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_书包族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衿生今世 > 章节目录 第43章 宫墙紫禁,倾权而策(3)
    虽知不过是逢场作戏,喻子衿心下仍旧颤了颤。

    方行至雅间落座,引路的伙计便伶俐地合门而退。红木雕花窗半敞,茶香袅袅,珠帘微晃,两人沉默不语,空气中似是淌着一丝尴尬。

    林潇悠然抬手,持杯倒茶,轻抿一口,顿时皱了皱眉。缓缓将玉杯放下,修长的手指有一搭没一搭地轻扣桌面,一副颇有闲情的模样。

    “那个,其实刚刚你不用......”喻子衿出言打破了这份沉默。不管林潇的目的是什么,或许由于自己这个意外的出现,场面发生了转变。

    但按常理,此时首要的解决办法应当是想办法将她带离此地,让计划继续下去,可林潇非但没有这么做,还反其道而行之,直接拉着她来这儿。

    如今的戏码可不像是照着原剧本而行,谎称两人是夫妻关系,莫不是多此一举。

    “既然答应了要带你来买首饰,便不会食言。别人有的,自然也不能缺了你。”一语未完,便被林潇打断。唇角微勾,一边说,一边瞥了眼门口处的小缝。语罢,缓缓收回视线,一脸带笑地望着她。

    接到林潇的暗示,喻子衿悄声往小门看去,只见从门缝中影影约约能够看到一人的身影,似是因弓着背,从窗格上只能看到一小块凸起。

    喻子衿见状心下一惊,转过身,偏偏头,一脸茫然。虽不知暗中监视的人是谁,但既然这场戏已拉开序幕,观众也已“就位”,便只能硬着头皮继续演下去。

    吱——

    老板娘扭着身子,捧着两个上了锁的精致木盒,扯着那副招牌性的假笑,推门而入。

    “公子,夫人,这些都是我们碎玉斋的镇店之宝,您看看有什么喜欢的,大可以戴上试试。”老板娘扬了扬嗓子,谄笑道,“夫人生的如此倾国倾城,想来定是每一款配上都好看。”

    语罢,从怀中掏出一小串钥匙,当着二人的面将箱子打开。翡翠玉石,金银玛瑙,应有尽有,如老板娘所言,确实精致得很。

    见林潇伸手摆弄箱中的首饰,喻子衿也装作挑选的模样,学着林潇的样子,拿出箱子中的一对血色玉镯,转着看了看,又往手上套了套。

    白皙的手腕,在血红的镯子下,显得更加细腻。连一旁观望的老板娘,也不禁出言称赞:“夫人本就天生丽质,一袭素色装扮,如今在这血镯的映衬下,倒显得更加贵气。”

    “确实好看。”林潇抬眸上下打量了番,虽是带着笑,声音中却带着股冷意,“可老板娘莫不是看不上我们夫妻二人,要拿这些堪堪算是成色中等的首饰搪塞我们。”

    “公子此话怎讲,在下可都是实诚做生意,拿的宝贝件件都是精雕细琢出来的。再者公子天生贵气,吾等自是羡慕都来不及,何来看不上之说。”

    老板娘也丝毫不惧场,虽说有些寒意渗人,可毕竟也是一店之主,见过了大风大浪,又在京城小有名气,不少世家大族常来光顾,心下有着底气。

    言语巧妙,以一副童叟无欺的模样证明自己的同时,还不忘放低了姿态拍几句马屁。

    “这镯子大体上一看却是精致,可要是细究一番,这血色并不匀称。看,镯身上还带着几丝杂色。”林潇接过另一只镯子,轻轻举起,放在光线下仔细端详。

    闻言,喻子衿取下手腕上的镯子一观,却并没有看出有林潇所说的那样,成色掺杂,倒是血色有些渐变,不过也颇有一番韵味,对不上不匀称之说,真真算得上一件好物。

    而凑过身去看林潇手上那枚时,却在细看中发现,镯子上哪里是有几丝杂色,分明是有两道小裂痕,林潇所言反倒有些委婉了。

    抬眸对上了林潇似笑非笑地眸子,心下了然。杂色只能是玉镯本身带着的,而这镯子确实是上品,自是怎么也寻不出错处。可若是裂痕,凭林潇深厚的内力,暗中捣鼓一番,想不裂也难了。

    “诶,真的有啊。”喻子衿做出一副惊呼的模样,嫌弃似的将手上的镯子放回箱子里,语气为嗔,“老板娘怎么能这样啊,竟把此等受损品当做镇店之宝拿出来买卖,莫不是欺负我们眼生。”

    “二位贵人哪里话,定是管货的下人磕碰着了,实在抱歉,竟拿这种货物污了您的眼。”老板娘微惊,方才林潇出言时,自己也凑近看了看。

    别说是两道小裂痕,在这些达官贵人眼中,就算是一点杂色都是受不起的。只道是不知轻重的下人办砸了事儿,瞬间低了姿态,“贵人不妨再看看别的,这梅花竹节碧玉簪也是极好的,世上只此一只。”

    “不用说了,本以为这碎玉斋是个大户,不想做起生意来却没个道。”林潇一脸恼怒,对老板娘的歉意不为所动,猛然起身,牵住喻子衿的手,便大步跨出雅阁。

    “公子,真的是误会啊,这血色玉镯......”老板娘急急提步赶去,名门之中最喜谈论珠宝首饰,若是今日得罪了一家,便是断了数家的生意。

    碎玉斋本做的就是大买卖,若失了卖货的源头,不知会损失多少。再者,若是让上面的人知道了,自己怕是吃不了兜着走。

    疾步朝两人追去的老板娘,没想到他们会突然停下,生生顿住了脚步,一时不稳,差点撞上一旁的青瓷瓶。

    而林潇之所以会停下,是因为看到另一名伙计手中端着的四蝶步摇。似是被它的做工吸引,霎时忘了方才的不悦,心情大好,立马叫住了端盘的伙计。

    悠然抬手拿起盘中的四蝶步摇,左右端详一番后,笑着点了点头,“这个不错,本公子要了!”

    “公子,对不起,这四蝶步摇已经被一号雅间的小姐定了,您看,要不瞧瞧别的?”听此一言,小伙计的神色开始有些慌乱,急忙弓着身子朝林潇致歉。

    只见林潇压根儿没理会小伙计的为难,反而转头看向一旁的喻子衿,轻柔地将步摇插入她的发间,眸色渐柔,“嗯,好看。”

    “除了这四蝶步摇,碎玉斋的血色玉镯也是极好的,几年前碎玉斋幸得一块血玉,将将做成了一对玉镯,可谓是世间罕见。”小伙计见两人没有反应,更是有些急了,见老板娘手上拿着血镯,试图转移二人的注意。

    闻言,林潇总算转过身来对上小伙计,眸子中散着冷意,“你说那对破镯子?”

    小伙计浑身一激灵,一句话也不敢说,求助地看向老板娘,却见她也一脸愁容,不知如何是好的样子,面如死灰。

    老板娘恨恨看了小伙计一眼,恨铁不成钢。两人本就因为血镯上带有裂痕而不愉快,他却正巧抓了这点,硬是望箭靶子上撞。这下好了,刚刚捋顺的狮子毛,又炸了。

    可在望见小伙计不安的神色后,霎时心下大惊。今日正巧是初一,上面的人要来验货,小伙计手上端着的盘子中,还摆放着几根大小不一的银钗......暗道不好。

    而林潇已把步摇拿走,一副势不返还的模样。此时看来,得罪权贵是小,若是恼了上面的人,可便是脑袋搬家的大事儿了。

    权衡利弊之后,老板娘方笑道:“公子好眼光,这是本店的新品,若公子喜欢,在下这就给您包了它。”

    “不必了,直接结账吧。”收起对喻子衿的那份柔意,林潇声色冷淡。若是将步摇交回老板娘手中,说不准最终到自己手上的,便是换了芯儿的了。

    “这怎么行呢,库房里拿出的东西,多少是沾了些灰的。若是让夫人直接戴着这蒙尘的步摇出去了,这不是坏了我们碎玉斋的招牌吗。还望公子体谅。”语罢,老板娘便抬手欲取下喻子衿发间的四蝶步摇。

    不想,林潇拦腰一避,老板娘手上的动作不减,霎时失了重心,直直朝小伙计的方向倒去。而小伙计也是慌了神,手上持着满盘的银饰,面前又有将要倒下的老板娘。一时护银饰也不是,扶老板娘也不是,纠结之间被扑了个满怀,盘子里的饰品散落一地。

    见状,喻子衿不禁低呼一声,身子向后一靠,落入林潇怀中。抬眸一望,映入眼眸的,又是那张急剧放大的精致面容。

    “老板娘走路也太不稳当了些,虽说摔上一跤算不得什么,可摔坏了这些银饰,怕是要脱层皮了。”林潇嘴角微勾,轻蔑地看向低头慌忙捡着地上散落的银饰碎片,顾不得自身狼狈形象的两人。

    语罢,将喻子衿扶稳,微微蹲下,拾起一根滚落脚边的银质发钗,忽而“咦”了一声。

    “怎么了?”喻子衿凑过头,望见银钗似是脱了层皮,露出几抹黑色,“奇怪,这银质的钗子,怎么一撞,竟发黑了?”

    语罢,抬手抚了抚钗子上的黑色部位,却见一旁的“纯银”霎时脱落。顺着脱落的口子往下划,一根看似品质极好的银质钗子,瞬间变成一根暗淡的乌色发钗。

    喻子衿大惊,“这钗子是假的!”

    <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