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_书包族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寒松叹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三章 替代
    第三十三章崎岖不易行

    血忆贵为仇恨之神,在神界都倍受尊崇,可这次劫法场,却只勉强救下明因,还身受重伤,其中必然有鬼,明因不得不怀疑她。

    当年,时醉是命运之神,权势和神力仅次于神尊大人,却在生下明因、选好传承者之后便撒手人寰,既然血忆认识她,极有可能知道她的传承者是谁,那命运神位能否传承下去或许就在血忆一念之间。

    甚至有可能,她会以明因的性命威胁时醉的传人。

    明因说“是什么因素导致你受伤?你可知母亲的传承者是谁?”

    血忆说“我大概能确定伤我的是谁了,若真是他那英林国背后就应该有两个神了,你放心,我们这些神皆是带着神尊的命令下界的,轻易不会插手国事;时醉的传承者不在东泂大陆,具体得问神尊。”

    “两个神?”

    “嗯,火神火云、水神冰极。”

    神尊曾说,神不得插手人间事,幸不论是血忆还是火神都不是一般的神,否则……

    法场交手时,三人未有碰面,故未使神力,若神力外泄,除非神尊亲至,东泂大陆势必大乱。

    血忆又说“谅你是时醉之子,我不与你计较。你可愿拜我为师?”

    明因沉默了。他是时醉唯一的后人,血脉在人界最为尊贵,血忆要收他为徒不奇怪。然,他努力变强的初衷是守护自己的亲人,而今……

    “我不愿。”

    ……

    ……

    千冰死死盯着辛泱的尸体。她不能相信,堂堂龙息元帅竟身无分文。

    “我应该给他开口的机会的。”

    她瞥见一块衣角,不禁抬头,一个女子负手而立,也在看辛泱的尸体。

    一心只欲驭法则,一朝人疯封沉冤。这女子墨衣黑发,身材修长,死寂如枯井,漠然若寒岭,赫然是恒国四将之末,有“空在渊”之称的——风沉渊。她是恒国四将中唯一的女子,也是南恒风族的少主人!

    “你中毒了。”她平淡地说。

    千冰苦笑“上次给我下毒的,就是你了。”她的唇角发紫,想站起来,却站不起来。

    只闻“嘭”的一声,她倒下了。

    ……

    ……

    五月十九,夏至。

    至者,极也。

    今日是华疾影与夜然大婚之日,理当更胜龙林二国和亲时热闹,却不然——今日乃先皇忌日,家家白衣,举国同悲,街上无一人。

    夏至,哀之极之。

    夜然坐在一台红轿子里,她听不见外面的声音。呵,也有可能外面没有声音。轿子走得极慢,正正好好赶在吉时抬到了华王府。

    没有人和她拜堂,她一个人走到了婚房,婚房布置得很好,大红喜字,但夜然无心欣赏,她掀开盖头,又放下,正襟危坐,等待华疾影前来。

    呵,他怎么会来呢……

    这是夜然,作为一个女子,她一生中唯一的大喜之日,而她那夫君……呵,不重要。

    ……

    已经子时了,皓月当空。

    华疾影一个人走在街上,穿的是白衣,提着一壶酒,时不时喝几口。

    迷迷糊糊撞着个人,却是风沉渊的脸。

    “渊儿、渊儿……是你吗渊儿?”

    风沉渊说道“影,你怎么在这里?——今天可是你的大喜之日。”

    华疾影揉揉眼睛,努力让自己清醒,他看着眼前的风沉渊,不禁皱眉“你不是渊儿。”

    风沉渊微笑“那我是谁?”

    华疾影深吸一口气,冷冷地看着她,沉声道“千冰?你怎么来了?渊儿……渊儿去英林国了……你杀了她……”

    她发出“噗嗤”一声,道“刚才我去见华鸢菱了,她都没认出我,你怎么会认出我?”

    华疾影站在月下,他仿佛成了月,说“我比任何人都了解渊儿……你功课做得不足啊,呵,呵呵……”

    千冰挑眉,忆起风沉渊死前都在叫华疾影的名字,失声道“你们……关系匪浅嘛。啊,抱、抱歉……我……”

    华疾影又揉了揉太阳穴“方便和我解释吗?”

    千冰不忍地看着华疾影。

    ……

    ……

    那晚,倒下的是风沉渊。

    喂喂一袭白衣,把千冰扶起,他问“你可信我?”

    千冰的脸色愈加苍白,她无助地看着喂喂。

    “去,用孤影剑杀了她。”

    千冰毫不犹豫地释放孤影剑,挥向了风沉渊。

    风沉渊微微睁眼,口中呢喃“影……”下一刻,便没了生息。

    “你中的毒原有解,她却在毒中融入了她的血,我有办法让你活下去,但……从此以后你便要以风沉渊的身体活下去。你愿意吗?”

    千冰点头。

    喂喂在手上一划,鲜血流,他把手伸到千冰嘴边,示意她喝下去。

    千冰合眼,吮吸着他的血。吸了没多久,她晕了。

    喂喂右手抱住千冰,看了眼风沉渊,口中不知呢喃着什么……

    ……

    五日后,千冰醒来就已经在恒国了。

    喂喂守在她的身边,见她醒来,说“你醒了啊。千冰已死,从今起你就是风沉渊了。你可明白我的意思?”

    千冰苦笑“你让我去当间谍。”

    喂喂淡漠地说“不是间谍,我要你篡位,扶持一个傀儡皇帝。”

    千冰同意了。

    ……

    ……

    华疾影盯着她,像是在寻找风沉渊的痕迹,却找不到。良久,他悠悠地叹息。他的眸子要和夜空融为一体,那样的绝望千冰没有在任何人眼中看见过。

    “千冰,你说而今我为什么活着?”

    千冰也盯着华疾影“为恒国而活,为信仰而活,为风沉渊、安如逸、池则而活,为自己而活。”

    “是、吗……如果你执掌恒国,你会怎么做?”

    千冰咬牙,坚决地说“我会给所有人一个家。”

    华疾影笑了,但双眸依旧暗淡。

    ……

    ……

    夜然一个人在婚房里坐了一夜,也没有等到华疾影。

    清晨,一群侍女接踵而来,服侍她洗漱。

    其中一个侍女说“公主殿下真是好福气,嫁给了华王。”

    还有个侍女说“就是啊,华王府没有女人,我们几个都是陛下从宫里调来的呢。”

    夜然看着她们,想着以后自己都会在这里生活,不禁有了恐惧感。

    她问“华王是怎样的人?”

    最先说话的那个侍女笑道“那是个所有人都要仰望的人,不过听陛下说还有三个例外,也就是风姑娘、安少爷和池少爷,您会喜欢王爷的。”

    夜然垂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