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_书包族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亲君笧 > 章节目录 第二十六章 季子庙(三)
      萩娘一时心乱如麻,只恨自己一时大意中了这个必死之局,就算真的能沉冤得雪,只要她抛头露面地去对簿公堂,郑氏也不会轻易放过她,定然要把她碾落尘埃。

      都怪自己没有对郑氏的恶毒有足够的认识,总以为不过是内宅的小打小闹,总以为郑氏不过是贪图自己的钱财,没想到,郑氏是真的要她死,哪怕影响臧家的声誉,哪怕把所有的事情揭到明面上来,她也一定要她死。

      她想不出脱身之计,这件事情,哪怕她向谢琰求助,由于谢家和王家现在微妙的关系,谢琰就算想帮她也有心无力。最希望王瓘死的就是谢璎身后的谢家,谢琰本身就有嫌疑,根本没有任何立场去帮她说话。

      真是好计谋,她心中一片冰凉,自己已经毫无退路。

      只是,精心谋划算计她一个小姑子,是不是有点杀鸡用牛刀了。

      她瞪着心花怒放的郑氏,脑子飞快地转动着。

      郑氏根本不怕她,她在心里默默地感谢那位不知名的高人,昨天收到那封匿名信的时候,她吓了一跳,她想谋害继女的心思怎么会被别人看得一清二楚幸好对方是友非敌,让她只要第二日带了萩娘去季子庙,就能一偿夙愿,又教了她事到临头要怎么应对的说辞。

      她如奉纶音,一一照办。

      看着一筹莫展的萩娘,她心里说不出的快意。

      很快,这个眼中钉就会消失了,等拿到她掌管的那些嫁妆,赶走任安李妈妈一家,可就圆满了。这么多年的隐忍,才算是有了回报。

      郑氏身边的翠玉暗暗着急,她倒不是担心萩娘的命运,她只怕萩娘说出自己拿了她金子的事情。早知道萩娘那么快就被郑氏整死,她就不拿那些昧着良心的金条了。只是此时她也一点办法都没有。

      上巳节是个大日子,延陵捕快本就在附近巡逻,听到消息很快赶来了。

      看到杀人犯居然是这么年幼美丽的小姑子,人高马大的胡捕快有点不知所措。

      他有点傻气地问道:“小姑子,这人是你杀的吗”

      萩娘正色道:“自然不是。”

      人群中有人起哄“明明看到是你杀的”,“他死的时候你离他最近”之类的话。

      萩娘向着人群,不慌不忙地说:“哪位亲眼看见我杀人的,请站出来向官府作证。”

      众人面面相觑,顿时安静了不少。

      郑氏却站出来说道:“大娘,母亲真的很痛心,只是我朝法度森严,杀人偿命。母亲也不能昧着良心维护你,你既然坏了别人性命就要接受后果,怎可一味抵赖,反让自己难堪。”

      萩娘不理她,冷笑一声,对着胡捕快说:“官家大人,民女有证据证明这人不是民女杀的。”

      郑氏一惊。

      胡捕快已经被众人吵得头晕脑胀,听她这般说,赶紧问道:“什么证据”

      萩娘说道:“那凶器制作十分精致,表面非常光滑,民女有办法从上面获取指纹,您可以和民女的指纹进行对比,便知道民女并非杀害此人的凶手。”

      胡捕快从业十数年,还从未听说过这等事,他问道:“凶器是浑圆的手把,怎么从上面获取指纹呢。”

      萩娘说:“这庙里多得是香灰,请您为我准备白纸和浆糊,我就能将指纹拓印下来。”

      胡捕快想了想,说道:“倒是可以一试。”准备起来也不麻烦,如果真的有用那也免了一桩错案。于是吩咐几个道士去准备白纸等物品,自己同萩娘一起站在一边等候。

      没过多久,人群里突然一阵喧哗,大家不由自主地看了过去。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一名乞儿冲到王瓘的尸体前,拔起金灿灿的匕首就逃,喷涌的鲜血洒落了一地。虽然他没跑出多远就被众人按倒在地上,凶器也被夺下来了,只是上面的指纹究竟属于谁,这时候已经说不清楚了。

      萩娘只觉得一阵头晕,充满了无力感。

      郑氏得意地向她抛出一个微笑。

      胡捕快见状只能差人来抬尸体,并恭敬地对萩娘说:”女郎请跟我走吧,到了大人面前自有分晓。“

      萩娘正要答话,边上有个熟悉的声音懒洋洋地说道:“抓错人了吧,你们。”

      众人都是一愣,只见一男一女两位俊美的侍从拨开人群,引着一位头戴紫玉冠,手持琉璃珠,锦衣玉袍的俊朗公子走了过来。只见他神色从容,睁眼说瞎话:“你们都误会这位姑娘了,我亲眼看到那位公子是自杀的。”

      胡捕快傻眼了,众人也都怔住了。

      萩娘见是桓玄,心里一松,差点流下泪来。

      他继续说道:“你们看那把刀插入的角度,正是向内侧倾斜,这是王公子用右手使刀自行插入心口的最佳证据。”

      人都死了,还在地上歪着,刀都被拔了,血流了一地。谁看得清楚到底是内侧倾斜还是外侧倾斜啊。

      只是他说话的声音非常笃定,眼神又是一片清明,毫无作伪的神色。

      众人忽的都有几分信了。

      郑氏突然尖叫起来:“不可能,你怎么可能亲眼看见。他明明不是自杀。”

      萩娘立刻问:“母亲为何知道王公子不是自杀难道母亲知道他是谁杀的”

      郑氏神色尴尬,喃喃地说道:“我只是猜测。”

      萩娘接着问道:“适才事出突然,所有人都只是看见有人死了,只有母亲第一个说王公子是被我所杀,请问母亲,您若不是事先知道,怎能那么快就知道死者是谁您之前曾于何时何地见过王氏瓘郎”

      众人纷纷点头,刚才真的是电光火石,大家都还没反应过来,郑氏就开始引导舆论了。

      郑氏强自镇定道:“真是荒谬,我怎会事先知道,我只是看他死在你身边,又素知你与他的私情,才如此猜测罢了。”

      萩娘气恼,什么私情,但这种事情她又拿不出证据来。自家长辈都非要说你和谁有私情,外人就更是人云亦云了,又怎能明辨真伪呢

      她只能说:“母亲请慎言,儿不曾和任何人有过私情。”

      这母女俩大庭广众之下就掐了起来,众人也看出些端倪来了,只是奇怪为何作为当家主母的非要咬死自己的女儿不可,出了这样的事,就算女儿不是亲生的也是有损家门,完全的玉石俱焚。

      胡捕快清了清嗓子,说道:“既然有证人证明这位公子是自杀,就请和下官一起去一趟衙门吧。”他想了想,加上一句:“这位女郎也请一起前往,如有纠纷,少不得还需请女郎当面说明。”

      桓玄怎能让萩娘站在风口浪尖,他示意胡捕快近前来,微笑道:“许久未见贵府安大人了,上一次还是在我桓府中办除岁时,他曾来拜见过我,因他言辞机敏,应对得体,故而我倒还记得。”胡捕快双脚一软,就要跪下,堪堪被桓玄扶住,他说:“本官微服出行,并不想让人知道身份,你就如实跟你家大人说,有什么话都来找我分说即可。”

      胡捕快连声应好,带着从人扛起尸体就走。

      桓玄并不居功,没等萩娘向他道谢,也悄然离去。

      天津https:.tet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