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_书包族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衿生今世 > 章节目录 第2章 沧海斗转,是是非非
    喻子衿和白衣少年刚刚落座,一楼大厅的台子上就站上了一位身材略微发福的中年男子,手里拿着个小锣,一边敲,一边大声说道“一年一度的打擂马上就要开始了,凡是想参加比赛的客官,便站到台上,等待台下的人发起挑战,最终站在台上的人获胜。今年的最终大礼与历年一样,不管是在何处,凡在一品居用膳的,一律免单!”</p>

    台下高呼较好,都称赞这东家是何等大方气阔。一品居也正因为这个规矩,吸引了许多顾客,短短几年之内,便在各城皆开有分店。</p>

    “这一品居的东家可真会做生意”喻子衿听了,小声地嘀咕。</p>

    坐在一旁的白衣少年听到喻子衿的低语,不禁嘴角上扬。抬手端起玉杯,喝了口茶,来掩饰他内心的笑意。</p>

    喻子衿之所以来参加打擂,其实也是本着这奖品去的,且不说这一年免单的诱惑,就说单单这一品居的吃食,皆是极其好吃的,喻子衿也是抱着玩玩的心态来的。</p>

    台子上的比试已经开始了,写诗、对对子、谈国事的皆有,一时间,好不热闹。</p>

    “不知,可否邀请对面这位姑娘小比一番?”声音从二楼与喻子衿所在之处相对的地方传来,喻子衿抬眼望去,是一位身着绿色罗裙的少女。这位少女已经连赢五局,反观喻子衿还没上场,此时出言邀请喻子衿一战,着实奇怪。</p>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喻子衿来这儿本就是要参赛的,不管对手是谁都一样。</p>

    绿衣女子听闻喻子衿并无推脱,坦然出战有些意外,看向身边。旁边坐着的男子,身着宽袖浅蓝长衫,五官精致,一身谪仙的气质,但视线却落在喻子衿上。绿衣女子微微捏紧手帕,自从喻子衿出现后,蓝衣男子的视线便一直落在对面,定是那喻子衿惹的祸,心里的嫉妒油然而生。</p>

    “这打擂,向来是一问一答的形式,既然姑娘应战,茹裳就冒昧先出题了。35xs”云茹裳细声道来,“不知姑娘可否在七步之内做词一首?”</p>

    一楼的客人炸开了锅,“七步成词,怎么可能。”</p>

    “好,不知茹裳姑娘所出词眼为何?”喻子衿此时十分确定,这位茹裳姑娘并不是无意邀自己出战,而是明显想让自己出洋相。虽不知她与自己何怨何愁,但她既然如此咄咄逼人,自然也要好好会会她。</p>

    没料到喻子衿这么爽快就答应了,只道喻子衿太过自负,冷冷一笑,“便以‘念’字为眼如何?”</p>

    念?有了!心里有了主意,喻子衿假装还没想到,踱了三步。云茹裳见喻子衿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心中得意不已。</p>

    四步,“伫倚危楼风细细,望极春愁,黯黯生天际。”</p>

    五步,“草色烟光残照里,无言谁会凭栏意。”</p>

    六步,“拟把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p>

    七步,“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p>

    全场寂静,喻子衿搬出柳永的词是对的,恰好起到了她想要的震惊四座的效果。</p>

    “好一个‘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云茹裳身边的男子站起身来,眼神里对喻子衿满是赞美。</p>

    “林安哥哥。”云茹裳见喻子衿非但没有出洋相,反而还大显身手引得众人侧目,有些气恼,见身旁之人更是出言赞美,心中更是不是滋味。</p>

    林安非但没有理会云茹裳的恼怒,反而皱眉看了她一眼说到“林安家中并无妹妹,不知云姑娘这一声哥哥意欲何为?左相的家教便是如此吗?”</p>

    云茹裳见一向对人皆是彬彬有礼的林安脸色有些不好,也不再敢说话,只是暗暗记恨喻子衿。</p>

    反观喻子衿,见二人之间的互动,心下了然,怪不得云茹裳非要找喻子衿一战。只是,这位叫林安的男子,喻子衿并不认识,林安不会就是林尚书的孩子吧,难道是刚刚自己冒充林尚书的小儿子被他看到了,所以一只注意自己,导致云茹裳误会,发起挑战?很有可能,喻子衿暗道不好。35xs</p>

    白衣少年见站在旁边的小丫头脸色是变了又变,不禁哑然失笑。而银衣男子站在一旁则是冷汗连连,自家主子今日这么笑几回了,不知道为什么,凉飕飕的</p>

    而其他人则并没有感受到二楼奇妙的氛围,甚至有大胆的,朝喻子衿道“姑娘可想好了出什么题?”</p>

    众人被喻子衿所说之词惊艳,纷纷想知道她能出怎样深刻的题目,都忍不住附和着。</p>

    出题?此时喻子衿正思索着今日哪些行为招惹了这些大佬们,又是请吃饭,又是邀战的,被这么一大段,有些愣住。</p>

    “那就出什么包子会飞?”</p>

    向来所出之题都逃不开写诗词、谈国事,被这么一问,大家都呆在那里,不知如何作答。</p>

    “你这是存心刁难!世界上怎么可能有会飞的包子!”云茹裳本就十分气恼,听这么一说,更是气急败坏。</p>

    “非也非也,这么说,茹裳姑娘是不知道了?”喻子衿慢悠悠坐下,抬手倒了杯茶,略略一品,“嗯,好茶。”</p>

    “你!”</p>

    “茹裳姑娘是知道还是不知道呢?”喻子衿仍旧笑看着她,说我刁难,刚刚出七步成词之时怎不说刁难?</p>

    “想必在场无人所知吧,我又怎会知道。”云茹裳恨恨地盯着喻子衿。</p>

    “那就是不知道了,早说嘛。”</p>

    白衣少年看着旁边一脸俏皮的小丫头,无奈摇了摇头,对一旁的银衣男子招招手,“施易。”</p>

    “属下在。”施易上前附耳。</p>

    “这主子这是要帮”话未说完,施易就接到自家主子微微一瞥,立马住嘴,“是。”</p>

    “敢问这位姑娘,答案可是‘会飞的包子’?”林安思索了一阵,似想到什么,突然开口问道。</p>

    “诶,这位公子所言甚是,答案就是‘会飞的包子’。”喻子衿也没有想道会有人能解出她的题目,微楞。正常来说,越是简单的东西,人们越不敢往简单的地方想,喻子衿正是抓住了这点,才出了题目。</p>

    “你这是投机取巧!”云茹裳听到答案,瞬间感觉自己被戏耍了一番。</p>

    “茹裳姑娘,刚刚我问过你了,你说了你不知道的,怎么反过来知晓答案之后,又知道了?”喻子衿对这云茹裳也有些鄙夷,输不起,还不承认。</p>

    “你!”</p>

    正当云茹裳还要说什么之时,最先站在台上的胖男子从幕后走了出来。诶?他什么时候不见的?喻子衿心道。</p>

    “为保公正,我家主子说为二位小姐再出一题,此题若是答对,不仅能获得最后的大礼,还加赠一套琉璃头面。”胖男子直奔主题。</p>

    “哇,好大的手笔。”</p>

    “一套琉璃头面得值多少钱啊”</p>

    不顾他人议论纷纷,胖男子笑着继续说道“此题便是,‘什么狗会飞’?”</p>

    “噗——”正在喝茶的喻子衿听完直接失态。</p>

    场面再次安静地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清晰听到。</p>

    “这题不是问过了吗,不就是会飞的狗吗?”云茹裳本以为值一套水晶头面的题会很难,没想到跟喻子衿出的那题同理,这一品居东家莫不是在戏耍我们?</p>

    “茹裳小姐所答非正确答案,与奖品无缘了,不知这位小姐可知?”胖男子听到云茹裳的答案后摇摇头,眼中闪过一抹鄙夷,转而很快收回,看向喻子衿。</p>

    “答案可是‘吃了会飞包子的狗’?”</p>

    “小姐聪慧,礼物自然当赠给小姐。”说完胖男子给店小二使了个颜色,小二便捧着一个黑色的盒子到喻子衿身边,“小姐请收好。”</p>

    喻子衿接过盒子,“有劳了。”没想到这么简单就赢了比赛,有些不可置信,还有那个神秘的东家,这么做明显是要帮自己,可自己确实不认得有这么厉害的一个朋友,一时陷入沉思,没有发现本该坐在对面的蓝衣男子,缓缓向自己走来。</p>

    “兄长。”见林安过来,白衣少年也站了起来,朝林安微微抱拳。</p>

    先前林安坐在对面,喻子衿离得比较远看不清五官,此时走进一看,竟有些眼熟。眼角不小心瞥到一只坐在身边的白衣少年,不免惊道“你们?”为什么说眼熟,仔细一看,这两人竟有不少相似之处。</p>

    “在下林潇。”林潇看着小丫头变幻的表情,微微上扬嘴角。</p>

    林潇!林尚书的小儿子!先前自己貌似冒充他来着,喻子衿只觉世间缘分太过玄妙,只知道林家宗宅在此,便想以林家公子的身份来个偷天换日应付过去,却没想道真的遇上林家小公子。“啊,突然觉得好饱,时候不早了,娘亲让我早点回去,告辞,后会有期。”后会无期!说完,喻子衿连刚得到的琉璃头面也不拿,便急忙往门外跑去。</p>

    “她这是怎么了?”林安一头雾水。</p>

    “无事,可能家中有急事吧。”林潇笑着看着那道落荒而逃的身影。</p>

    “已经找到战王在莲城的居所了,就在城东凌府。”</p>

    “嗯,不知道小丫头明天看到我会是什么表情。”说完,林潇便收起笑容起身,带着施易离开。</p>

    “林安哥哥”云茹裳见喻子衿和林潇走了,想要说些什么,却没想到还未开始,便被打断。</p>

    “云姑娘,有些话,在下不想重复第二遍。”林安的眸子有些冷了下来,说完便也离开一品居。</p>

    云茹裳站在原地,眼里满是恨意,双手搅动手帕,恨不得将它撕碎。</p>

    凌悠然是吗,我记住你了。</p>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