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_书包族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亲君笧 > 第一卷 浮华乱世 第一百七十四章 弑君(二)
    谋杀是一回事,真的下手是另一回事,皇帝满地满身的血让这个场景实在太过骇人,行凶的张贵人此时自己却被吓傻了,丢开匕首,缩在一边瑟瑟发抖。

    皇帝勉力抬起手来,想要抚摸她的柔荑,却怎么都够不到,他只轻轻地吐出四个字来:“我不恨你……”,便晕了过去。

    张贵人听了这句话,泣不成声,想到自己犯下了怎样的弥天大罪,连忙大喊道:“来人啊,快来人,陛下被刺了……!”

    这也正常,她总不能喊“陛下被我刺死了”吧。

    因此当宫女侍卫御医们一窝蜂地涌进来的时候,大家都问了一个问题:“是谁行刺的皇上?”

    张贵人很是尴尬,只能摇头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众人以为她被吓傻了,却唯独没有想到她会去刺杀这宫中唯一能护住自己的人,因此宫中立刻戒严了,搜宫的搜人的乱成一团。

    皇帝被刺这是何等大事,王法慧没能在第一时间控制住消息,因此宫中这个消息立刻传遍了建康城中所有的高官宅邸。

    录尚书事的司马道子,王国宝,王雅,王恭等人得到了这个消息都往宫中赶,一时之间,晋廷皇宫门庭若市。

    王法慧是最不着急的那个人,自己的儿子是太子,这个完全不爱自己的皇帝死了,自己有什么可焦虑的,因此她很是淡定,镇定自若地主持着大局,接待了各位来访的臣子。

    司马道子首先作出悲痛欲绝的神色来问道:“皇上的伤势怎样了?可有什么大碍吗?”

    王法慧不满地瞥了他一眼,淡淡地说道:“御医正在看诊,会稽王不必心焦,很快就有结果了……”

    这话一语双关,其中显而易见的讽刺之意实在是让人无法装作没听见,司马道子热切的心被当头冷水一浇,立刻淡了下来,是啊,皇帝有自己的儿子,即便出了什么事,也轮不到自己……

    他不再说话,只是一脸哀切地坐在一边,十分沉痛的样子。

    王恭也没有提问,只是用眼神询问着自己妹妹,皇帝究竟能不能好起来?

    王法慧几不可见地微微摇头,也不知道是说“不能”,还是“不知道”。

    王雅却是个有头脑的,首先提议道:“皇后娘娘,此事不宜外传……”

    然而此时不外传也已经晚了,半个京城的人都知道皇帝出事了,连置身事外的守孝之人谢琰和谢玄都知道了。

    王法慧不屑地抬了抬眉,要是能不外传你们几人还能知道?只是王法慧自己知道这事的时候,这消息都已经传遍宫闱了。因此她正准备开口拒绝这个毫无意义的建议,却听得王雅继续说道:“以防万一,还应当宣几位重臣入朝,方便商议国事。”

    皇后虽不得皇帝的喜欢,却毕竟是太原王氏的嫡女,完全没有脑子是不可能的,她细细地品味了一下王雅这句意味深长的话的意思,很快明白了过来,当务之急,不是皇帝的后事,而是那些蠢蠢欲动的人,都必须召入宫中,拘束起来,免得宫外会出什么乱子。

    她不由得点头,客气地对司马道子和王国宝说道:“你们二位就住在宫中吧,有什么万一也好早些知晓。”一边又让王雅写诏书,将琅琊王氏、陈郡谢氏、谯国桓氏、陈郡殷氏、颍川庾氏、吴郡袁氏等百年世家的掌家之人都召入宫中,美其名曰:“共商后事”,实际是将众人作为人质拘在手里,免得他们的家族会趁乱惹事。

    皇后都这样做了,即便再傻的人也看得出,皇帝这次是凶多吉少了。

    此时,御医却派人来传话,说皇帝有后事要交代,命皇后和宗室去听旨,又独独指了王雅一起去,可见定是要让王雅辅政了。

    司马道子作为宗室第一人,自然也是和皇后一起去了,只留下王国宝和王恭二人,大眼瞪小眼,怒目相视,两人身为同宗,却一句话都没有,只是各怀仇恨而已。

    司马曜此时气息奄奄,已是苟延残喘,无力回天了。

    他见皇后和王雅都到了,这才开口道:“我儿自是继我之位,他是嫡长子,也是太子,本也无可争议,只是我儿性情迟缓,只怕还需仰仗皇后了……”

    那一刀没有刺穿心脏,却刺破了皇帝的肺部,因此他时不时咳上一两声,连血都咳出来了。

    王法慧见他那可怜的样子,也不由得真心难过起来,哭泣着说道:“陛下,究竟是何人谋害你……?”

    司马曜眼中讶异,却立刻明白了,旁人并不知道是张贵人下手的,他淡淡地摇头道:“我又怎会认识刺客?你也不必多想,希望我死的人还少吗?”说着瞥了司马道子一眼。

    皇后与他同仇敌忾,此时也狠狠地瞪了司马道子一眼,司马道子躺着也中枪,很是无辜,默默地不能分辩,唯有装作流泪伤心而已。

    司马曜却很是忧心张贵人的安危,连忙叮嘱皇后道:“我死后,你别为难张贵人,让她出宫归家去也可,在宫中安养也可,任她自便吧,你要答应我……”

    皇后很不乐意,却当着众臣的面不得不点头道:“是……”

    司马曜放下心来,此时他已然有些没有力气了,刚才强行灌下的参汤只怕效力也就能持续一小会了。

    他刚要说让王雅辅政的事情,却猛地想起了妙音,说来也怪,生死关头,他完全没想到妙音,只觉得她其实是一个陌生的美丽女人,却并没有走到自己的心里。

    他亦吩咐道:“还有妙音,你也别为难她……”他自觉支持不了多久,不等皇后回答便又转向王雅,继续说道:“爱卿一向深得我的信任,我的儿子也要托付给你了……”

    胸中突然一阵猛烈的悸动,司马曜难以抑制地咳了起来,他挣扎着想要把遗诏说完,却压抑不住胸中翻涌的血气,他不停地咳着,身前的床单顿时血迹斑斑,十分骇人。

    他盯着王雅,艰难地说道:“爱卿升任太子太傅……录……”

    ()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