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_书包族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衿生今世 > 章节目录 第21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2)
    百里珊盘腿坐下,伸出右手,轻轻咬破食指,以指为笔,在另一只手的手心上勾画图腾。随后,由丹田内运气,至手心而出,包裹住血色图腾,翻转手腕,用手掌对准死者眉心。图腾腾空而起,缓慢注入眉心。

    不过多时,从眉心处不断飞出血丝,漂浮于额头之上,渐渐凝成一只飞舞的蝴蝶,扑闪着翅膀,绕着死者盘桓三圈,而后飞离。血蝶向着大厅主座而去,舞动于李岩头上,突然蝶身碎裂为星星点点,散落于他周围。

    南岳寻蛊之术,便是以皇室之血为引,以血阵为契机,牵引宿主身上的蛊毒之气,回到施蛊人的身上,当蛊毒之气顺利返回时,血阵便会自动摧毁。

    百里珊大惊,似是因为没控制好气息,喉咙中瞬时涌出一股腥甜,但为了不让众人发现她的异常,忍着身体的不适,一口吞下,暗暗运气调整。

    “呀,这血蝶指引的施蛊者,是城主呢。”百里殊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模样,扬声说道,一语落下,堂下议论纷纷。

    “真的是城主下的蛊吗?如果是这样,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听闻前段时间的游湖会上,城主遭人毒害,所有参宴的人都中毒了。”

    “这么说来,难道当初前任城主遭人杀害一事,与现任城主有关?”

    李岩见事态竟突然朝着对自己不利的方向发展,顿时眉心皱成一个川字,一脸震怒,“你胡说!”

    立于一旁的常一,也立马出声为李岩辩护:“前任城主与城主向来关系甚好,又是一母兄弟,城主怎会去谋害自己的亲哥哥,尔等休要胡说!”

    不想,常一的话不但没有让众人停止对李岩的议论,反而讨论得更凶了。

    “话说之前判罪的陈副使,那才是真真与前任城主的关系好,而且我听人说,前任城主与现任城中之间经常出现矛盾。”

    “很有可能因为两人意见不合,才起了杀念。”

    场面一度变得无法控制,李岩虽仍是坐着,但表情并不和善,双拳紧握,似是下一秒便要爆发出来。

    常一微微皱眉,心下在筹谋对策,突然灵光一现,在李岩耳边低语:“城主大人,此时民怒过激,不宜以硬碰硬,不妨城主大人先委身接受检查,也好给给百姓一个交代,到时候我再从中周转便好,如今先过了这关。”

    语罢,李岩凝神思索,似也找不到更好的办法,点点头,算是同意了常一的说法。

    “既然诸位对李某有所怀疑,我也不是不讲理的主,这几日我愿意接受调查。但晏城不可一日无主在真相大白之前,城中所有大小事务,皆交由常一处理。”李岩肃然起身,严声而语。

    李岩卸权,定不会任由他人钻空子,当下便宣布让自己最信任的常一,代理城主的职位,以便他日复出时,能收回权柄。可事实上,人心隔肚皮,在利益的面前,不是所有人都能够恪守本分,李岩将所有的赌注都压在常一身上,谁能知道究竟是对是错。

    “城主大人当真是个通情事理的妙人,本世子佩服。”百里殊摇了摇折扇,状若无意地扫视一眼立于堂上的常一,随后抿唇一笑,“看样子城主大人还有事要处理,本世子热闹也看了,就先走一步。”

    语罢,百里殊收起折扇,缓缓向外走去,在经过百里珊身侧时,顿了一顿,笑道:“珊儿近日可要好好补补身子,这寻蛊的消耗,可不是十天半个月就能养好的。若是就此伤了根本,国师也不会放过你。”

    “不劳世子费心了。”百里珊扯出一抹冷笑,淡淡道。不等百里殊回应,便转身走开。百里殊的言外之意,百里珊心知肚明,正因如此,她才不想与他有过多交流。

    “不要说堂哥我没提醒你,一月之内消耗两次精血,可不是闹着玩儿的。”说完,百里殊瞥了一眼一直立于一侧不言不语的林潇,轻轻勾唇一笑,不再做多停留,直接拂袖离开。

    反观堂上,在常一的指挥下,两名侍卫带着李岩从侧门离开,而他自己则是走至堂下,面朝申冤的妇人们和百姓,朗声道:“此事,在下定然会给诸位一个合适的说法,绝不让真正的幕后黑手,逍遥法外。”

    奈何此言一出,不光是堂下的妇人,就连百姓对常一所言也是不太相信。城主方才才被抓受审,此时又冒出个从未听过名头的毛头小子,任谁能相信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少年,能够撑起大局,为他们主持公道。

    见众人支支吾吾的样子,常一也是早有所料,调整了一下情绪后,再次出言道:“常一幼时家破人亡,五岁就被卖到人贩子那里,四处漂泊,过着食不果腹的日子,就连唯一照顾我的姐姐,在不久之后也被卖到了别处。要不是十岁时遇到了恩公,我常一这辈子恐怕,就只能了结于路边的冻死骨。

    你们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什么吗?是奸人杀害了我的父母,屠我全家!本该是一生中最无忧无虑的日子,却成了我最不愿去回忆的苦难。”

    常一走至为首的妇女面前,神情似是有些哀痛,望着她继续说道:“你们也本应生活顺遂,幸福地过着相夫教子的时光,却不曾想到,丈夫遭人毒害,尸骨未寒,膝下的骨肉嗷嗷待哺,家有长辈需要侍奉,身为女子,却要抗下整个家的重担!

    或许别人不能理解你们,但我却深有体会,既然如今我奉命调查此事,我就会尽自己所能,帮你们讨回公道!就当是完成当年我未了的心愿了......”

    一众妇人听后齐齐跪下,望着常一诚挚的眼神,不由自主地便相信这位不过十四五岁的少年,能够为她们主持公道,“民妇谢过大人。”不管结果如何,有人真正愿意站出来,便是好的。

    原本骚乱的场面,慢慢被控制了下来。林潇微微挑眉,饶有兴趣地看向大厅正中央站着的少年,声讨之下,懂得以情动请,对症下药。若不是亲眼所见,谁能将他与几日前那个胆小如鼠的小厮,联系在一起。

    不一会儿,妇人们便各自被带下去安顿,围观的百姓见没了热闹,也是一哄而散。偌大的正厅,只留下常一和林潇两人。

    “常公子当真好手段,不过转瞬功夫,便成为了如今这晏城的主事之人。”林潇淡淡道。

    “林二公子谬赞了,不过是听人之命罢了。”似是见周围已无外人,常一很快就收起方才动情演说时表现的悲愤,狐狸尾巴顿时显露无遗,哪有一点十四五岁少年该有的纯真样子。

    “看来那日的黑衣人,是你派来的。”

    之前常一当面指认城主受害当晚,李岩带着血剑从房内出来,今日又表现出一副时刻维护李岩,且深得其信任的模样。表面上奉承李岩,背地里向他捅刀子。

    再加上之前所分析的城主房内之况——杀害城主的凶器,和常一所说被李岩带出的血剑不是同一件。可以推出,且不说究竟是何人动手,但真正害死上一任城主的,定不是李岩。

    由此看来,说谎的便是这常一和与常一口供一致的陈平。除了没想到那个人会是常一,对于其他事,林潇并不惊讶。

    陈平之前假意投靠,想要借自己的手除掉李岩,在收到陈平递来的名单时,林潇便有所察觉。南岳与东启的字不尽相同,写法也有很大的差别,陈平的字虽然已极力掩饰其间的不同,但那种从骨子里带出的南岳味道,却也不是遮掩便能消散的。

    常一也不做回应,只是低眸笑了笑。

    “只是,我有一点不太明白,你是如何获得李岩的信任,在他的眼皮子底下为虎作伥的?”李岩向来多疑,而看今天的样子,常一却深得他的信任,甚至不惜把命交到他手中。

    “天时,地利,人,和。”常一一脸笑意地望着林潇,缓缓吐出六个字。

    林潇突然展颜一笑,不做他言,转身离开。

    待林潇回到林府主卧时,便看到喻子衿躺在小院里摆放的软塌上,身着水蓝色的襦裙,外披纯白大袖衫,嘴角微微带笑,双眸半眯,悠然享受着和煦的阳光。

    两只黄碟恰好在喻子衿身边环绕起舞,几片枯叶至树梢上飘然而落,一只小雀扑棱棱地从林间飞起。

    与初见时外套男衫的英气不同,眼前的喻子衿浑身散发着柔美的气息,仿若与周围的一花一草,清风暖阳融为一体。一时之间,林潇竟也不忍破坏这一幅和谐的画面,定定的站在原地。

    “主子!”施容疾行而至,并没有注意到自家主子被他打断后,脸上一闪而过的阴霾。

    “何事。”林潇声色淡淡,略微带着不悦。望了眼由于施易的到来,从“画”中惊醒的喻子衿,微微皱眉,而又在看到她欣喜地朝自己打招呼时,舒展眉头,勾唇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