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_书包族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亲君笧 > 章节目录 第十九章 春日(一)
      春季本是出游的好时节,日光晴好,暖风拂面。萩娘与郑燕经常一起出游,除了建康,也去了京口周边的一些山水寺庙游览许愿,两人偶尔也会打趣取笑对方,不再像之前那样疏远。

      这日天气很好,两人又嘻嘻哈哈地在建康逛了一天回来,累得很了,并排坐在马车上休息。采苓跪坐在对面给两位女郎打扇。

      春困连连,马车又是一颠一颠的,萩娘迷迷糊糊地倚着马车睡着了。

      她小睡了一会又被颠醒了,抬眼一看采苓这个小妮子扇子也不打,也歪着脑袋睡着了,嘴角有一缕口水都快干了。她又好气又好笑,正想叫郑燕看,却讶异地发现郑燕正兀自定定出神,杏脸桃腮,嘴角含笑。那种脉脉含情的样子,完全是少女思春的表情呢。

      萩娘促狭地拍了她一下,吓了她一跳,水汪汪的眼眸嗔怪地扫了她一眼,娇媚地吐出两个字:“讨厌~。”

      萩娘鸡皮疙瘩掉一地,一本正经地问她:“想哪个情哥哥想得那么入神啊”

      “哪有什么情哥哥。”郑燕正了正身子,试图挽回一点尊严。

      “少来,都脸红了,老实交代,姓甚名谁,怎么认识的”

      郑燕当然抵死不承认,萩娘八卦的心思一发不可收拾,赌咒发誓决不告诉第二个人的。郑燕这才红着脸开口了,这秘密憋在心里好难受。

      “我并没同他说话,就是看他生得清俊文雅,觉得他的心性是极好的。”

      “哎哟我的好妹妹,就是那走街串巷的相面先生,也要与人对坐半日,从头看到脚下,又相手又摸骨的,还只是知人知面不知心,你只见了他几面,就连心都瞧见了”

      郑燕大窘,扑上来便作势要打她:“你个小姑子,哪里学来的这些个鬼话儿在肚子里”

      萩娘笑嘻嘻地按住她,认真地说:“妹妹想想我说的,是不是这个理,纵要喜欢一个人也要对他知根知底才行,怎能光看外表就傻傻地爱了。”

      郑燕不服气地说:“他穿得挺贵气的,像是正经人家的公子。”她想了想又加上一句:“能经常光顾司薰堂那种店铺的人,应该家世不差吧。”

      萩娘想了想,还真是,司薰堂的香料比普通店铺贵十倍不止,那家店的常客非富即贵。她放心了一半,捏了捏郑燕绯红的脸庞,逼着她答应“下次看到那公子一定要叫我掌掌眼”。这下可好,郑燕的脸更红了。

      这春雨绵绵,令人烦闷。

      萩娘最烦这样的天气,明明是万物滋生的季节,却很有孤独冷清之感。

      因防着受潮发霉,丫鬟们也不敢开箱子归整衣物首饰,众人无所事事,整个西苑竟百无聊赖起来。

      要是在现代就好了,管你什么天气,一样可以窝在家看电视。

      古代的娱乐活动真的太少了。

      脑海中灵光一现,萩娘把手里的刺绣一丢,跳起来说道:“我们来玩游戏吧。“

      郑燕无精打采地抬头问道:”玩什么来来去去就那么几样,叶子牌双陆旗都玩腻了。“

      采棠却很想玩,毕竟她还是个小孩子嘛。

      屋里其他几个丫鬟都放下了手上装模作样在忙的事情,围了过来,眼睛亮闪闪的。

      萩娘本是想把前世玩过的几个饭桌上的小游戏教给她们来玩。可李妈妈抢先建议了玩投壶,据说以前太老爷做尚书郎的时候,家里收了好几套精致的投壶器具,倒是可以去借来使使。

      萩娘从来没玩过这游戏,顿时兴致盎然,听名字就觉得很好玩的样子。

      众人有了目标,各自忙碌去了。

      借投壶的借投壶,搬桌子的搬桌子。李妈妈照例是负责提供茶水的,投壶这游戏玩到最后一定是口干舌燥又是一身汗,热水甜汤点心什么的都要准备齐全。

      椅子不够坐,采葫采蕴把库房里搁杂物的条凳都搬来了,众人齐齐坐下。

      西苑的人头从未如此齐全,萩娘郑燕两位女郎稳坐榻上,采苓采葫采蕴坐一条凳,采葑采棠坐一条凳,李妈妈笑眯眯地拿起投壶,给众人讲解玩法。

      其实一看就懂了,细脖大肚的陶壶,脖子有钢管那么粗细,稳稳地放在稍远的地上,玩的人用没有箭头的羽箭去丢,丢中了就算赢。颇有点现代夜市的地摊上套圈套泥娃娃的感觉。

      爱玩的人会衍生出很多种玩法,盲投反投什么的。可在座的都是女子和孩童,随便玩玩就行了。

      第一局,壶放得很近,萩娘看准了往里一丢,果然中了。郑燕看得眼馋,急急忙忙地说”我来我来“,一箭丢去,连壶边都没碰着,连声嚷着说要再丢一次,结果倒是丢中了,只是用力过猛,方向又不对,给弹出来了。众人又笑,萩娘连说不许再赖皮,按住郑燕就灌酒。

      酒是清甜的米酒,杯子又是十分小的一套十二花神五彩杯,倒是不怕喝醉。

      李妈妈因说空腹喝酒不好,又去小厨房张罗了几色可口的小菜来,用别致的象牙白瓷碗装着,搁在塌几上。

      郑燕吃了一筷子卤猪舌,鲜得差点连自己的舌头都吃下去。

      采棠抢了一支箭在手里要玩,寄奴也吵着要玩,两个人不依不饶地闹开了。

      萩娘见两人谁也不让谁,只能做个规矩出来,就按年纪排序,谁最小的谁先玩。

      西苑里本来就是姐姐妹妹混叫的,这下倒是分出长幼来了。

      最小的自然是采棠,其次是寄奴,年一过完两人虚岁都是十岁了。接下来是采蕴比采葫还小半年,萩娘倒一直觉得采蕴比采葫要略微老成些,这两人都是十二岁。郑燕也是十二岁,但是二月里生的,正巧刚过没几天。萩娘笑骂道“偷偷摸摸过寿也不请我们喝酒,该罚该罚”,又吩咐李妈妈准备几个好菜,就当是庆祝郑燕的生日。萩娘和采苓都是十三岁,采苓略小几个月。年纪最大的采葑得意地摆出大姐大的架势,赶着采苓要她叫自己“采葑姐姐”。

      都是豆蔻年华的少女,不怕别人说自己老,只怕别人觉得自己不老成。

      当下采棠和寄奴不再吵闹,亲亲热热地玩了起来。

      壶的位置真的很近,众人都投中了,只有郑燕被罚了酒。

      郑燕急眼了,一把抓过壶,移到了五步之外。

      这回众人都没投中,一人一杯小酒下肚,只觉暖暖的。

      又投了一圈,还是没人能投中,都没精打采起来。

      此时已近黄昏,雨倒是止住了,微风拂来,漫天落英缤纷。

      萩娘就吩咐和过年时候一样,在院子里面摆圆桌,团团围着吃晚饭。

      先是敬郑燕一杯,萩娘开口就祝她能嫁得如意郎君,把她羞得酒都不肯喝,众人又是大笑。

      天津https:.tet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