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_书包族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亲君笧 > 第一卷 浮华乱世 第三百六十五章 命格(三)
    桓玄见他神色真挚,并无半点掩饰的样子,而且毫不犹豫地便直言自己曾出府一事,心中更加放心了,笑道:“王将军真是直性子之人,我最赞赏的便是你这一点了。”

    两人谈笑了一会,便举杯共饮,即便是享惯了富贵的桓玄,也对王谧府上的厨子赞不绝口,远远地见到自己的属下对自己打手势,也并不十分在意。

    酒过三巡,王谧趁机让两个美貌的侍女上来陪侍,桓玄见其中一人妖艳无比,另一人却清秀出尘,颇有些文静贤淑的样子,不由得笑道:“王谧,你如今也学得滑头了,吃不准我的喜好,便准备两种完全不一样的,总有一个我能看得上眼,是不是?”

    两个男人说起女子的好处,自然是饶有兴味地。

    王谧见桓玄已经搂住了那个文静的,便笑着捏了一把那妖艳女子的白嫩肌肤,惹得那女子轻轻地发出了一声娇喘声。

    他靠在那女子胸前,摇头晃脑道:“郡公,要说这世间的女子,虽是各有各的美丽,抑或是各有各的才华,或精通琴艺,或能书会画,但对于我们男人来说,这女子,在床榻之上又有什么区别呢?”

    他一边说着,一边抚弄着自己身边那女子。

    逗引得她面色绯红,连连求饶,那样子十分可爱。

    王谧乜斜着细长的眼睛,神神秘秘地对桓玄说道:“在下知道您此番出行没带侍奉之人,这两个女子都是处子,若是能得了您的宠幸,也算是她们的荣幸了。”

    他咽了口口水,起身说道:“在下家中悍妻管得甚严,自是不敢造次,这便不妨碍您了。”

    桓玄心情甚好,闻言不由得大笑:“原来你家里也有一头母老虎。”

    酒宴之侧,自然有给贵客休憩的暖阁,时下贵族宴席完毕之后多有这种娱乐节目,那暖阁自是布置得十分舒适,桓玄对于这种逢场作戏的款待也很是习惯,当下便携着两女歇息去了。

    醉酒卧红颜,可算是人生至乐之一。

    那个拼命对主子打手势的属下见桓玄拥美而眠,也只能无奈地在一边等候,自然是不敢擅闯去扰了主子的兴致。

    一直到天光大亮,桓玄才心满意足地醒了过来,唤人进来给自己梳洗。

    那个倒霉的家奴等了整整一夜,总算是逮着空子和主子说话了,桓玄见是他,忙问道:“人都带回来了吗?”

    那家奴耷拉着脑袋,无奈地说道:“主子,昨晚我们去的时候,适逢会稽官府在查抄那家人家,说是他们贩卖私盐,把人全都抓进大牢里去了。”

    最主要的是,昨日我要跟您说这事的时候,您都不带搭理我的,这才延误到现在。

    若是当时您便亲自出马去要人,想必那会稽官府也不敢不给。

    他自然不敢把自己心里想的都说出来,毕竟主子永远都是对的。

    桓玄心中一紧,哪有这么巧的事情,自己要抓人的时候,谢家也来搀和一脚,这还是琅琊王氏的产业,琅琊王氏贩卖私盐?怎么可能。

    他想起昨日王谧尴尬的神色,又想起自己那些见不得光的产业,不由得却信了三分,琅琊王氏如今也是家族庞大,声望却不如当年王导在世时那么风光,若是王谧私下命人做些一本万利的买卖,也不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

    如今王谧刚坐上京口主帅之位,要花钱的地方多了去了,贩卖私盐虽是大罪,但毕竟来钱快,就算是被抓了,只要一口咬定和琅琊王氏无关便是,也出不了什么大事。

    想起昨晚那两名女子的曼妙,他微微地露出了笑容,罢了,别的忙许是帮不上,银钱我可是要多少有多少,待下次那批白银到账的时候,拨一部分到这琅琊王氏的别院就是了,想必王谧是能明白自己的好意的。

    “喂,我们哪有贩卖私盐啊?”刘怀敬无辜地睁大了眼睛,瞪着那抓着自己手臂的官兵,不高兴地问道。

    为首的是一个面容严肃的官差,面对他的诘责,只是面无表情地答道:“难不成你们是要拒捕吗?若真有什么冤屈,到了衙门再分说也不迟。”

    他说着便带领着手下的十来个穿着统一服制的衙役,不容分说地围住了小院中的人。

    这院中诸人都不是愿意任人摆布的平头百姓,然而此时不管是寄奴还是萩娘,都没有立刻出声。

    袁嶄倒是毫无惧意地走上前去,握住了那官差的手,笑嘻嘻地说道:“大哥,还没请教,不知是哪位长官派你们来的?”

    他一边说着,一边不露声色地将一整块鸡蛋大的银锭塞入了对方的手里,十分自然地说道:“一点小小敬意,能相逢也是有缘,小人不敢奢求和您做朋友,只是想亲近亲近而已。”

    那官差感觉到手里那银子的分量,一丝不苟的面上果然露出了难以察觉的笑容,然而对方这样大手笔,他更加肯定了长官说的没错,这伙人就是倒卖私盐的,不是那样的暴利,哪来这么多银钱?

    他面上淡淡的,带着微微的自矜神色答道:“我就是这会稽府的屯长,自然是得了军候的命令前来拿人的,我劝你们还是乖乖束手就擒,若是稍有抵抗,便是违抗了军令,那可是要处斩的。”

    袁嶄闻言,不由得望向寄奴,征求着他的意见。

    此时情况仍是并不分明,若是没有萩娘在,自己肯定是带着弟兄们跑路了,开玩笑,在场的可都是北府兵的军官,怎么能被这小小的地方官那种小打小闹的衙役们给抓了?

    这伙衙役们看着似乎是生龙活虎,只怕是连血都没见过,胆识和身手怎能和军中之人相提并论呢。

    然而即便自己能跑,萩娘也是跑不掉,寄奴想到这里,便不再犹豫。

    萩娘和采棠从没见过这样的场面,一时间都有些懵了,采棠愣了片刻才反应过来,忙取了帏帽将萩娘的面目遮掩了起来,这才悄悄地问寄奴道:“寄奴哥哥,我们怎么办?”

    寄奴想起采棠身怀武艺,忙问道:“以你的轻功,你能带着萩姐姐离开吗?”

    采棠为难地瞥了他一眼,却是无奈地说道:“我自己自然是能跑的,但是若是背着女郎,那就很危险了。”

    你自己跑又有什么用,寄奴瞪了她一眼,说道:“那你就保护好女郎就行了,我觉得这些人来得有些古怪,但并不像是怀有恶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