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_书包族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寒松叹 > 章节目录 第三十四章 潜伏
    第三十四章寒梅信东风

    夜然问“你们平时有机会见到华王吗?”

    不待侍女回答,已经有声音传来“公主殿下找本王有事?”

    华疾影携千冰款款而来。

    侍女一齐行礼“王爷,风姑娘。”

    夜然脸色顿时不好。不得不说,华疾影很英俊,面对她这个陌生人也很温和,但剑眉中还是有几分冷漠,不怒自威。

    “王、王爷……”

    夜然是一国公主,若见了寻常王爷自然好说,华疾影是寻常王爷吗?显然不是。他的不寻常达到了即使她也要行礼的地步。

    “公主找本王有事?”

    这是千冰第一次听华疾影自称“本王”,很有趣,不是吗?她微笑,默默站在华疾影身侧,好不自然,淡漠的气质不弱于华疾影。

    “呃,这位姑娘是……”夜然看向千冰。印象中没有人的样貌胜过眼前这人,气势上皇兄尚且不及,照理皇兄给她的资料里应该有此人。可是没有。

    一个跟着华疾影来的黑衣人笑道“殿下有所不知,这位,是风沉渊风大姑娘,您若不是和王爷成了婚,见了她要行礼的。”

    夜然先一怔,随即释然,原来是恒国四将之中的“空在渊”、风族的少主,怪不得和华疾影并肩而行。

    千冰的嘴角扯出些弧度,说道“王妃。”

    “风姑娘。”夜然微微一笑。

    若称少主的话,那就得行大礼了。

    千冰是第一个称夜然为“王妃”的人,夜然不由地竟有点欣喜。

    华疾影说“他叫以沅,你的暗卫。”

    那人笑道“别听他胡说。因为我生在沅水,他们老叫我以沅,其实我叫谌司。诶……其实这个名字也是他给我起的!”

    华疾影也跟着笑。

    ……

    密室。

    千冰问华疾影“带我来这里作甚?”

    华疾影说“和你聊聊风族曾经的辉煌。”

    千冰眨眼。喂喂此前没给她科普过,她对风沉渊的事可谓一无所知。

    “风族有三百年的历史。第一代风族长不姓风,姓‘封印’的封,叫封叙同,在那个年代他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强者。死前他留下一句话——三百年后,有沉山河,有破干戈;有缘难续,有朋难聚。”

    千冰情不自禁地举手说“姑且不论谐音,沉山河、破干戈的都是什么?身世?”

    “你怎么知道?”

    “……”呵呵,我会告诉你我小学背古诗经常背成“飘絮身世沉山河”吗?

    接着华疾影又说了一大堆,真就只说了风族的历史。

    原来,封叙同死后,年仅八岁的封间遭族人暗杀,其母风怀以雷霆手段镇压逆党,执掌封族。风怀权势滔天,以一己之力便推翻政局,扶新主华方恒上位,改国号为恒。华方恒念及风怀大恩,将封族改为了风族。

    风沉渊出生时天降异象,海无波黄河清,故从小集万千宠爱于一身。成为少主后,不知犯了什么事,被父亲风子润逐出家门,然,风沉渊还是要每月去看望一次母亲。

    风沉渊的母亲——川七是一个怪人,被风族的人视为疯子,只有风子润待她好。她会时不时地发疯,发疯时六亲不认,初次发疯是在她母亲死的那天夜里,那晚她手刃了五个风族人。后来,一次比一次强,只有风沉渊可以接近她。

    风沉渊也是个奇怪的人,但凡说川七不好的人她都会杀了,然后再给他们家人赔偿。她从始至终都不像风族的人,面对风子润也不冷不热,风族有什么喜事丧事她从不出席,先皇评价她会是第二个风怀。

    ——可是,风沉渊本该一帆风顺的人生被千冰这个预料之外的人打乱了。

    但她还是风沉渊,她的血都是风沉渊的血!

    那么,风沉渊的命运有百分之五十的几率被她延续下去。

    ——不包括情感。

    ……

    ……

    “明日不知因果现,血月满时忆旧年。”

    恒国的淼城,一个算命先生在给一个蒙面人算命。

    那蒙面人正是明因。

    明因一笑而过,打量着淼城。

    ……

    那日青云巅。

    血忆和明因相对而站,两个都冷漠到了极点。

    “你说,你不愿意做我的徒弟?你有师父了?”

    明因摇头说“忽然间觉得没必要了,我的初衷便是保护我的亲人,而今……你可以嘲笑我,我很自私。”

    “现在的人都这么任性了吗……可你还是时醉的儿子,你有你的责任!”

    “是啊,她也有她的责任,我从不是她的责任。”

    血忆愣住了。时醉的责任……

    “我不强迫你拜我为师,但多学些本事起码有力自保啊。”

    明因又说“我希望我的责任永远只是我的家人,血忆,你能保证吗?”

    季重光说的对,明因不在乎天下大势。

    但如果有一日,非要他在天下兴亡与家之间选一个,他还是会选择前者。

    国破家何在?

    血忆说,她能保证。

    明因笑了。

    ……

    血忆给他安排了一系列的任务,皆是实战。

    第一项任务就很变态,但明因不管那些,他正是想变强。

    同时,千冰和华疾影也来到了淼城。

    千冰问“川七是伤心过度才疯的吗?”

    “是诅咒。可能她死了,你也会疯。这些都不是你该承担的,害怕吗?”

    千冰笑着摇头。恒国水土着实不错,这里的所有人好像都敢爱敢恨,不论是池则、安如逸、华疾影、风沉渊,还是夏至那日见到的华鸢菱,都不错。

    华疾影浅笑。

    惊鸿一瞥,瞥见了明因。千冰皱眉,他蒙着面,但直觉告诉千冰,那就是明因。

    她低声说“明因也来了。”

    “他必是为你而来。你每月二十五来看你母亲的事鲜为人知,他不简单。我好奇的是,他求的是什么?和夜枫白做了交易?”

    华疾影不认识明因,但明因的“光辉事迹”他不得不知。

    明因是个简单的人,这事……怕是与劫法场的红衣人有关。不是英林人、恒国人,她是龙息的吗?不,千冰觉得这事不简单。

    “杀?”

    “见机行事,最好不置他于死地。”

    千冰六亲不认起来,绝对能让旁人死都不知怎么死的。但她不是滥杀无辜之人——相对而言。

    千冰和华疾影在街上与明因擦肩而过。

    明因突然听到身后有一声浅笑,很特别的笑声,虽然从人群里发出,但好像完全与熙攘红尘隔绝,特立独行。

    他猛然回首,什么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