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_书包族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寒松叹 > 章节目录 第三十六章惊变
    第三十六章聊发少年狂

    解∵川七死了

    ∴风沉渊要疯

    ∵风沉渊没疯

    且李阴笙疯了

    ∴李阴笙风子润和川七的儿子

    千冰看着自己的结论。

    那么问题来了,风沉渊是谁?

    龙息宫中那位皇帝究竟打的什么算盘?

    虽然线索很明显了,但千冰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然后她望向远方。

    在远方,有个人姓季,名重光。

    她有一个大胆的假设。

    ……

    这是一个不为人知的情报组织。这个组织的头领创建它便只是没事闲的。

    这个组织名为龙潭。但在此之前,千冰不知道这个组织的名字,只当是路过了一个小国,一座小城,一间小房。

    顺便路过了一个小路人。

    小路人说“exce!”

    路人眨眨眼“……”

    “hereai???”

    “oh,hatacidence!idontknoeither”

    小插曲过后,便是大插曲。

    小屋子里,有佝偻着身子的老人。

    老人“你好。”

    千冰“……同喜?”

    老人的眼睛微睁。

    她是龙潭的团长,她叫澹台苏。

    龙潭问世二十余年了,她已然闲散了二十余年。

    “是姑娘?”

    “是姑奶奶。”

    远去的小路人蓦地回首,他才觉得之前的女子有些须眼熟。

    除非她恰巧姓燕。

    小路人推开门。

    之后他苦笑。

    千冰脚底下躺着一个人。

    马致远有秋思,胡德夫有来甦秋思。澹台苏只有苏和思,却还不听话。

    于是她死了。

    他说“是燕氿。”

    她也说“是燕氿。”

    ……

    扶苏。不是公子扶苏,是姬扶苏。

    他是凰林少主,横空出世的燕氿、梓阴阳使他受冷落。过了一年,凰林问鼎世界,他是少主。过了一年,燕氿是团长,他是少主。

    但因沈睚叫他一声“哥哥”。

    但因沈睚喜欢诉离殇,而他听沈睚诉了离殇。

    但因沈睚说,入凰林前扶苏是信仰,入凰林后扶苏出洋相,吾所彷徨乃他之凉凉。

    但因沈睚。

    那日,昏鸦尽时,他视她犹如异己。

    那月,无尽飘雪,他为她双手染血。

    那年,花落满天,他留她彻夜难眠。

    那世纪,朝不保夕,他许他一生一世。

    ……

    他怔怔的。而今,再遇,是幸运;不遇,是命运。

    可是,沈睚啊,我还是好想你……

    千冰说“才来?”

    “嗯。来晚了吧。”

    “是啊,来晚了。”

    ……

    ……

    他又杀了两个死士。

    “江湖,死了千冰。你怎的也跟着疯了呢?倘若你是她那般的人也行啊。殿下,你知道吗,风族的主母死了。最近死人多。殿下,眼见龙息的机会来了,你怎的疯了呢?”

    这悲痛欲绝的男子,便是龙息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太师闫子轩。

    旁边有人道“未必是坏事。殿下变强了,正好助你一臂之力。昏君当道,龙息不行啊……”

    闫子轩轻轻地看了他一眼。

    他点点头。

    变天吧。

    结果天真的变了。

    龙息的天被闫子轩捅了个窟窿,星临皇李望衍被囚禁,已然疯了的太子殿下李阴笙顺理成章继位。

    恒国的天昏暗起来,华鸢菱病重,时日不多。而那唯一有资格继承皇位的人儿彼时却消失得无影无踪。

    英林是真的太乱了,一个不知从何处冒出来的小娃娃一把火差点烧了依漓阁,据说已经关进去了,且与一惜姓女子一间牢房。

    没有人知道,在这个时间,每个地方都已经有过一个人的影子……

    ……

    千冰看着这半大小孩子,问“这是谁家熊孩子?”

    夜枫白轻轻地说“他是孤儿。”

    千冰微微点头,“他有名字吗?”

    夜枫白道“想着你很会起名,便一直在等你。”

    “便叫他有思吧。”

    “好。有思。”

    “姓夜吧。”

    “好。夜有思。”

    然后二人都沉默了。

    夜枫白目视千冰。

    千冰啊。

    他是孤儿。

    他是孤儿。

    临终,千冰看到了在角落蜷缩着的惜艾。

    “你可知我是谁?”

    “知有何难,不知又有何难?”

    ……

    千冰望着李阴笙。他坐在龙椅上,疯疯癫癫,当她来了时,整个人却定住了似的。

    她看到了站在闫子轩身边的那人,她也认出了那人。

    那人对她颌首。

    李阴笙忽然说“冰冷酒。”

    千冰没回应。

    不待闫子轩做出反应,千冰走了。

    李阴笙和闫子轩说“我到有表字的年纪了。从今,你们称我冰玝。”

    闫子轩欲说什么,李阴笙眸中才升起的清明徒然不见,又疯疯癫癫。

    那果真是刹那的清明吗?

    ……

    “川姨去了?渊儿……节哀。抱歉,我不该这时候把你叫来。”

    病床上,华鸢菱略带歉意与悲痛地看着千冰。

    千冰凝望夜空,无言。

    可惜喂喂不知去哪了。

    可庆喂喂不知去哪了。

    “渊儿,我想着,皇位就给哥哥了。你做我哥哥的皇后吧。”

    如果是风沉渊……千冰合眼。你愿意做华疾影的皇后吗?

    她仿佛听到风沉渊说我愿意。

    可惜她不是。

    可惜华疾影和她说“我当不了恒国的皇,我们都当不了。”

    于是千冰想到喂喂曾提起过的一个人。

    那人彼时流落在江湖。

    ……

    他淡漠地和千冰说“不干。”

    千冰不想打感情牌,更不认为这么点小事值得搬出身份。她说“冷若烟与冷若云心有灵犀,他是冷若云唯一的牵挂。”

    他淡漠地和千冰说“干。”

    他是曾经英林国的首席御医——童涴。

    冷若云死,他本欲浑浑噩噩地在皇宫度过余生,谁料夜枫白夜大皇帝将他逐出了英林,甚至把锅甩给了寒冰盟主北朔。无奈之下,他亡命天涯。

    现在,又要成傀儡皇帝。

    若云,我何时才能找到你……

    ……

    ……

    一天前的夜晚是天变,一天后的白昼是天换。

    龙息新皇李阴笙,年号冰玝。

    英林太子夜有思,封地青云。

    恒国更名衡国,眠帝童涴政。

    江湖上,武林盟主朱意分、魔教教主暗至影、缠韵侠女简然暴毙。

    雨、淅淅沥沥。

    冷若烟沉默了。

    他再不复生气了。

    他留给北朔一个背影,留给寒冰盟一个背影。

    他说。

    “我要去衡国,寻童涴;我要杀碧铩痕,乱世间;我要违冷训,刺破天。”

    北朔忽然对听一说“你信我吗?”

    听一说,信。

    于是听一听见北朔说,便带他寻童涴,便待他乱世间,便代他刺破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