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_书包族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洪荒历 > 正文 第一百四章:诱饵
    塔……

    昊知道为什么去死去死团的底蕴基本都是塔形态,那是从上至下的塑造,那怕去死去死团分支知道了实情,他们也无力去改变这一点,这种塔形本质上就是至高存在的某种信息投影。

    逻辑族的塔,在刚刚化出数十个巨人时分化为了白与黑的两团光芒,但是随着昊的靠近,这一白一黑又化为了两座塔,既有正塔,又有倒塔的奇特双塔。

    光是看到这双塔,昊就清楚知道这逻辑族果然是两个去死去死团分支的结合,这和之前那个人形告诉他的内容近乎一样,两个去死去死团分支因为偶然相遇,得知了彼此的底蕴可以融合互补,于是乎在一系列的动作之后,两个去死去死团分支融合在了一起,然后他们可以常驻于世,取名为了逻辑族,这才有了之后的一系列事件。

    这一白一黑,一正一反的两个塔,正是昊的目标,确切的说,他的目标在漆黑的倒塔里,在那里就有逻辑核心存在,按照钧的说法,以及昊用昊天镜所查探到的信息来看,这一正一反,一白一黑两座塔,分别凝聚了正面累积与负面恐怖,只是正面累积不管是从质还是量上来看,都比负面恐怖要少了许多许多。

    这种模式昊知道,许多万族的大佬,甚至是先天魔神都有这种力量模式,这其实就是相生相克,譬如阴与阳,冰与火,光明与黑暗,甚至连时间与空间,物质与能量等等其实也都沾了一些边,这其实就是两仪的一种具现方式,只要能够使用出来并且负荷住,这种相生相克就会爆发出极为恐怖的威力来。

    显然,这双塔就是借助了这样的模式,昊所在的载具快速靠近了双塔,而越是靠近这双塔,载具和载具内的众人就开始变得越小,在彻底进入塔时,载具已经细小如尘埃一般了,

    本来载具所飞向的是黑暗逆塔,但是在载具进入到塔的一瞬间,载具便直接飞入到了白塔之中,似乎那黑塔根本无法直接从外界进入一样。

    一进入到塔中,众人便从载具里看到了天空,蓝蓝的纯净天空,万里无云,阳光明媚,天边漂浮着少少几朵白云,整片大地则呈现出绿色,有草地,有森林,有溪流与河水,这是一片富饶的土地,从载具上往下看去,可以看到这片陆地十分辽阔,在这片陆地上还有许多的村庄与城市,许多村庄和城市里都飘散起了炊烟,整一个和平世界的场景。

    众人所搭乘的载具都有着极高的科技技术,很快的,那些村庄,城市,以及野外的放大场景就出现在了载具的屏幕上,在这些场景中出现的生物,全都是各种各样的万族,其中甚至还有与修罗斩同族的修罗族,还有一些疑似泰坦衍生族的万族,这些种族全都和谐的生活在一起,过着悠闲的田园生活,有耕种的,有玩耍的,有叫卖的,整个世界充满了和谐与和平。

    昊,修罗斩,李铭,梨,脚男们看着这些,他们只是微微皱眉,反倒是胥等战场世界人类先是愕然,然后个个脸上都露出了怒色,这怒火越来越旺盛,几个男人甚至忍不住怒吼了出来。

    “……这就是拿我们当垃圾桶后产生的和平与宁静吗!?”其中一个人低声嘶吼道。

    另一个人则用低沉阴森的语气道:“这样的世界毁灭了最好!”

    其余人虽然没说话,但是他们脸上的表情毫无疑问也说明了他们的想法,都是那种宁可彻底毁灭一切,也要将这份和平完全撕碎的心理状态。

    昊等人都沉默着,他们可不会在这时候说出什么圣母的话语来,早在之前他们就从钧那里知道了人类垃圾桶的事,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万族从战场世界核心处席卷向外,搜刮一切他们能够找到的人类,然后将这些人类带回到战场核心处,再在这里通过某种方式将其加工成“垃圾桶”,用来容纳万族们所累积下来的负面恐怖。

    具体垃圾桶是什么样子,钧也没细说,但是古的自闭就和这个有关系,当初钧救出古时,那些万族就对他们所狩猎到的人类进行了“粗加工”,古就是亲眼目睹了这些,所以那怕被钧救出来后也一直保持着自闭,光是这个就可以想象那是多么残酷,多么恐怖的场面了。

    未经他人苦,莫劝他人善,即便众人所见到的这一片世界,充满了祥和安宁,看似就是世外桃园,但是这片祥和安宁是建立在人类充当“垃圾桶”的前提上,更何况这些可是万族……

    若是在禁地人类城破灭之前,这里昊等人也不会产生什么万族就必须死,或者万族就没资格幸福之类的想法,除了子牙心中带着极端的偏激以外,其余人其实都有想和万族和平共处的想法,包括了昊,包括了大领主,包括了脚男们,也包括了大部分有了智慧的人类。

    即便在禁地人类城建立之前,人类早就被万族凌虐了无数万年,但是人心都是肉长的,当初跟随大领主,协助大领主,并且为了大领主人类革命的旗帜而抛头颅,洒热血的,其绝大部分其实还是万族,在昊建立人类城的过程中,艾伊与他生死不离,也有诸多万族协助昊,乃至是最危险的关头,大领主还未曾被拉扯出来的时候,这些万族也都没有背叛。

    当时,所有人心目中其实都带着万族与人类大同的想法,过去的血色与仇恨或许还存在,但是只要新生代不停的诞生,和平一直延续,这一切其实都是还可以弥补的,然后,直到禁地人类城破灭,直到迷雾从心间而起,将一切都化为废墟,数以亿计的人类被屠杀,被虐杀,被如同垃圾一样对待。

    大领主,艾伊,张好焕,子牙,志……

    无数人的血色都还在眼前,这已经是无可挽回的悲惨,这是倾尽多元一切之水都无法清洗的仇恨,那怕是再善良的人也断不可能还对万族有任何的奢想,所以这时候,没有任何人说出什么白痴圣母的话语来。

    昊等人沉默良久,修罗斩忽然狰狞的笑着道:“那还等什么,开干啊!杨烈,你的勇士机甲呢!?李铭,诛仙四剑现在不用,你拿来当摆设不成?还有战场世界的哥们们,动起来啊,留着这田园诗画好看吗?留给万族恶心咱们吗?”

    当下就真有几个人类和脚男要向格纳库而去,李铭抬手起来似乎想要阻拦或者说什么,但是他看到了修罗斩的眼神,动作就停了下来,修罗斩的双眼中布满了血丝,他低声的道:“我当时和无天陷落在万族居住地,那里也有许多人类居住,你们猜我都经历过什么……好多的悲惨,惨得我完全不敢去回忆,其中有一个场景那怕是我不回忆也无法忘记,在大转移前的最后一刻,我看到几个万族平民笑着将一家普通人类给抓住了,他们杀死了那一家的大部分人,就剩下了母亲和一个小孩子,两岁的小孩子,他们笑着边抹脸上的血,边对母亲说,你把你丈夫吃下去,活生生吃下去,我们就放过你的孩子,然后……”

    众人都再也不敢听下去,他们都知道修罗斩接下来要说什么,甚至可以想象到那样恐怖的场景,修罗斩也没有再继续说下去,他看了看李铭,又看了看昊,转身就向载具出口而去,然后绝大部分脚男都跟随在了他背后,胥等人也都是沉默相随。

    “等一下……”昊忽然开口说话了。

    修罗斩猛的转身,几乎是吼道:“够了!昊!当初我是支持你的,我也觉得子牙太过偏激了,偏激到已经有些疯魔的地步,那时候的一切都是这么美好,那是我们的黄金年代,那是我们的梦想年代,但是!那时候已经过去了!!我们回不去了,我们没有家了!!”

    修罗斩吼完这一段,他喘着粗气道:“我不想揭开你的伤疤,但是……想一想艾伊,想一想你的孩子,想一想被同样对待,全家都死光了的数以亿计的人类,说实话,若是过往可以重来,我一定死命的站在子牙那边,那怕是毁灭这天地也无妨!”

    昊面无表情,只是他的瞳孔深处在颤抖着,那过往的美梦啊,到得如今却仿佛最恐怖的噩梦一样纠缠着他,纠缠着所有人,他还可以看到艾伊的微笑,还可以看到仿佛就在艾伊身后怯怯看着他的一个孩子,修罗斩已经不是揭开他的伤疤了,这是把他的心挖出来了……

    “我知道,所以我不会阻拦你,什么因有什么果,我看到了他们种下这果时的罪恶,所以现在就还他们以果报的时候……我只是想要告诉你,这里的万族其实都是真正万族的分化投影,为了能够熬过负面累积的侵蚀,除了将负面累积灌输给人类以外,他们还将自己的肉身沉睡在这正塔的最底层,将自己的灵魂和精神转化为了你们所看到的这些万族凡人,让这些万族凡人在这里繁衍生存,然后直到死亡回归,一个万族根据实力可以分化出数万到数百万份不同的分身,这不但可以让他们的本体抵挡住负面累积,也可以让他们的灵魂底蕴增强,若真有个无数万年,说不定还真让他们变强到莫测的地步。”

    昊的双眼略带着空洞,他看着载具下方的大地,有青色在他瞳孔里出现,他就继续说道:“你们若杀这些万族分身,随着他们的死亡,他们的本体就会逐渐开始苏醒,这些万族都很强大,最弱的都有灵位层次,普遍都在灵位到临圣之间,数量也多,当你们杀完这些万族后,他们的本体就会完全苏醒过来,同时,逆塔的入口也会出现,所以,你们不可莽撞行事,必须要有计划才行。”

    修罗斩这时候也冷静了下来,他可不知道这里面居然还有这么多的隐秘,当下他就问道:“所以该如何做?只要你不是阻拦我杀万族,那我就听你的。”

    昊点头,他就说道:“类似这片大陆的空间一共有七层,当你们杀光这一层的所有万族后,这一层空间就会破碎,同时,下一层的万族分身就会变强,当你们杀到第七层时,就要直面这些万族分身的本体了,依照你们的实力是无法与他们对抗的,但是你们有援军。”

    就在昊说话时,从远处的天空上就有飞船出现,这些飞船正是月英所率领军队的飞船,昊指着远处的飞船道:“有数百万高科技军队,你们在杀入第五层前都可以横扫,但是要注意一些提前苏醒的万族本体,除此以外,在塔外的古与钧,他们所驾驶的龙蛇机神也会主动攻击这塔,这正是他们来此的目的,所以你们的任务就很简单了……”

    “与这只军队联合起来,从这一层开始俘虏所有的万族,尽可能的减少杀戮,一直去到更下层,直到最后一层为止,或者直到正塔因为龙蛇机神的攻击而破碎为止,将所有你们视线内的万族全部击杀,而我将在所有万族本体苏醒时去到逆塔中,你们……”

    “将是我执行这一切的诱饵,可以吗?”

    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