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_书包族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亲君笧 > 第一卷 浮华乱世 第二百一十四章 女官(五)
    陆女官面有赧色,歉然答道:“当时奴婢正在询问她背后主使之人是谁,她还没来得及说出口,便被一支冷箭射死了,奴婢亦命人将她的尸身带来了,只是这等肮脏的东西,不适合带入您宫中,因此没有一起带进来,只是在宫外候着。”

    王法慧果然不愿意看,只是问道:“那射冷箭之人又是谁?可曾拿下?”

    陆女官更是不好意思地答道:“那人站在宫墙之上,应是有武艺之人,奴婢见他穿着贵重,似是士族,奴婢还没来得及问话,他便跳墙走了。”

    王法慧不由得勃然大怒,好哇,这建康宫中简直是个菜市场一般,想翻墙就翻墙,想进来就进来,想出去就出去,简直是如入无人之境。

    可是要加强宫中管理,势必要调动更多人力,那就意味着要更多的财力,她掌权未久,哪来这种大动作的魄力和能力呢。

    皇太后只觉得头疼无比,原以为掌权是多么风光无限的事情,谁知道真真是柴米油盐难倒英雄男儿,便是再有能力,再有规划,手上没钱又有谁愿意听你的差遣?

    当务之急,还是要把会稽王扳倒,把他的家给抄了,这才能有大量的财帛进项。

    她这样想着,目光不由得落在了几个跪着的小宫女身上,问道:“你们几个,还不从实招来?”

    那几个小宫女本就是被金女官逼着来的,如今金女官已死,她们一点仰仗都没有,更是对金女官的事情毫不知情,不由得抖抖索索,说不出话来。

    最先那个被派来的小宫女则稍有些急智,她忙口齿伶俐地将自己知道的事情一五一十都说了出来。

    原来金女官最开始只是派她一人前去停尸房查探,并且金女官也不知道要找的是什么东西,只说可能是信物或是手书之类的。

    当时她见停尸房已有严氏的族人来认领,便乱了手脚,忙回去向金女官复命。

    两人一商量,才觉得这所谓的严氏族人只怕是旁人假扮的,这才又带了更多的人,浩浩荡荡地来了,谁知正好被陆女官抓个正着。

    皇太后问道:“那你们可曾找到什么了吗?”

    几个宫女一齐摇头,纷纷表示严女官身上什么都没有。

    陆女官也在一边说道:“当时奴婢躲在暗处,确实是见她们搜索了半天,一无所获。娘娘,只怕那要紧的东西,早就被前一批假扮严氏族人的那伙人拿走了。”

    王法慧也觉得此时事态危急,东西是一定已经被带出宫了,若是被会稽王的亲信拿到了他的命令,调兵遣将打进宫来,那可就麻烦了。

    她立刻吩咐道:“你这就去,传我兄长王恭尽快进宫来,最好是连夜就来。”

    陆女官得了皇太后的命令,忙转身去了。

    那几个小宫女仍是趴在地上,不安地发抖,担心着自己的命运。

    王法慧厌恶地看了她们一眼,淡淡地吐出两个字:“杖毙。”便不再理会她们,自顾自回寝殿了。

    虽说她们是金女官的从犯,但也毕竟是被自己的长官逼迫的,实在是罪不至死。

    但此时皇太后娘娘心情不好,拿你们出气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几个低级女官同情地看着这几个脸色惨白的小宫女,心中暗暗叹息,却也不敢为她们求情。

    此时谢琰已然安然回到了府中,他一边吩咐家奴将那马车处理掉,一边命人备柚子叶和温汤,好让自己和墨儿都洗去身上的晦气。

    墨儿在书房一侧,端了水盆,细细地洗着那该死的印章,他心中不由得骂着,这下作的会稽王。

    然而这东西始终是要呈给主子的,他一边骂,一边手上却是不停,反复洗了好几遍。

    谢琰看着他咬牙切齿的样子,笑道:“你不用这么麻烦,萩娘说过,再肮脏的东西,只要用沸水煮过了,就彻底干净了,你便拿去煮一下就是了。”

    墨儿这才松了一口气,赶紧答道:“是,主子。”这才带着印章下去处理了。

    萩娘得了消息,已然赶来了书房,紧张地问道:“怎么样了?”

    谢琰虽然心情极好,却还是不愿意她靠近,离她远远地,说道:“虽然有几分惊险,好在还是安然回来了,事情自然也是办妥了。”

    萩娘见他全身而退,已是大喜,有听闻此事妥当,不由得笑道:“琰郎出手果然是不一样,早知道就不担心你了,害的我晚膳都没心思吃呢。”

    她又好奇地问道:“会稽王的诏令呢?快拿给我看看,我们一起参详参详。”

    谢琰奇道:“你怎知道是诏令?不是信物或者兵符什么的。”

    萩娘白了他一眼,答道:“若是会稽王有准备地入宫,又怎会被王法慧一举拿下?既然他是毫无准备地入宫,又怎会把虎符带在身上?自然是放在王府了,会稽王妃一定是能够拿到的。要调动兵马,只有兵符是不行的,即便有会稽王妃出面,也是需要有她夫君的亲笔诏令才行,那这东西是什么,想也知道啦。”

    谢琰觉得她说得很是简单,倒像是不管什么人都能想明白的道理了,只是她对事情的分析往往是细致入微,丝丝环扣,令人感叹她心思之奇巧缜密。

    萩娘又说道:“我们现在的问题,就是怎么拿到会稽王府中的兵符……”

    谢琰笑道:“你还真是了解我,一眼就看出我并不想把这些东西交给会稽王妃。”

    萩娘答道:“自然是如此,要除王法慧颇为不易,且谢家不好出面,自然要借会稽王的兵力,但没了王法慧之后,会稽王便是一家独大了,自然不能任他发展权势,亦是要依雷霆之势拿下他才行。若是我们拿到骠骑将军府的兵权,再加上扬州刺史府的官兵,这些就是司马道子的全部兵力了,与北府兵打自然是打不过,打打王法慧的羽林军还是没问题的。待此战战毕,我们便趁机分化瓦解司马道子的亲兵,避免不必要的损失。”

    谢琰叹道:“我也是这么想的,但是正如你说的,谢家不适合在这件事情上出面,如此一来,你觉得要怎么做才好呢?必须有一个有名分有地位的人站在前面才行。”

    萩娘眼睛一亮,问道:“王雅此人心性如何?”

    谢琰为难地摇头道:“萩娘,王雅是先帝的亲信,如今亦是皇太后的心腹,又怎会反对她呢?”

    <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