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_书包族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衿生今世 > 章节目录 第4章 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无碍,你怎么每次抓鱼都让人不得安生。”林潇打着哈哈,一笑而过,坐在草地上,从怀中掏出一个药瓶,放在一边,伸手解开上衣的带子。</p>

    “什么每次,我们明明昨天才你你你,你干嘛?”喻子衿见林潇脱衣服的动作,有些窘迫。让她就这么直直地看着一个男子,在自己面前宽衣解带,就是喻子衿这么大大咧咧的人,也是做不到的。</p>

    “自然是要为伤口上药。”见小丫头红了脸,也不再像往常那样逗她,停下手中的动作,“要不,你去石头那边?”</p>

    “好好的。”说着喻子衿转身就要离开,但视线瞥到林潇背上的伤口,又折了回来,“我来吧。”林潇伤在后背,自己上药不方便,他也是为了救我便不能做事不理。</p>

    “这会儿又不害羞了?”</p>

    “我有什么好害羞的,吃亏的是你,你都没说什么,我还能有什么异议。”喻子衿理直气壮地辩解道。</p>

    林潇嘴角微微上扬,“嗯。”</p>

    看向林潇背后交错的划横,喻子衿不禁骤紧眉头,放轻动作,仔细为林潇上药。</p>

    “对不起,要不是我推你,你也不会为了救我而受伤。”上完药,喻子衿朝着林潇抱歉道。</p>

    “我也不想啊,本想拉你一把,没想到你那么沉,我一时力道没掌握好,就摔了啊。”林潇将衣带系好,抬眸,见小丫头一副十分自责地样子,一改正经,假装抱怨道。</p>

    “你胡说!亏我还自责呢,我看我是多此一举!那水怎么没把你给淹了?”</p>

    “淹了我,你岂不是要背负一条人命了?”林潇眨眨眼,玩味地看向喻子衿。</p>

    “林潇!”</p>

    “好了好了,不闹了,衣服都湿了,赶紧回去换一身,免得着凉了。”</p>

    “哼!看你受伤,我不跟你计较,走吧,回家!”</p>

    凌府东面的围墙外。</a>

    “你这是要”林潇一脸黑线,看着正准备爬墙的小丫头。</p>

    “被我爹知道我们干干净净地出去,灰头土脸地回来,还不得宰了我。”喻子衿熟练地从旁边搬来三个竹筐,摆成金字塔型。</p>

    “你就这么上去?”</p>

    “不然呢,少废话,跟”喻子衿话没说完,就感到小腰被人一揽,双脚离地,眼前画面飞快闪过,耳边一阵呼呼的风,不一下,就落到地面。</p>

    看向四周,喻子衿发现她已经越过外墙,到达凌府内部了。</p>

    “你不早说你会轻功。”</p>

    “是你没发现而已,如何早说,难不成我出门一见人就告诉他我会轻功吗?”刚刚在小溪边,林潇就是运了轻功救的喻子衿,只是喻子衿自己迷迷糊糊的没发现罢了。</p>

    “你”明明可以在我搬竹筐之前叫住我的。</p>

    “矜儿。”喻子衿话还没说完,耳边就传来一声熟悉而又威严的叫唤。</p>

    “爹爹……”喻子衿暗道不好,真是怕什么来什么。</p>

    喻烽上下打量了一下喻子衿和林潇两人,微微皱眉,“你这是又上哪胡闹去了,林二公子你怎么也由着她胡来。”</p>

    “王爷,今日在下与矜儿在城东游玩,怎料我一不小心脚底一滑,才不慎落入水中,以是二人如此狼狈,是在下负了王爷所托,没有照顾好矜儿,王爷莫要怪他。”</p>

    喻子衿没想到林潇会颠倒黑白为她说话,先是微微一愣,却又立马反应过来,向喻烽抱怨道“谁能想到竟然有人在溪边扔香蕉皮,害的林潇摔倒遭罪。”</p>

    喻烽见二人在自己的眼皮底下使眼色,心下明白两人在撒谎,却也没有戳破,“回房里换身衣服再来正厅,爹爹有事和你商量。”再看向林潇,“来人,带林二公子下去换身衣服。”</p>

    “是,公子请随我来。”</p>

    喻子衿见喻烽并没有刁难林潇,便也放心地往自己院子走去。</p>

    凌府正厅。</p>

    喻烽坐在主位,手指时不时的轻叩桌面,林潇坐在一旁,轻抿茶水。见喻子衿来了,喻烽指了指旁边的位置,“坐吧。”</p>

    “爹爹找我什么事?”喻子衿乖巧坐下,在喻烽面前听话的像一只小白兔。</p>

    “你之前不是说想自己去外面的世界看看吗?爹同意了。”</p>

    “啊?真的?”喻子衿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喻烽向来就不喜欢喻子衿成日往外面跑,今日却突然主动提出,同意让她去外面玩,不免感到惊讶和难以置信。</p>

    “自然是真的,不过前提是要听林二公子的话。”</p>

    “林潇?为什么会有他?”似乎自从林潇来后,爹爹就与往日有些不同,先是纵容自己出去玩的灰头土脸回来,再是同意让林潇带她出去。</p>

    “林潇稳重,经验也比你丰富,有他照顾你我也放心。”喻烽仿佛知道喻子衿心中所想,出言打消她的疑虑,“我仔细想过,我总不可能关着你一辈子,既然你想闯闯江湖,正巧又有一个合适的人能照顾你,不妨便顺了你的心思,免得你成日想方设法地扯谎。”</p>

    “这么说,只要我跟着林潇,爹爹就同意我出去?”听到可以出去,喻子衿眼神放光。</p>

    “嗯。”喻烽微微垂下眼眸,似是不经意间,暗暗掩盖住一丝别样的情绪。</p>

    “真的吗,太好了!谢谢爹爹!我这就去准备!”说完,喻子衿便风风火火地朝自己的院子跑去。</p>

    看着喻子衿开心地手舞足蹈的样子,喻烽微微摇了摇头,“这孩子”</p>

    一直在一旁喝茶的林潇此时站起身,朝喻烽微微抱拳,“林潇定不负王爷所托,照顾好矜儿。”林潇知道,喻烽让他带走喻子衿,是怕若是带她回京,那时诸事缠身,自己很可能无暇顾及她的安危,再以她的性子,京城水深,恐暗箭难防。既然决定了插手北蛮之事,就要安顿好喻子衿。</p>

    而自己,既未处于朝堂之上,久居江湖,又受命传托,心忧战事。一来有所经验,能在外保护好喻子衿,二来为了战王能安心对敌,定会倾尽全力护她周全。因此,为了不让他人和喻子衿起疑,眼下自己则是带喻子衿离开是非的最佳人选。</p>

    “如此便好。”喻烽看了他一眼,“我已安排佩儿和他母亲回凌庄,矜儿就交给你了。此次北蛮来势汹汹,恐不会像你所说的那样,轻易停战。”再看了看走远的喻子衿,叹了口气,“矜儿从小就不喜欢朝堂上的那些尔虞我诈,不到万不得已,我不想让她牵扯进去。”</p>

    “林潇明白。”</p>

    第二天中午。</p>

    喻子衿悠闲地坐在院子里的秋千椅上,自从昨日喻烽答应放喻子衿出去,她已经将要收拾的东西都收拾好了,没想到林潇到现在还没来找她,不免有些无聊。</p>

    “矜儿。”林潇缓缓走到喻子衿身边。</p>

    “诶?林潇!你终于来了,我等你好久了。”虽说如此,但喻子衿并没有抱怨他这么晚才来,反而眼神发亮,“我们什么时候出发?”</p>

    “明日一早吧。”</p>

    “好啊,好啊,那我们到时候去哪?”见林潇走到一旁小亭子里的石凳坐下,喻子衿也跟了过去,坐在他旁边。</p>

    “听说天机阁阁主近日会在晏城,恰巧晏城离这儿不远,不如我们便出发前往晏城如何?”</p>

    “天机阁阁主?就是那个传闻上知天文,下晓地理,还能窥探天机的天机阁阁主?”</p>

    “嗯。听闻此次他到晏城,是为了卜天下苍生之卦,我想你应该会感兴趣。”</p>

    “天下苍生?他这么伟大的吗?听闻卜卦一事极损身体,竟然真的会有人为了天下苍生而不惜己身?不仅如此,卜卦就卜卦,怎么还大肆宣扬他卜卦之地,不怕有人趁机害他吗?”喻子衿道。</p>

    “此次天机阁阁主作风确实引人深思。不过,既然他想让大家去,我们不妨去看看他究竟在玩儿什么把戏,岂不是很有意思?”林潇笑着抬手拂开飘落在喻子衿发梢的绿叶,耐心解释道。</p>

    “也对!那就明早出发,去晏城。”听林潇这么说,喻子衿也来了兴趣。</p>

    林潇提议去晏城,实际上还有另一层目的。之所以大家即便知道,卜卦一事很可能是一个圈套,却依然前往,正是因为这天机阁阁主的名头确实不假,若是能找到此人只是,此事与小丫头无关,林潇便也不多言。</p>

    次日早晨,凌府门口。</p>

    一辆外观简单利落的马车停在凌府门口,下人们井然有序地整理着马车,进进出出。</p>

    “衿儿,出门在外,不要太调皮了,听林二公子的话。”喻烽走向前,摸了摸喻子衿的脑袋,叮嘱道,眼眸中闪过一丝令人捕捉不到的神情。</p>

    “嗯,会的。”原本心心念念着,能有一天离开爹娘去外面闯荡,却没想到,当这一天真的来临之时,喻子衿心中却有一丝不舍的情绪油然而生。</p>

    “走吧,玩够了就早点回家。”说完,喻烽便头也不回的走进凌府。</p>

    “爹爹”喻子衿虽从未体会过为人父母的心,却在此时读懂了喻烽最后留下的那个背影。试问天下有哪个父亲,会不担心将出远门的女儿呢?</p>

    “走吧。”林潇此时已经上了马车,朝喻子衿伸出手。</p>

    喻子衿回过头,朝林潇翩然一笑,将手递了上去,一拉,顺利上了马车。轻轻掀开车帘,看向凌府大门。</p>

    我会照顾好自己,早点回来的。</p>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