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_书包族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亲君笧 > 第一卷 浮华乱世 第一百五十六章 羽翼(五)
    萩娘却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她认真地对谢琰说:“此时朝堂上其他人也就罢了,唯有那南郡公桓玄,最是有野心之人,一定会为祸作乱的。”

    此事谢琰也从来没问过她,此时不由得脱口而出道:“当时你被你后母为难时,为何不让采棠来找我,反而去找那个所谓的”张玄“?我也是后来才查知那司薰堂是桓玄的产业,你与他究竟曾有过什么来往?”

    萩娘会结识高高在上的南郡公桓玄本身就是太巧合的一件事情,总觉得是有人刻意安排的结果。

    哎,怎么这事都被拿出来翻旧账了?可是人家当初只是好面子嘛,不想让你觉得我是个事儿多又麻烦的女人……萩娘不愿意把自己真实的想法说出来,只是扭捏地不说话,但又实在是怕他误会。最后还是只能老老实实地将自己结识桓玄的经过跟谢琰说了一遍,连中间几次他帮自己的事实也毫无保留地说了。

    谢琰静静地思索了一会,问道:“你第一次见他的那日,是在结识我之前还是之后?”

    这问题很重要吗?萩娘纳闷,她努力地回想了一下,应该是淝水之战后了,便说道:“是从你军中回来之后的事情了。”

    这就对了,这样才能串得起来,以桓玄的为人,怎会关注萩娘这无名小卒,又不遗余力地帮助她?定是她的行踪被他怀疑了,因此才会讨好她,以期能与谢家攀上关系,抑或是,对谢家不利。

    江陵一行,可说是他最为狼狈的一次逃命了。

    他所求的究竟是什么东西呢?谢琰不由得十分疑惑,联想到萩娘刚才说的话,他不由得执着地问道:“为何你肯定他会生乱?你是何时知晓的?”

    萩娘很是为难,这又是一件难以启齿的事情,她思索了半天,最后只能说道:“琰郎,你相信有人能预见未来吗?”

    谢琰哑然失笑,问道:“你该不会说,那个人就是你吧?”

    萩娘就知道他会是这种反应,羞红了脸生气地转身,不去理他。

    谢琰连忙拉住她,赔罪道:“都是我不好,我不该取笑你的,我保证我再不敢了,真的。”

    萩娘见他仍是哄小孩的口气,郁闷极了,便起身要走。

    谢琰如今对于哄她已是很有心得,伸手便抱住她,凑着她的耳朵认真地说道:“萩娘,我真的信,只要是你说的话,我都相信。”

    暖呼呼的热气薰在萩娘耳后,她的小脸红扑扑的,侧过脸来偷偷窥视了一下他的脸色,见他果真是一脸认真,便转身握住他的手,正色对他说道:“这世上并不是只有我能预见未来,南郡公桓玄也是有这个能力的人,而他预见的未来,就是他能取代皇帝,在江东建立一个新的政权,而他自命为帝只有几个月的时间,很快就被一个出身北府兵,叫做刘裕的人给打败并取代了。”

    谢琰几不可见地皱眉,这事说出来总觉得像是儿戏一样。

    不过他还是配合地问道:“那你们怎么知道,你们预见的未来一定会成真呢?”

    因为是历史书上写着的啊,亲。

    可是这要怎么解释呢?

    萩娘想起一事,连忙说道:“当初您领兵出征的时候,曾要来带我走,我很坚定地告诉您,京口绝不会战乱,你可还记得?那并不是我猜测的,而是我预见的,不仅如此,我还知道如何让苻坚败退,这并不是我想到的,而也是我预见的,即使我不对您说,最后您也一定是使用这样的战术,而苻坚的军队,也注定是得到这样惨败的结局。”

    谢琰慢慢地回忆着,思索着,这事前后倒还真的都对得上。他的脸色终于严肃了起来,郑重地问道:“你还知道什么事?”

    萩娘心中一痛,强忍着酸楚对他说道:“我还知道,您将会如何死去……”

    谢琰这回真的是十分疑惑地看着她,有些好奇又有些迷茫。

    萩娘细细地说道:“我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时候,但应该不是现在,一定是在您出孝之后,但却是在桓玄谋逆之前。将会有一个叫做孙恩的人叛乱,而你将会在与他对战的时候死去,这就是我能预见的事情。”其实这事情是桓玄告诉她的,但若让谢琰知道是桓玄说的,就未必会相信,因此她还是说是自己预见的,可信度会高一点吧。

    怪不得之前萩娘会急急地问他“孙恩”是谁,这样的问题,原来如此。

    谢琰颇有几分郁闷地问道:“你预言的事情难道就不会有不应验的吗?现在我都已经知道了此事,难道还会死于他手?”这究竟只是很有可能发生的事情,还是无论如何一定都会发生的事情?

    史书上白纸黑字的记载能不能被改变?这是个很有趣的问题,但这个问题的答案,实际上萩娘自己也不清楚。桓玄要做的不就是扭转历史吗?她还真不知道这历史能不能有少许改变,但不管究竟桓玄的结果如何,那对她来说都是无关紧要的。

    她最重要的人是谢琰,她一定要尽自己的全力去改变谢琰早逝的命运才行。

    于是她坚定地回答道:“之前预见的事情都顺势发生了,并无少许改变,而之后的事情,我认为应该是能够改变的,不是说人定胜天吗?但这定是需要我们一起努力才行,这也是我一定要在你身边守护你的原因呀。”

    谢琰此时真有些相信桓玄谋逆的事了,不管自己有多看不上司马家,他也不愿意桓玄做什么皇帝。他当时就有些焦灼地对萩娘说道:“别的也就罢了,桓玄此事须得告诉陛下才行,需得未雨绸缪。”说着便急急忙忙地要去找纸笔写折子。

    萩娘连忙拦住他,问道:“陛下若问你怎么知晓的,你要怎么说?”

    谢琰哑然,郁闷地望着她。

    萩娘说道:“这是没有证据的事情,怎能随意胡言乱语,只是因为你是我至亲之人,我才告诉你,好让你早做防范,而皇帝自有他的宿命,难道是你我能更改的吗?”

    谢琰听她说自己是“至亲之人”,对自己十分信赖,毫无保留的样子,心中很是快慰畅怀,只是这样的事情想起来实在太让人难以置信了,这世上难道真有能这样详细地预见未来的人吗?

    自己的父亲已算是对观星很有心得,也只是能够得到一个大概的模糊的结果而已,而萩娘连自己被害的仇人姓名都能知晓,这简直不能算是预言,而是有通天彻地之能了,若是那桓玄有这样的能力,能登上帝位倒也不算是太过不可思议的事情。

    只是这一切都真的会发生吗?这预言难道真的会应验吗?

    要知道这一点其实也不难,届时只看是不是真有一个叫孙恩的人叛乱,便知道这预言是不是真的了。

    <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