子!”

    凉州四郡,敦煌处于最西边,控制着河西走廊的最末端。

    同时也控制着西域的出入口。

    敦煌张恭,名震西域。

    想到以最快的速度、最低的成本控制凉州乃至西域,敦煌张家不可或缺。

    敦煌张家是护羌校尉府的重点关注对象,也是护羌校尉府在未来计划里拉拢和改造的对象。

    所以冯永不知道张家派人过来,确实有点失职。

    冯君侯终于知道自己错了,连忙掩饰道:

    “哦,我忘了,前几天好像有看到。”

    张星忆恨恨的说道:“你就嘴硬吧。”

    被人戳穿了自己的真实面目,冯君侯不为所动。

    反正是在自己的女人面前,算不得什么丢人。

    “张家想要干什么?他们说了吗?”

    冯永问道。

    “是通过陇西李家那边递的话,就说了张就想要到陇右探亲访友,希望我们能给予放行,其他的倒是没说什么。”

    世家的关系本来就错综复杂,各种明里暗里的姻亲,更是数不胜数。

    再加上中国还是个人情社会。

    诸葛老妖和陈群,司马懿等魏国的重臣之间还有通信往来呢,这不是什么秘密。

    当然,有往来归有往来,但在战场上该下死手的还是要下死手。

    就如历史上诸葛老妖被逼急了,照样给司马懿送女装。

    而司马懿也通过往来的信使,探出诸葛老妖命不长矣。

    所以这种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