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_书包族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寒松叹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七章 有朋
    第三十七章大计来人赏

    江湖四大剑神,白风朱门、碧落铩痕黄与纹。其中白教主一骑绝尘,朱意分假装深沉,又有那碧铩痕生则人杰染层云,好欺负的唯有……与纹?

    嗯,唯有与纹。

    但与纹认识碧铩痕。所以,与纹和碧铩痕借了碧落令。

    因为活着的冷若烟及没死的冷恣。

    “与纹的眼睛是暗黄色的,他喜欢紫衣,那太可怕了,简然死了。”

    男子哭笑不得,虽明白了夜有思的意思,但仍为这孩子的未来担忧。

    男子无奈之意藏于眼底,化作了云烟。

    男子叫简三年。

    彼时,夜有思在青云山。

    他说,若只是青山多好,偏叫青云山。

    ……

    千冰听说冷家有秘法。

    可童涴没听过。

    他说“她是个好孩子,所以她交待了些事给我,但我不能说给你听。除非你身边有他。”

    千冰知道“他”是谁。

    “怕死么?”

    “我更怕鬼来找我。”

    她就是鬼了。

    离御书房近了,童涴道“而今,你不可以进去。”

    起风了。

    风里有味道。

    童涴道“我们认识。”

    “是的。”千冰轻轻地道。

    她已看到了,御书房里的人儿。

    ——急雪回风冷若烟!

    他急得如轻烟,悄悄地走了。

    千冰嘴角微动。童涴想,他即将挨骂甚至挨打。

    千冰叫了一声北朔。童涴看见,有人骑鹤下江南。

    鹤是白鹤。

    江南是江南台。

    四目相对,一切尽在不言中。

    北朔凝视千冰,道“童涴。”

    “嗯。”

    “恨吧?”

    “……”

    “恨自己吧。你到底姓童。”

    童涴忽然晕倒了。

    千冰疑惑北朔之言之际,却听人说道“童涴是童眠的后代,他的体质十分容易与冷家人体质产生共鸣;盟主是洛纯尊上唯一的后人,体质极为特殊,冷护法再爱他生命也不会受影响。洛纯尊上……是童眠的恩人,大恩人。盟主早料到他的身份了。其实盟主清楚,冷护法是爱上了童涴而死的。”

    说话的是一个少年,嘴角噙笑,千冰感觉他的身体是颤抖的,诡秘而危险。如狼,见到猎物的狼。

    说话的是听一。

    “副盟主您好,在下盟主手下第一暗卫听一,您称我小一好了。”

    “你好。你应该知道我名字吧?我不多说了。嗯,我叫千冰。”原来北朔是洛纯的后人。洛纯的后人姓北?哦,洛纯,性别女,爱好男。

    “你有何打算?”

    “我建议你去春风观一观。”

    ……

    如果再给碧铩痕一个机会,他不会把碧落令给与纹。

    如果他不把碧落令给与纹,与纹不会命予他人。

    如果与纹不命予他人,他哪会渐午天寻遍江湖凡尘。

    与纹看着碧铩痕,碧铩痕看着他。

    冷、与、纹,这是与纹新的名字,与纹是新的人。

    黄泉高高举起。近,和与纹肩平行;远,和碧铩痕咽喉在一条线上。

    是碧铩痕灭了冷家,是碧铩痕啊!冷恣身为冷西的妹妹,明明晓得此事缘由,却拿与纹发泄,恨——真误人。

    最让碧铩痕气愤的是明非汋,她好歹与季重光有过兄妹之称,却视整个江湖如草芥,利用他杀了那么多人。可能冷恣都不知道,那天碧铩痕杀了哪些人。——前武林盟主朱意分,惊华公主的妹妹简然,魔教教主暗至影……那些势力都未来寻仇,冷恣却先来了,不知天高地厚。

    碧铩痕面对黄泉,有几分无奈。随即,手轻抚碧影剑那寒芒凛冽之鞘。生……死……最重要的不是生死。

    有孤影在高楼,有月凉似水在眼眸。

    “嗡”的一声剑鸣,见输赢。与纹那曾傲视群英的黄泉剑缓缓落地,若水流云行。

    碧铩痕复杂的目光投到远方千冰的身上,竟不知该怨还是敬。怨,怨她不留情面;敬,敬她不留情面。

    千冰静默着,问候着一缕春风。北朔建议她来春风关一观,她就来了。这就是千冰,绣口一吐,就半个东泂的千冰。

    ……

    ……

    此间,式干栏,下层盘龙一条。

    此间,少年,与千冰对坐。

    他和千冰说了几句话。

    然后千冰若有所思。

    她怎么敢?

    最后她走了。

    他对她说“当年有至高无上的三王共同掌管江湖,他们分别是微生公子宁桉叶、日月当空惜曌、魔教教主单又阴。”

    他还对她说“当年也有人行刺季王无果,进牢狱,期三年。”

    此间,少年,名冰玝。

    ……

    简三年走进了英林皇宫。

    夜枫白对人说“有思姓夜,有思不姓夜,有思姓夜。”

    烛火下的人明白了。

    简三年也明白了。

    是谁?

    是谁?

    简三年发现了暗处的千冰。

    千冰不认识他。问候了春风的少女说“留我一命,日后,我留你一命。”

    他忽然浅笑。

    她很幸运。

    其实,千冰来的比简三年早,她听到了更多。

    比如闫子轩特来和夜枫白说的两句话。

    比如烛火下的人谈到的趣事。

    所以,五月三十的午时,她在龙息。

    下方,冰玝、闫子轩。

    身旁,季重光。

    冰玝说,冰冷酒。

    他被回应了。

    雨、淅淅沥沥。

    一点打在了他的身上,一点打在了他的心头上,一点打在了他的心灵上。

    画面定格了。

    碎雨,碎的是雨,也是人。

    凝风,凝的是风,亦是人。

    冰玝倒下了。

    “季重光。”

    “嗯。”

    “五月三十的午时,龙息太子助英林前皇族杀了风族太子。”

    季重光颇为诧异地看一眼千冰。

    闫子轩说“你是悲妍和楚悲莫的孩子。”

    千冰颇为诧异地看一眼闫子轩。

    三人都露出了然之神情。

    然后,有一把剑出鞘。

    剑名疾血。

    剑尖对着千冰。

    千冰看见有个人站在自己身前,为自己承了这一剑。

    那把剑又挥了来,千冰受了。

    他冷冷地道“你活该。”

    千冰知道自己活该,也知道自己伤不致命,北朔为自己而死。

    闫子轩对夜枫白说的两句话是“我要带季重光走。他是龙息的太子。”

    这时候,闫子轩也已死了。

    他不是季重光,从冰玝死的那一刻起就不是了。

    “阿梓。”

    “燕子。”

    雨、淅淅沥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