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_书包族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亲君笧 > 第一卷 浮华乱世 第一百七十六章 弑君(四)
    后宫之中,能够参与政事的只有皇后王法慧一人,因此惴惴不安的张贵人正在自己的宫室内,等待着可能来到的诘责,在她想来,一旦皇帝醒来,一定会告诉众人正是自己刺杀了他的,因此心中惶然不安,不知是应该希望皇帝能够醒来好,还是索性一病不起的好。

    她心神不定,连手中的茶凉了都没注意,一口饮尽之时,只觉得一股冰凉入腹,在这入秋季节,凉意逼人,很是不适,便喊道:“阿蘅,换茶。”

    一个低眉顺目的小宫女走了进来,轻声说道:“娘娘,蔡女史被拘在皇后娘娘宫中呢。”张贵人这才意识到蔡女史已经不在了,她心中更是忧虑不已,无法自安,挥挥手便让她退下了,别来烦自己。

    此时却又另一个小宫女悄悄地走了进来,轻手轻脚地靠近她,笑道:“娘娘可好悠闲啊。”

    张贵人心情不好,又听这小宫女的话声略带讽刺,不由得转脸过来,发作道:“哪里来的贱丫头,半点规矩都不懂。”

    待见到那小宫女的面容,她不由得惊呆了,傻傻地指着她,说道:“你……怎会在这?”

    那小宫女身材娇小却很是柔软,那身宫女服却似不怎么合身,将她柔软丰盈的胸部裹得过于紧了,而袖子又有些太长。

    只见她嘻嘻笑道:“张贵人娘娘好大威风啊,难怪刺死了陛下还如没事人似得,毫无忏悔之意,只亏了陛下一个,临死还对你念念不忘,再三嘱咐皇后娘娘照拂于你。”

    她抬起脸来,毫无惧意地面对着张贵人,那张脸明艳动人,倾国倾城,正是应该在南殿哀哭的皇帝妃嫔妙音仙师。

    张贵人心中最隐秘之事被她窥破,不由得嘴硬道:“别,别胡说。”

    然而那表情很是尴尬,显然此事确然是真的。

    要不是亲眼见到她这猝不及防的脸色,妙音也不可能知道皇帝居然真的是张贵人杀的,细想来简直不可思议,要不是桓玄亲口叮嘱,她也绝不能相信这是真的。

    整个晋廷宫中,唯一能够护着也愿意护着张贵人的,只有司马曜一人。

    而亲手害死他的居然也就是张贵人自己,这简直是让人啼笑皆非,就像是一场闹剧。

    她安抚张贵人道:“你别担心,我不是来害你的,皇帝已死,我与你已经没有任何争斗的必要了。”

    张贵人却对她深恶痛绝,无法接受这样的说辞,不高兴地问道:“既然这样,你来做什么的?”

    妙音笑道:“我是来求你帮我一个忙的,不过,若是你不帮我这个忙,你那可怜的阿蘅会受什么罪,我可就不知道,也管不了了。”

    张贵人果然问道:“奇了怪了,既然如今陛下都不在了,你还能要我做什么事?”

    妙音压低声音,在她近处一阵耳语。

    只听得张贵人先是连连摇头,继而眉头紧锁,最后倒似有些开怀的意思,勉强点了点头,问道:“虽说是举手之劳,但既然话说出口了就要担干系,你自身都难保,又怎能保我无虞呢?”

    妙音安慰她道:“我们有皇后娘娘庇护,自是安全得很,你就放心吧。”

    王法慧能保护她?真是笑话了,若有人来杀自己,她不帮着递刀子就不错了,不过这深宫之中,就算再有权势的重臣也无法掌控自如,只要自己不离开宫中,想来也不会出什么事。

    为了救出阿蘅,她自然是要尽力一试的。

    两人商量既定,妙音便和来时一样,悄悄地离开了。

    张贵人一人孤独地立在殿中,想起妙音说的,司马曜已然去世,即便是被自己亲手害死,仍是眷顾于自己,并没有半点埋怨,不由得悲从中来,后悔无比。

    若这一切能够重来一次,她只愿为他无怨无悔地再活一次,绝不会再如此任性,如此自私。到了最后,自己竟然不能体察他的真心,即便之前他对自己的百般容忍,也没能让自己对他增加半分信任,可见从始至终,自己才是那个没有真正付出真心的人,辜负了一个帝王的爱。

    若是能够重来一次,她绝对要好好地爱他,为他付出一切。

    然而这世上哪有什么事情是能够重来的呢?

    妙音回到南殿之时,皇后也已然回来了,屏退了众人与她亲密地交谈着。

    皇后首先便问道:“张贵人怎么说?”

    妙音笑道:“恭喜娘娘,奴婢只提了蔡女史还在您这,张贵人便答应了相助您的事情。”

    皇后很是不屑,嗤之以鼻道:“便是到了今日,她还这般信任那蔡氏,实在是令人难解。这般愚钝之人,怎能在我宫中作威作福那么多年,这还真是全都拜我那夫君所赐。”

    妙音听着这话中有话,不由得好奇地问道:“难道她的亲信蔡女史是奸恶之人吗?”

    皇后笑道:“宫中哪有什么善恶之说,相助于你,便是好人,难为你的,便是坏人,仅此而已。”

    妙音仍是不解,又问道:“那蔡女史确实是处处都帮着张贵人,奴婢实在不明白娘娘此言何意。”

    皇后虽然也忌惮她与自己的微妙关系,但毕竟皇帝已死,此事也不再重要了。

    她在皇帝面前被张贵人压制了那么多年,终于笑到了最后,不由得忍不住想要一吐为快。她压低声音,却不无得意地说了一句:“你以为张贵人何以得宠多年却仍是无子?”

    妙音眉头一挑,立刻明白了她的意思,惊叹道:“原来……”

    皇后笑眯眯地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又说道:“我本以为此次蔡女史为我作证,已然失去了张贵人的信任,谁知她竟然如此愚不可及。不管后事成与不成,我都想放过她了,这样蠢笨的人,实在是没资格做我的对手,就让她继续同蔡氏姐妹相称吧。若是有一日她知道了这一切,只怕不用我出手,她都活不下去了。”

    妙音原本就只是因为皇帝的关系才要对付张贵人,如今听皇后说了这一切,只觉得她很是可怜,不由得很是同情她。

    皇后察言观色,便劝她道:“你也别太心软了,她虽然自己没有孩子,却是害了你的孩子的。”

    自己的孩子是怎么没的,自己最清楚,张贵人实在是无辜。

    妙音脸上却适当地作出忿恨悲伤的表情来,幽怨地对皇后说道:“正是,奴婢正想请求娘娘,若有机会惩罚张贵人的话,定然要让奴婢来亲自下手,否则难解我心头之恨。”

    若是能救的话,便将她救下来吧,这也是个可怜人呢。

    皇后却很是满意,笑道:“这个自然。”

    ()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