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_书包族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亲君笧 > 第一卷 浮华乱世 第二百二十八章 王雅(六)
    桓玄见他态度冷淡,似是对自己隐有敌意,心中只觉得暗暗诧异,不明白这究竟是为何。

    他虽有所怀疑,但面上却仍是令人迷醉的笑容,不经意地问道:“不知您打算怎么对待皇太后娘娘和会稽王这二人,在下担心您打错了主意,因此来提醒您几句罢了。”

    王雅眉头一挑,这动作像极了某人,他生硬地答道:“这不是您能关心的事情了。”

    桓玄也不生气,只是颇为善意地提醒他道:“掌握兵符并代表能掌握一切,会稽王掌权多年,皇太后身份贵重,他们身后的利益牵扯颇多,只怕您若是犯了众怒,亦是不能善了。”

    王雅亦淡淡地答道:“我自有分寸。”显然是不愿意和他多谈的送客之意。

    桓玄含笑道:“既然如此,我便告辞了,只是不知金殿之上的皇帝陛下,何时才能恢复神智,亲自理政呢。”

    这话说得颇为蹊跷,似是顺口这么一说,又似是意有所指,王雅不由得问道:“南郡公此言何意?”

    桓玄见他果然在意,便轻飘飘地说道:“若是我说有办法令皇帝恢复正常人的神智,您欲待如何?”

    王雅素来知道皇帝痴傻,从未考虑过这个问题,此时被他一问,不由得哑然。

    是啊,若是皇帝恢复神智,那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只是现下,自己刚手握大权,又打压了皇帝的母族太原王氏,虽说自己的确是为了晋朝的发展考虑,但是皇帝他自己能明白过来吗?他能原谅自己对付皇太后的行为吗?

    王雅不由得暗自摇头,颇有些焦灼地说道:“还请南郡公告知。”

    谈判就是如此,一旦你有所求,就落了下风。

    桓玄见王雅前倨后恭,心中了然,如今王雅已是骑虎难下,若是真的皇帝恢复了神智,只怕他之前所做的种种都将变得毫无意义。

    他并不继续说此事,而是不着边际地说道:“虽然如今皇太后娘娘无法插手政事,但皇帝的家事她还是颇有话语权的,且王法慧在宫中经营多年,又岂是小小羽林军能够看管得住的?若是我给皇太后娘娘递个话,只怕王卿此番苦心都将白费了。”

    王雅皱眉,说道:“若是没有我压制着皇太后娘娘,只怕您也不一定能讨好了去,如今皇太后娘娘最恨的人,只怕并不是我,而是您。”

    桓玄不屑地笑道:“您可也别忘了,王法慧终究是一个女人,而区区在下,最擅长的就是掌握女人的心事。”

    王雅望着他年轻英俊的面庞,和那双欲语还休,脉脉含情的眸子,心中也不免有几分相信他的话,只怕届时皇太后被他三言两语一哄,什么新仇旧怨都忘了也不一定,女人就是误事。

    他叹息了一声,忍气吞声地说道:“您有什么要求,不妨直言,若是我能做到,自然尽力为之。”

    桓玄这才眯起了妩媚的双眼,狡黠地一笑,说道:“也不是什么大事……”

    王雅拟的诏令送到谢府的时候,已然是夜幕降临,阖府掌灯的时间,谢琰拿着那张诏令,心中激动,手都有些微微发抖,他没想到此事这般顺利,简直是有些不可思议。

    萩娘在他身边,只粗粗看了两遍,却立刻指出一个问题来:“琰郎,这上面只说了谢玄将军统领江北军事,却没有只字片语提到京口大营。”

    谢琰心中激荡,这才没注意到这一点,被萩娘一提醒才发现,不由得问道:“今日王恭已然当着众人的面交还了京口大营的兵符,王雅又没有将兵符给我们家,难道是要留着自己掌军吗?”

    萩娘摇头道:“那不可能,以王雅的声望和出身,没有可能亲自掌军,且他志不在此,内廷才是他一展拳脚的地方。我以为,最大的可能就是王雅对你亦是心有顾忌,不敢将所有的兵力都交给谢家。”

    谢琰却只轻松地笑道:“那便罢了,本来我和兄长也就只求全权掌握江北军事就行了,王雅还给我兄长加了持节,萩娘,你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吗?”

    萩娘怎会明白,她再聪明也是个现代人,对古代官制中的种种弯弯道道还是不甚了了,她闻言果然迷茫地望着他,问道:“我以为不过是表示尊贵的虚礼,像是九锡那种提高身份的象征罢了,难道这其中还有什么说法吗?”

    谢琰耐心地向她解释道:“‘节’又称‘符节’,是授予官员或将帅,加重权力的标志,这其中又分三种,使持节,持节和假节,假节能诛杀犯了军令的人,持节能诛杀所有没有官职的人,使持节能诛杀二千石以下的官员。而在战争时期,军中持节视同使持节。”

    萩娘睁大了眼睛,惊讶地说道:“也就是说,您兄长可以在江北随意掌握旁人的生杀大权,这简直是像土皇帝一样啊。”

    她说的直白可爱,谢琰不由得笑出声来,捏了捏她的鼻子,说道:“差不多就是这意思吧,虽然原本我兄长也是颇有威信,说一不二的,但有了这诏书的官方支持,自然更是事半功倍,对我们北伐之事颇为有利呢。”

    他一边说着,一边却仍是有些忧虑,自言自语道:“只怕司马道子和王法慧两人没那么简单就束手待毙,也许这也正是王雅要掌握京口军事的原因吧。”

    萩娘问道:“既然掌握住了这两人,为何不能直接杀了他们,一了百了呢?”

    谢琰见她问出这样幼稚的问题来,心中没有丝毫的不耐,反而觉得很是亲近,若是萩娘什么都知道,什么都明白,那简直就是多智近妖,显得有些可怕了。眼见她再怎么聪慧,面对有些事情,仍是和不知世事的少女一样,毫不知情,这才让人感觉她的确是个平凡人,只是有几分玲珑的心思罢了。

    他亦是耐心地解释道:“若是可以随便杀了,王法慧早就把司马道子给杀了,还有我们什么事?”

    “王法慧之所以千方百计想要把谋害先帝的帽子扣到司马道子头上去,为的就是能名正言顺地杀了他。”

    ()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

    <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