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_书包族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亲君笧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六章 月光(二)
      远远的传来打更的声音,都已经是亥时了,萩娘却还迟迟没有入睡,墙角的一盏小灯幽幽地亮着,她的心却充满了灰暗和不安。

      忽然,窗格子上传来一阵轻轻的叩击声,很有规律,似乎是有人在小声敲击。

      萩娘心一下子悬了起来,只觉得一颗心扑扑直跳,她只犹豫了一秒,便轻手轻脚地爬起床来,连鞋子都没床就蹑手蹑脚地向窗边走去。

      外面月色正朗,银白色的月华无知无觉地洒落着,萩娘却觉得自己什么都看不见,什么都听不见,泪水忍不住滚滚而落。

      那窗外含笑望着她的,正是她心心念念牵挂的人,谢氏琰郎。

      便是来偷香窃玉,他亦是穿了一身白衣,在月华的笼罩下,真是比月里嫦娥都更为冷艳。

      她勉强擦了擦眼泪,刚要问话,谢琰却按住了她的嘴,说道:”时间紧迫,我只能长话短说,你这地方在江陵郊外,是桓家的一所别院,这里守卫森严,我身边侍卫不够,不能强攻,亦无法带你一同离开而不惊动旁人。明日或后日,你想办法哄那桓玄带你去江陵城内,只要到了人多的地方,我自有办法救你,到时候你可要随机应变,可听明白了?”

      萩娘含泪连连点头,只觉得有千言万语要同他说,却迟迟无法开口。

      谢琰仿佛知道她在想些什么,温柔地托起她的下巴,在她粉色的唇边轻轻地吻了下去,为她吻去了滑落的泪珠。

      这个吻温柔而甜美,两人享受着唇齿相交时那种羞涩又美好的感觉,他们分别已有数日,虽然在广陵之前,他们也并不是每日都相处在一起的,但经过了那段悠闲幸福的日子,又乍然分别,简直是让人难忍,即便是分开半天都十分思念,更别说连日都在忧心对方的心情中度过了,自然是极尽缠绵,难舍难分。

      巡逻的人却快要过来了,谢琰很清楚这一点,恋恋不舍地放开她,微微一笑,促狭地说道:“你也莫要太高兴了,让那桓玄看出端倪来,那我们可就前功尽弃了。”

      萩娘白了他一眼,那假装生气的样子真娇媚极了,谢琰又忍不住捏了一下她红扑扑的脸颊,才翻身跳跃了几下,隐没在了黑暗里。

      然而第二天桓玄却没来别院,萩娘望眼欲穿都没能等到他,当晚又不见谢琰再来,十分担心,只怕他出了什么事情。

      幸而又过了一天,桓玄终究还是来了,他神色轻松,带着隐隐的得意。

      萩娘不明所以,试探性地调侃道:“你今日怎么特别神气十足,倒像是捡到了银子的样子。”

      桓玄并不再说话,躲避开了她探寻的眼神,他那双好看的桃花眼隐隐含着一丝怜悯。

      萩娘心里越来越焦急,桓玄的神色让她有着一种不好的预感,她只觉得一阵缺氧,胸闷气短,清秀好看的眉目都被汗水粘湿了。

      她盈盈的双目欲语还休地望着桓玄,既想问清楚,又怕听到让自己难以接受的答案。

      桓玄亲自为她倒了一杯茶,一如当初在司薰堂与她自由自在地畅谈的样子。

      越是这样,萩娘越是忧心。

      她故作轻松地问道:“可是皇上有什么赏赐?难得见你如此开怀。”

      桓玄却双手轻轻地挽起了她的右手,这动作不含任何狎昵或爱慕,只是单纯地把她当成是自己的朋友般地,慢慢地说起了自己的事情,他的声音温雅平和,十分诚挚。

      “我是五岁的时候穿越到这个身体里的,醒过来的时候,浑身都湿透了,他们说我是掉入了荷塘被救起来的,然而我问到怎么会掉进去的时候,却谁都不敢开口,唯一敢回答的人只是模模糊糊地说我因为刚经历了父丧,因而过于哀伤才会不小心掉进去的。”

      “后来我才慢慢知道我的身份,知道了我父亲是怎样一个人,以及这是个什么时代,当时我真的很失望,为何我这身体才五岁,若我父亲死的时候我已经成年,现在这东晋是否还存在,真的很难说。”

      “随着我逐渐长大,慢慢地收拢梳理府中的人事,我自然知道了,当年推我入水的是我那个公主母亲生的长兄桓熙。在我成年之前,我那几个南康长公主亲生的哥哥们不知谋划着暗杀下毒暗害我多少次,其实至今回想起来我还都不敢置信,我是怎样熬过这一段时间的,虽然我是承袭了南郡公的爵位,但是并不能公然处置自己的异母哥哥,只能不断地躲开、逃避……”

      “幸而后来那几个哥哥等不及刺杀我,而是选择了先去刺杀家族中最为支持我的叔叔桓冲,事发之后,都被流放到了南部蛮荒之地,我才得以整顿家族内的人事,慢慢掌控了主导权,总算得到了安宁。”

      “之后的事情你差不多都知道了,我先是谋划娶了刘家的嫡女,争取了部分世家的支持,又不断地努力想融入东晋的朝堂,只可惜,正如你说的那样,由于我父亲的背景,皇帝始终不能够完全相信我,甚至连我家世代镇守的荆州,都硬生生地封给了别人做刺史。”

      “所以,我手上的一切虽说是命中注定,到底也是我努力争取来的,为了我的目标,我可以做出所有的牺牲,应允所有的条件。”

      “我早就已经想明白了,会投身到这个世界,本就是我的宿命。不管我是不是我,我都必须做这一切,都不能不去争,所以请不要怪我,我所做的一切都不是为了要伤害你,而是我力争上游的本能……”

      到底他要说什么?萩娘虽然隐隐有些被触动,但心中的警惕从未消失。

      桓玄继续说道:“今日我终于说动了荆州刺史殷仲堪,他在我的指引下,袭杀了偷偷潜入江陵城中的谢家家主谢安嫡子,也就是你的琰郎。你可千万别太激动了,要放宽心,你跟着我,绝不会比跟着谢琰差,我会对你很好的,便是你那琰郎能给你的任何东西……我都能给你。他能给的舒适生活,我能给你,他不能给的正妻之位,我也能给……”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