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_书包族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寒松叹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二章 绝情
    第三十二章乘舟将欲行

    “我想嫁给华疾影。”

    华疾影回归恒国不到一年时间,加上他行踪诡秘,少有人知其心性,夜枫白是为数不多见过华疾影一面的人,也就是那晚密谈。

    想着华疾影波澜不惊的神色,夜枫白摇头道“他是个危险的人,能否给你应有的尊重就是一大问题。然儿,你见过他吗?”

    夜然沉默了片刻,脑海中浮现出那个人的影子,些许迷茫后就是笃定“那天傍晚,我远远地看了他一眼,我想他面对陌生人时,应该会给予微乎其微的善意吧。而今我所求,不就是一点点的善意吗?”

    夜枫白叹叹气。事到如今,他这个哥哥除了满足她的一点点要求也做不了什么了。如果父皇还在……

    ——没有如果。

    ……

    ……

    转眼五月初十了。

    恒国。

    华疾影伫立在城墙上,遥望西方,背影凄凉。

    一个女子着黄袍而来,乌黑的发及腰,别样的妩媚。她说道“皇兄,那边传来消息了,惊华公主夜然的和亲对象,是你。”普天之下配称华疾影为皇兄的人,只有华鸢菱了。

    老大和老三弃他而去,父王母后含泪而死,如今……连爱情他都没资格追求了。华疾影惆怅地闭上双眼,生在帝王家,权倾天下如他也不得不舍去自己的幸福。

    但很快,他就控制住情绪了“恒国是我最后想守护住的地方,我也一定会守住。”

    华鸢菱抿唇,一代女皇面对仅剩的亲人不免感慨万千。她是恒国最大的皇,可从小父母双亡、兄长远走他乡失去了亲情,继承皇位后失去了友情,爱情更是奢望,她贪恋十年之后皇兄给她的这份毫无保留、毫无痕迹的爱,又害怕下一刻便失去。

    呵,其实她何尝不知道自己不讨喜,兄长比她大一会儿,所以凡事都让着她,宁可自己当一个间谍也要给她最好的,但那都是因为血脉啊!真正高兴、真正温柔时的皇兄,绝不是现在这样。

    “皇兄,我终于明白当年父皇为何要我继承皇位了,因为你太重感情,十年的惺惺作态使你更加优柔寡断,我不一样……皇兄,我真没用,没办法让你娶心爱的姑娘。如果当年继承皇位的人是你,我们是不是都能幸福了?”

    华疾影看了眼华鸢菱,没有继续这个话题,问“今日明家不是要满门抄斩么,怎么样了?”

    华鸢菱轻松地说道“一个红衣女子劫走了明因,夜枫白下令将明家那些人暂时关进监狱。龙息国辛泱有了动作,我想着既然他给了咱们可乘之机,那就坐收渔翁之利好了,遂派沉渊去了英林。”

    ……

    夜,月黑风高。

    英林宫外的牢房里,季重光一人坐着,无声无息。突然,他睁开了双眸,下一刻,一个人影若隐若现,牢狱内,除季重光在内的所有人,一一倒下。

    有杀气!

    季重光起身,手铐和脚镣瞬间碎裂,碧烟箫低沉的箫声响起。

    前方,一个女子凭空出现,手握匕首,额头上有些冷汗,她疾速冲着。到了离季重光大约三米远时,她猛然倒下。

    季重光慢慢走上前去,用脚踢了踢她的头,见她并无异样,蹲下身揭开她的面纱,入目的是一张惜艾的脸。

    说时迟那时快,惜艾骤然睁眼,手里的匕首逼近季重光的脖子。季重光忙退后,疾血剑不知何时已经出鞘,用看似软绵绵的动作挡住了惜艾,惜艾仍步步紧逼。

    “宁老可知你的身份?”

    “你管不着!”

    一瞬间,惜艾的匕首碰到了季重光的颈,但仅仅是一瞬间罢了,一个肉眼几乎看不到的石子从地而起把匕首击飞。

    那力道绝非她可挡!惜艾顾不上匕首,匆匆后退了数步,面色阴沉,刚要上前去,就被一把剑挡住了去路。

    是千冰!

    守候已久的千冰冷漠地看着眼前的惜艾,孤影剑向她挥去。

    “不要!”碧烟箫挡住孤影剑,季重光向千冰摇摇头。

    千冰眉头一皱,收剑,抓住惜艾的袖子就和季重光飞往皇宫。

    ……

    御书房。

    夜枫白正与夜风轻也就是倪泽商讨怎么处理明家的人,千冰就和季重光闯了进来。

    千冰松开惜艾,说“她要杀他。”

    夜枫白虽然不清楚千冰怎会在那里,但还是第一时间看向惜艾,问道“你就是惜曌前辈的女儿惜艾?”

    惜艾退后一步,“嗯”了一声。

    夜枫白当机立断“朕真没想到她生出了这样的女儿,看在前辈的面子上,朕饶你一命,然,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从此以后你再不可伤一个人,否则——死!”

    一个以杀人为生的人从此不得伤一人,这确实比死还要痛苦,最少千冰自认做不到。至于惜艾……呵,她才不在乎她的死活,就算没有失忆,千冰顶多不辣手摧花。

    夜枫白略带歉意地看了眼季重光,语气变得柔和“你带她去郊区那个牢狱吧。”

    季重光点头,看也不看千冰就走了。

    夜枫白松了口气,看向倪泽,倪泽叹息一声走了。

    夜枫白终于看向千冰,目光复杂“我向你道歉,明明说好善待冷若云,却在她死后几个时辰才知情,童涴……失踪了。还有然儿的事,你应该见过华疾影,你觉得他怎么样?”

    冷若云死了?千冰本想过些日子看看她呢,不过……死了就死了吧,又不能复生。

    千冰说道“夜然要和他成亲吗?他天生不是会爱人的人,但本身也很寂寞,有夜然陪他也还好。”

    “……”夜枫白抽了抽嘴角,“我想问的是,你觉得然儿嫁给他……好吗?”

    “又有哪里不好呢?”千冰冷笑。

    比起没见过几面的夜然,千冰竟是更向着华疾影一些,他虽藏得很深,不算真性情之人,但熟悉些后千冰发现他只是“外冷内热”,正因如此千冰认为此人配做她的朋友。

    夜枫白怅然,是啊,又有哪里不好呢……

    ……

    ……

    青云山。

    明因看着血忆,一脸不解“你,为何要救我?”

    血忆惆怅地看着他“我从你身上看到了时醉的影子,想着你以后肯定又是一个时醉,就去劫法场了,现在,我有些后悔,毕竟时醉已死,谁能给我回报?”

    明因狐疑地皱眉,显然不信任血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