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_书包族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亲君笧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五章 远志(一)
      在座几位都是见过世面的,崔妈妈本要上前问话,被李妈妈一扯袖子,两人识相地退了出去。

      采棠自然要给自家主子腾地儿,看见寄奴杵在那里不肯走,连忙拉着他,两人拉拉扯扯地走出了屋子。

      寄奴生气地说道:“你干嘛?男女授受不亲,怎能让萩姐姐和他两个人单独相处?”

      采棠用理解的目光看着他,耐心地劝说他道:“你没看到你萩姐姐很愿意和他独处吗?寄奴哥哥,你又何必去肖想一些不属于你的东西?”

      寄奴被她说中心事,恼羞成怒地瞪着她,说道:“我哪有,我只是怕萩姐姐被他欺负了去。”

      采棠自豪地笑了:“我家郎君还从未狼狈到需要欺负谁。”

      寄奴更生气了:“什么你家郎君的,你现在可是臧府的丫鬟,你别搞错了自己的身份。”

      “是~刘家公子教训的是,奴婢知道啦。”采棠逗他。

      屋内,谢琰正纡尊降贵地亲自哄着萩娘,他解释道:“我身边政务繁忙,没法时时刻刻照顾你的安全,这才派了这个小女孩到了你身边保护你,你可放心,她绝对不会做任何对你不利的事情的。”

      萩娘不理他,只要知道了采棠是谢琰的人,她还担心什么呢,她故意装作生气的样子,问道:“那你呢,你又是怎么进来的?”

      谢琰不好意思地说道:“我和璎儿一起来的,只不过这场合我不方便出面,就躲在你家屋檐上偷看……”

      萩娘睁大眼睛看着他,觉得这简直是不可思议。

      风度翩翩,飘然如谪仙的谢家珠玉谢琰居然跳在她家墙头听壁脚。

      这新闻太劲爆了吧,要是被建康那些迷恋谢琰的贵女们知道了,她家的屋顶不得被掀翻了。

      她傻傻地吐出一句:“你……会轻功?”

      谢琰见她完全没问到重点,不由得扶额叹道:“你所思虑的事情甚是怪异。”

      “还是我来问你,这些日子,你可有思念于我?”他温柔浅笑的样子十分亲切,那俏皮的口吻更是难得听闻。

      萩娘被他的样子所迷惑,智商又一次降到了负值。她呆呆地用力点了点头,脸上的红晕更明显了。

      美丽的女子本身就是风情万千,十分引人心动的,而美丽的女子一脸深深心悦于自己的样子更是引人入胜。

      谢琰本就十分喜爱她,见她这般痴痴傻傻的样子,不去理会她无力的反抗,硬是和她坐在了同一边的榻上,就势轻轻将她拢在怀里。

      萩娘自欺欺人地说道:“这榻上好热,你还是先放开我吧。”可她的推拒之意并不坚决,柔美的发梢轻轻地拂过谢琰的下巴,惹得他心里痒痒的。他一反常态地逗她:“萩娘怕羞吗,可是当日,我们还曾更亲密呢,怎的你又忘了?”

      萩娘脸更红了,头埋在了谢琰怀里,她的身体柔柔软软的,像只温驯的小猫。

      谢琰抚着她尚有些稚嫩的脸庞,轻声说道:“萩娘,你的心意我甚是明白,只是短时间内我还做不到你期望的事情。但我已经有了计划,正在为此努力。哪怕粉身碎骨,我也一定会娶你做我的妻子。萩娘,你可愿意等我吗?”

      他的语气十分认真,萩娘心里朦朦胧胧的,她同样轻声地回答道:“我愿意,琰郎……”

      谢琰走后,萩娘才想起来,自己忘记问他,他的计划是什么,为何会“粉身碎骨”?听上去颇不靠谱的样子。

      这样不行啊,每次谢琰一出现,自己的眼睛就什么都看不到只能看到他俊美的脸,自己的耳朵就什么都听不到只能听到他的甜言蜜语,自己的脑子更是一团浆糊,没法正常地思考。

      萩娘捂着自己的脸,回想着刚才谢琰抚摸自己脸颊时那种舒服的感觉,只觉得十分羞涩又十分幸福。她的眼睛亮亮的,心里如有花朵在绽放。

      过了许久,她才回过神来,却发现寄奴还没有走,正站在一边不高兴地注视着她。

      萩娘大囧,自己的傻样都被看光了,她强自镇定地说道:“寄奴,你还没吃饭吧,是我疏忽了,我这就去给你做点好吃的去,我们一起去吧。”说着就要拉着他的手去小厨房。

      她那种直接就上来拉他手的举动完全没有羞涩之感,像是一个母亲去牵孩子的手的自然而然的举动,也像是一个姐姐去牵弟弟的手,只有亲切,没有爱意。

      之前寄奴没有去深思,只是很享受她的关爱和照顾,而今他心里有事,这样的举动对他来说变得完全不能接受。

      寄奴下意识地缩回了自己的手,他愤愤地对萩娘说道:“我不是孩子了,你也不要只把我当成是孩子!我……我……”他那说不出话的样子更显得像个孩子,撒娇着说自己不要糖要尊重。

      萩娘失笑,这越是没长大的孩子越是不愿意别人当他是孩子。

      只是她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让他心安,她试着微笑着说道:“是呢,我们寄奴已经长大了,很快就能保护我了呢。”语气中含着浓浓的宠溺。

      寄奴的脸色果然平缓了一些,虽然仍然不满她的态度,但至少她愿意承认自己,这十分重要。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绪,决定要告诉她一些他真正的心意,然后,他会去为自己赢得足够的砝码,让他能在这不公平的感情天平上能够有资格去争。

      他正色说道:“萩姐姐,我真的不是一个孩子了,我是个有主意的男子,而且我也已经找到了我自己前进的方向。”他鼓足勇气继续说道:“之前我一直……翻墙进来,是舍不得你,也是想保护你。只是,现在看来,暂时已经有人能够护得你周全,不需要我再多事了。”

      他自嘲地笑了笑,阻止了萩娘想说的话,鼓起勇气继续说道:“明日起,我将会去投军受训,刘大哥是京口镇兵的参军,我会跟着他学习武艺,学会打仗,我会为了我们国家去出征,去杀敌。虽然你我已经有了婚约,但我绝不会以此来要挟你嫁给我。我会在战场上为我们打出一片天,为你赢得所有你想要的,也是为自己赢得能够配得上你的一切,我会为之努力的,即便我失败了,身死沙场,我也绝不后悔。萩姐姐,谢琰能给你的,我一样可以给你,我会比他做得更好。你能不能,也给我一点机会,不要让我……即便死于异乡都魂魄无所依,没有能够思念的人?”

      萩娘没有明白他的意思,听着挺明白的,怎么就是听不懂呢?

      他的意思是,他是真心要娶自己为妻?

      他奋斗的目标是超过谢琰这个假想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