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_书包族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亲君笧 > 第一卷 浮华乱世 第三百三十二章 写经(四)
    她还没说完便“惊觉”自己说错了话,忙捂住了嘴,回头望了望隔壁正在写字的“陶潜”和卞氏两姐妹,不安地问妙音道:“沅姐姐,我刚才说话是不是太大声了?”

    夕儿警觉地瞥了萩娘一眼,心中很是不满。

    妙音却丝毫不以为仵,笑道:“你也太草木皆兵了,这世上哪有那么多有心人呢,即便有,我相信桓郎也一定会保护好我和我的虎儿的。”

    两晋时期战乱频繁,不管是高官贵族还是寻常草民,都会给孩子起个贱名,都说这样孩子好养活,就连妙音都不能免俗,在打算叫自己儿子“狗儿”却被桓玄严词拒绝了之后,只能勉为其难取了一个折衷的名字“虎儿”。

    萩娘亦是不好意思地笑道:“都是您太久没来和我聊天了,我连怎么好好说话都忘记了呢,江蕊那个丫头你也知道的,我问一句她答一句,一板一眼的,几番下来我连找她聊天的兴趣都没了。”

    妙音忙说道:“妹妹太见外了,若是你想找我聊天,便来我那好了,或者我得闲了便来找你也是使得的。”

    萩娘眼中的水色一闪而过,快得根本让人捕捉不到,她一拍自己的额头,恍然大悟道:“正是如此呀,先前您月中要静养,我才没敢来找您聊天,如今我倒是能时时来找您说话了呢。”

    她甜甜地笑了起来,小小的酒窝让她的微笑显得更加自然。

    可是她面上欣喜的神色才绽放便蔫了下去,讷讷地说道:“那也不行,如今您和夕儿都那么辛苦,我怎能再来给您添乱呢,还是算了,待世子长大些我再来打扰您吧。”

    妙音温柔地笑道:“原先我以为妹妹是和我生分了,这才不敢来见你,如今知晓妹妹对我的心一如往昔,我自然会时常来你这的,只怕妹妹到时候都要嫌我话多了呢。”

    萩娘毫无芥蒂地开怀笑道:“那可太好了,那便说定了,若是您得闲了,可以一定要记得来找妹妹说话呢,顺便也可欣赏一下陶先生的手笔,他可是桓郎十分推崇的文士呢。”

    妙音点了点头,眼中满是期盼的神色。

    两人离开的时候,夕儿忍不住对妙音说道:“主子,奴婢看那位臧家女郎没安什么好心,您以后还是别去找她了,奴婢总觉得她神色不对劲,似是有所盘算。”

    妙音轻轻地叹息了一声,淡淡地说道:“罢了,我心中自有计较,你也无需做挑拨是非的恶人。”

    夕儿毕竟年幼,不依不饶地说道:“主子,奴婢不是挑拨,奴婢看得真真的……”

    “好了!”妙音忍不住打断了她的话,说道:“夕儿,这样的话我不想再听你说了,若是你真心为了我好,以后便不要再说这些话。”

    夕儿抿着嘴,倔强地一言不发,眼中却有些晶莹的光芒在闪动,她十分不解,自己掏心掏肺地对妙音好,为何她总是不能将所有的话都明明白白地说给自己听,非要让自己捉摸不透才行?

    妙音回头看了她一眼,无奈地说道:“傻孩子,我并不是针对你,而是……算了,你终有一天会明白的。”

    夕儿眼中仍是一片迷茫,嘴角的线条却软了下来,孩子气地用手背擦了擦眼睛,答道:“主子,奴婢知道了。”

    这时候的暮色已经有些重了,然还未到掌灯的时候,一路上满目琳琅的鲜花不免有些难以辨认,妙音本就是人比花娇的绝色美女,虽然前不久才生产了,面色有些苍白,不似先前那种健康的粉色,却丝毫不减她眉眼的娇媚,而她身边的夕儿,去岁看来还是个人事不知的孩子,如今即便是站在妙音身边,也可算是别有一番动人的情态,各有各的曼妙之处,竟是丝毫不逊色于妙音本人呢。

    桓玄回到萩娘的院子门前之时,看到的就是这两个绝色美人前后迤逦而行的画面,欣赏美人优美的姿态,比起赏花更为令人赏心悦目,心旷神怡,他微笑着上前,对妙音说道:“沅儿,你可是来找我的?”

    妙音也没想到这时候会遇到桓玄,却见他虽是和自己说话,目光却完完全全笼罩在一边低眉顺目的夕儿身上,不由得微微抿了抿嘴,挤出一个尴尬的微笑,回答道:“桓郎,我和夕儿妹妹刚从萩妹妹那里出来,妹妹真是有心,特地请了众人为我们的虎儿编写字帖呢,我自然是十分感激她的。”

    桓玄闻言顿时一呆,又想起出门前萩娘说的话,便了然地笑道:“她就是孩子心思,然而这用心倒是好的,也提醒我了,顾恺之如今闲得很,让他也给我们的孩子写写画画倒也不错,从小得了这样的熏陶,想必这孩子将来定然是个有才华的。”

    妙音果然十分欣喜,连连道谢,感激地说道:“桓郎,我真高兴,若是顾大家也能亲自为我们虎儿写字帖,那可就太好了。”

    顾恺之代表的可不是他个人,他交友广泛,出身又无比高贵,有了他的这层关系,自己的孩子即便最后做不了桓家的世子,前程也绝不会太差的,妙音虽是对自己的一切都无欲无求的人,然而涉及到自己的孩子,作为一个母亲,也不能免俗呢。

    桓玄倒没想那么多,当即便点点头,说道:“也不是什么大事,明日我去找他说一下就是。”

    他虽是在和妙音说话,妩媚的目光却仍是时不时落在夕儿身上,嘴角的微笑也似是别有深意。妙音当年在宫中就是个最善于体察旁人心思的女子,如今又怎会不解他的意思,当日自己生产之时,便曾经旁敲侧击地询问过自家男人的想法,当时桓玄斩钉截铁的拒绝了,还嘱咐自己不要胡思乱想,如今看来,这不过是早晚的事情罢了。

    妙音定了定神,试探着说道:“桓郎,妾还要回去照顾虎儿,这时候灯火昏暗,不如让夕儿服侍着您,有人陪伴走路也松快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