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_书包族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亲君笧 > 章节目录 小剧场:当琰郎来到了现代(一)
      这日晚上,谢琰照例缠着萩娘,要抱着一起睡,萩娘埋怨道:“那么热的天,你别那么任性了。”

      谢琰笑嘻嘻地说道:“热的话可以把衣服脱了啊。”一边伸手要去脱她的中衣。

      萩娘大惊失色,一把将他推开,两个人没掌握住平衡,双双倒在了地上。

      萩娘被撞得头晕眼花,摸了摸自己的脑袋,一边要去扶谢琰:“你没事吧,琰郎。”

      一抬眼,却看到自己睡在自家的床上。

      不,不,不是臧家的床,而是现代,自己的席梦思床上。

      天可怜见,我穿回来了?我终于……回家了???

      她疑惑地闭了闭眼睛,又睁开。

      看看了四周,却发现完全没有异样,自己彻彻底底,真真实实地回到了现代。

      自己的电脑还在桌子上一闪一闪地发光,自己的手机……恩?萩娘看到手机上指示的时间是……2014年6月24日早上七点?难不成,这就是自己喝八宝粥被噎死的那天,早上?

      其实这一切都是一个梦?

      自己并没有回到古代,并没有穿越,而是因为看多了做梦了?

      这梦也太真实了吧。

      这时,旁边传来一个声音,把她吓了一跳。

      “萩娘,我们……这是在哪儿?”谢琰迷迷糊糊的声音传来,萩娘见他从席梦思床的另一边扶起神来,正挣扎着想站起来。

      宽衣长裾,头戴玉冠,谢琰谪仙一般的俊脸出现在自己家里,自己的床上……这画面太惊悚了,这一定是做梦,一定的。

      萩娘自欺欺人地闭上眼睛,不想面对这个现实。

      一只温暖的大手覆上了她的脸庞,谢琰担忧地问道:萩娘,你哭了吗?你别怕,我会保护你的。”

      萩娘不敢相信地问他:“琰郎,我这是在做梦吗?我们其实是在做梦是吗?”

      谢琰四顾了一下周围的环境,迷茫地说道:“我也不知道,也许是吧。”

      萩娘奔到阳台,望着楼下车水马龙的街道,嗅着富含pm2.5的空气,只觉得从未觉得如此清新。

      这是真的。

      只是谢琰怎么也来了呢,他难道是被自己带回来的?

      萩娘只觉得太奇怪了,她一回身,发现谢琰站在自己身后,痴痴地望着外面的世界,那高得不像话的楼房,是怎么造出来的?那地上跑得比最快的骏马还快的小盒子,又是什么?

      萩娘怕他接受不了这个现实,把他拉了进来,说道:“琰郎,其实,这里是我的故乡,是我出生的地方。”

      谢琰更迷糊了:“这里是丹阳?”

      萩娘吐血,寻思着怎么跟他解释呢,她想到了庄周梦蝶的故事,说道:“人生其实就是一个梦,之前我做着一个梦,在这个梦里我来到了你的身边,认识了你,只是现在,我把你从梦中带了回来,到了我之前生活的那个世界。”

      谢琰眼神逐渐清明,似乎是明白了她的意思。

      萩娘这时候突然想到一个问题,今天她还去不去上班?这可不是在臧府谢府,饭来张口衣来伸手,想要养活自己,还是得去上班。只是,谢琰一个人在家,她怎能放心?

      她忽然想到一个很好的办法,她拉着谢琰的手,让他在床上坐下,打开电视机,说道:“琰郎,这个世界有许多也许你难以理解的事情,所以这里有一面‘水镜’,看着它,它会告诉你所有你应该知道的事情……”

      画面里正好在放《山河恋,美人无泪》,身穿黄色龙袍的海兰珠举起长剑,指着大玉儿,喃喃地说着什么。

      谢琰严肃地问道:“她们可是在谋逆?”

      萩娘赶紧换了一个台,中央一套,这个应该够严肃了吧,不行,这个台看多了,人会变傻的,她换了一个江苏卫视,这个貌似比较靠谱。

      她对谢琰说道:“冰箱里有吃的,你就在家乖乖地看‘水镜’吧,别把它敲坏了,我晚上就回来。”

      换衣服的时候她才反应过来,完蛋,自己现在才十四岁,是个不折不扣的‘童工’……

      幸而这身体相貌和自己一样,只是比自己稍微矮一点,穿上高跟鞋再化个妆的话应该还能蒙混过去吧……

      同事们应该不会发现她变年轻了吧,万一被发现了她就说自己去做spa了?她自欺欺人地想着……

      她出门后,谢琰才想起来一件事,“冰箱”又是个什么东西?

      他在房内看着“水镜”,不时东摸摸西摸摸,一切都是那么好奇,只是,自己的父亲呢?谢家呢?

      这地方又是位于何处?若是虚幻的空间,为何语言自己却能听懂?若是真实的空间,为何所有的一切都那么奇怪,自己完全不认识?

      电视里正在放电视购物,一个美女不断地举起话筒作通话状,谢琰发现萩娘的房间内也有一个类似的东西,于是他拿起来依样画葫芦地“喂”了几下,却发现里面只有“嘟~”的声音,怎么喂都没反应,而上面画的奇奇怪怪的符咒一样的符号,自己一个都不认识。

      好不容易到了酉时,房门发出一阵阵的响声,萩娘终于回来了。

      萩娘这一天也够呛,穿了双3寸的高跟鞋,差点没把腿给拗断了。

      一回家她就把鞋子给踢掉了,直冲卧室。

      只见谢琰维持着早上她出门时的动作,毕恭毕敬地坐在床上看着“水镜”。

      她一阵心疼,忙问道:“中饭你吃什么了?”

      谢琰无辜的眼神迷茫地望着她。

      萩娘改口道:“您用膳了吗?”

      谢琰坚定地摇了摇头。

      一天没吃饭,这还得了。萩娘立刻冲向冰箱准备给他做饭。

      谢琰跟出来,惊讶地看着“箱子”里发出的光线,他问道:“这烛火甚是明亮,却不见在何处?”

      敢情您一天的电视是白看了。

      好吧,电视里面不会介绍这么基础的事情。

      萩娘含笑道:“这叫冰箱,这个里面装满了吃的,以后我不在,你就自己拿出来吃,你看,这样一拉,门就开了,拿完吃的记得关门啊。”

      她又打开电灯,说道:“这个是我们这个世界的烛火,不需要打火,按一下这个方块就行了,再按一下,就是关灯。”她演示了一下,谢琰觉得很好玩,开关了好几次。

      厨房……这地方太危险了,还是先不教他了。

      她关照他道:“这是厨房,不过君子远庖厨,我会做饭给你吃的,你就再看一会水镜去吧。”

      谢琰却不离开,含笑望着她忙碌的身影。他内心甚是迷茫,但在萩娘身边,他只觉得说不出的安宁,毫无惶恐之情。

      吃完饭,萩娘打开电脑准备看会新闻,谢琰坐在她身边,问道:“这本书甚是厉害,虽只有一页却内容万千……”

      萩娘看了看他,突然想到一件事,她问道:“琰郎,你可想知道,你那个世界里,你谢家的近况?”

      谢琰自然点头,十分激动的样子。

      萩娘打开百度,搜索了一下“陈郡谢氏”,让他自己看,可是简体字他很难看懂,好在还有台湾的wiki,那是繁体的,谢琰对着看了许久,当看到谢安死于太元十年八月的时候,他终于忍不住哭了,他断断续续地说道:“父亲的身体确实是不好了……我却没能送他最后一程……”

      萩娘想,那个世界里的你说不定还在那个世界也不一定啊,这真是个悖论。

      她又搜索了“谢琰”这个词条,跳出来的画像跟谢琰本人完全不像,这古代的画师真是坑爹。

      谢琰呆呆地看着自己的结局,郁闷地说道:“我居然死于小贼之手,简直是耻辱……”

      他疑惑地问着萩娘:“既然我在这里,那个死在小贼之手的我,又是哪里来的?”

      这问题光靠萩娘的脑子也实在不够用啊,她只能含含糊糊地说道:“我们就相当于庄周梦蝶,你就是那只小蝴蝶,被我带到了这里,这样的问题庄子都搞不清楚,我又怎能知道?”

      谢琰觉得她言之有理,又问道:“然则你的父母亲人呢?这个国度里你没有家族可依吗?”

      萩娘点点头,说道:“我父母离异了,各过各的,我自己一个人住。”

      “离异?和离吗?”

      “正是。”

      晚上睡觉前又有两个大问题,一是怎么让谢琰自己学会用莲蓬头洗澡,二是只有一张床晚上怎么睡?

      对于辅国将军来说这两个问题都不是问题,谢琰毫无压力地说道:“自然是你为我梳洗了,我是你未来夫君,我们共睡一塌也是理所当然的。”

      算了,今天先不洗了,等周末再教他吧。

      萩娘认命地躺入他怀中。

      黑暗中,两人的声音时不时响起。

      “萩娘,这地方是何处?离建康远吗?”

      “此地叫做上海,离吴江很近,去建康的话大概要一个时辰。”

      某人松了一口气,又问道:“那个叫做‘电话’的东西甚是有趣,为何我拿起来却没人说话?”

      “明日我教你怎么用,早点睡吧。”

      “萩娘,你的身体甚软……”

      “放手!臭流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