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_书包族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寒松叹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五章 落子
    第三十五章鲜血满深巷

    就在明因离开的下一刻,千冰和华疾影一前一后站到算命摊子前。

    “两位是要算命吗?”

    华疾影扔给他一个钱袋,他视若珍宝地捧着,然后咳了咳,小心翼翼瞅着他们。饶是他这凡夫俗子,也感受到了无形中的杀气。

    华疾影说道“刚刚那人你看出什么了?”

    算命先生手一抖,差点把钱袋给抖掉。他行走江湖多年,自然看出他们不是善茬,然……

    他连连退后“小的、小的只是个骗钱的,您二位还是别为难小的了,小的以后再不出来招摇撞骗了。”

    千冰冲着桌子轻轻一拍,连响声都没有,桌子却微微裂开了。

    算命的吸了口凉气,终于老实了。

    他说道“二位有所不知,方才那位少年啊血脉尊贵,未来极有可能成大事,我也只能算出‘明日不知因果现,血月满时忆旧年’这一句话。”

    千冰和华疾影对视一眼。

    明、因,血、忆。

    千冰指了指自己,说道“老爷子,你瞧瞧我怎么样。”

    算命先生犹疑片刻,不动声色地打量千冰,面带些许疑虑,眉头微蹙。

    他不解地说“姑娘,请恕老夫直言,我看着您,却隐约看到了另一个人,才看到那人,却又从那人身上看到了您。这种情况此前从未有过。”

    千冰眯眼,“那他呢?”

    算命先生松了口气,说“这位公子必将成王。”

    “……”呵呵,我会告诉你他本来就是王吗。

    千冰仰天长叹。

    ……

    东泂大陆合三大帝国、十七小国,又有十余大族依附三国而生,其中以隐月族、风族为首。隐月族是当年洛纯一手创建,得到圣女无常的鼎力支持,无人敢犯;风族是南恒的代名词,皇族也不敢造次,手握大权。

    可无论是昔日的洛纯尊上,还是惊才绝艳的封叙同、一代天骄风怀都成为了过去式,风族依旧鼎盛,隐月族却日渐衰落、有淡出天下之势。

    有其必然性。

    与上位者有关。

    民间有再多洛纯后人的谣言也只是谣言。即便有,三百多年过去,也变成无了。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再有风族救济,隐月族不至过惨,但与寒冰盟这等江湖大派比起,显然差了一丢丢。

    所以当冷若烟听北朔说他要去隐月族时,第一个反应就是——

    “这不合适。白风教才是我们寒冰盟目前该头疼的。”

    “我知道。”

    “?”

    然——隐月族是风族该头疼的。

    冷若烟叹口气退下。

    一个暗卫在殿中半跪下,道“盟主,您有把握吗?再,因为这点小事叫护法误会……”

    这暗卫本名听婆娑,在众暗卫里隐匿能力、追踪能力排名第一,于是便改叫听一了。

    其实北朔的暗卫一般不会张三李四的叫,大都虽简但不随便,听一有些特立独行。但“听婆娑”更随便,听一最少是按实力排出来了。

    “虽然若云死后他有些闷骚,但是他比此前更信任我了,我不担心他。”

    闷……骚?听一嘴角微微抽了抽。

    到底,谁才是闷骚?

    听一不点破,直勾勾看着北朔。

    ……

    ……

    夜。

    小巷深处,隐月族与风族相对而坐,暗潮汹涌。一道黑影进了隐月族,两道黑影进了风族,一道黑影进了风族,一道黑影进了风族。

    风却凄厉得很,吹乱三家烛火。

    有这家的,有那家的。

    “风沉渊见过家主。”

    “风子润见过王爷。”

    风子润其人颇为儒雅,但手中的老茧把他出卖了。他鬓边几丝银灰,面色无威,佝偻着身子,仔细瞧可以发现与风沉渊样貌相似。

    他也曾热血过。当年风子润把风沉渊逐出风族,却迟迟不罢黜她少主的身份,便因他坚信川七还有救,便因他深爱川七和他们的女儿。

    千冰找个地方坐下,等待川七。

    不久,有人迈着凌乱的步伐朝她走来。她微合的双眼睁开,看到了几步外泪眼婆娑的妇人。

    这个妇人有一头银发,布满血丝的双眸里全是她,浅紫色的长衣乱不堪言,手里紧握着的是带血的匕首,瘦弱的身体颤抖着,泪水颤抖着,唇也颤抖着,似乎想要说什么。

    她是川七,风沉渊的母亲。

    千冰和风子润都怔怔地看着她。

    川七的身体突然不颤抖了,匕首掉落在地,“叮”的一声响,双眼渐渐合上,唇却仍在不断抖动,没发出声音。

    千冰看着那口型,猜想她在说“渊儿,你……嫁给影儿……”然后便没有然后了,川七的心脏停止了跳动,她停止了呼吸。

    有人的哀吟,有风的哀吟。

    ……

    “我族族长于一月前闭关,只得由老夫闻沧代族长见过盟主,还请盟主见谅。盟主,请上座。”

    江湖有两个盟主,一个是武林盟主千冰,一个是寒冰盟主北朔。按理当有好事者将二人放一起比较,却没有。因为他们同属寒冰盟,是“一家人”,没有比较的必要。

    主要原因是千冰这个武林盟主一点自觉都没有,只把自己当寒冰盟的人,凡事皆站在寒冰盟的立场考虑,久而久之人们潜意识地忘了她的这层身份。

    但当人们想到寒冰盟这个江湖第二门派时,都会一样不自觉地比畏惧明心殿更畏惧——谁让寒冰盟比明心殿多一个武林盟主呢。

    ——上述三段,是月闻沧对北朔客客气气的原因……之一。

    北朔则毫不客气地说“不必——时间比你想象中宝贵一些。你们对面是风族?是吧。听说老小子欲给它一锅端了?”

    月闻沧脸色煞白,“盟主您说的哪里话?这是没有的事!是风族在我们隐月族危难之际伸出了援手,我们岂能忘恩负义?族长闭关前一天还特意和我说要我多拜访拜访子润兄呢。”

    北朔冷冷地扫了他一眼。

    月闻沧后退一步,满脸不可置信。

    有人的哀吟,有风的哀吟。

    ……

    大堂。

    风子润跪在川七的身侧,满目绝望与悲伤,老泪纵横。

    千冰和华疾影跪在他后方两侧,一个双眼紧闭,一个目不斜视。

    风不知从哪吹进来的,仿佛在嘲笑风子润的无能,让人在自己眼皮底下杀了人。而且那人姓川,名七。

    千冰忽然抬眸,扯了扯华疾影的衣角,和华疾影走出了大堂。

    冷风掀动二人的衣襟,千冰伸出一只手来,似乎在轻抚这风。

    “今夜的风里,有血的味道。”

    千冰想,她知道是谁杀了川七了。

    然后她和华疾影离开了风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