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_书包族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寒松叹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一章 失衡
    第三十一章知是喜相逢

    当夜,夜枫白便下令于五月初十日将明家满门抄斩,明雪除外,理由是明家犯了欺君之罪。

    翌日早朝,夜枫白宣布丞相一职由千冰担任,且,其要事缠身暂不必上朝,直至下月望日。

    三日后,龙息、恒国使臣与夜枫白密谈一夜。

    ……

    白风山。

    “挥剑决浮云,诸侯尽西来。最近不太平,待初一你爱怎么疯怎么疯,这几日禁止下山。”

    千冰和喂喂在树荫下乘凉。千冰听闻事情自己找过来了,不禁惆怅。她沉吟了两秒说“恒国在英林的东方。”

    喂喂“……”

    “东方,必有曙光,二位可有兴致去往那破晓之处?”有人上山,有声无边,回荡在八方四面。

    只见来者青衣白头,桃花作眼,笑里藏情,他看着千冰和喂喂,瞳仁却没有映出二人,如夜的眼睛看不出情绪。

    流年似水求安逸,逝去如风幻影疾,此人便是恒国四将第二位、恒国女王华鸢菱的哥哥、人称“留残影”的——华疾影,一个在龙息潜伏了十年的间谍,他被李望衍封为东王,太师闫子轩都要避其锋芒,实际一身锋芒早已自行敛去。

    当年,东王府满门抄斩,东韧流为楚悲莫所救,他却是自救,然后结束了这长达十年的潜伏回归恒国。

    现在的他,不再是古板冷漠的东姬敛,而是狂妄不羁可以直言不讳效忠恒国的华疾影。

    喂喂说“安如逸和池则相继赴死,如今你也来了,莫非华鸢菱自认恒国只留一个风沉渊即可?”

    华疾影说“如逸和小则不会白死,一定不会。”他又看向千冰,笑道“谢谢你安葬他们,放心,恒国不会让你吃亏的。”

    千冰道“你也放心,我从不吃亏。”

    华疾影点点头,走近几步,“皇妹、星临皇李望衍皆欲与英林结盟,夜枫白是左右为难,他叫我来与你谈,闫子轩却被下逐客令了,想来还是恒林更亲。不知二位意下如何?”

    三国鼎立的局面即将打破了。

    千冰说道“你找我谈怕是不合适。”

    华疾影眯眼“这不是还有教主吗?”

    喂喂瞥他一眼,双手抱胸,倚着树,转头对千冰说“告诉他,我的规矩。”

    “教主不关心和他无关的事。”

    说来喂喂是江湖人,这种事与他八竿子搭不着边,华疾影这话着实不对。

    华疾影突然笑了“是吗?二位不妨看看这是什么。”他变戏法似的拿出一壶酒。

    喂喂皱眉。

    ……

    夜色撩人。渺渺亭。

    “教主和盟主果真是爽快人,今夜,我们不醉不归!”

    “不醉不归!”

    经过片刻的谈话,三人果断达成共识,接着千冰难得做主带着华疾影逛了逛白风山,喂喂又带二人去白风教参观,到夜晚就来渺渺亭喝酒了。

    总的来说就一句话,华疾影用一壶酒收买了喂喂和千冰。

    千冰和华疾影畅饮,喂喂则在一旁优雅地观看。呵,真相只有一个——分给他的那壶酒在此前便被他喝完了,在不知不觉中,所以现在他只能干看着了。

    “冰。”

    “嗯?喂喂你怎么不喝酒啊?快喝,我们不醉不归!不醉……不归……喂喂有三个头哎,不对,四个、五个……”

    “……影。”

    “阿嚏!阿——嚏!啊?二白你有事啊?没关系,今夜阿——嚏!你、你得陪着我们喝酒!奇怪,二白你醉了,你看,你头直晃悠,还、还挺快的……”

    “啪”的两声响起,然后,就只剩下打呼噜的声音了。

    喂喂看着趴在桌上不老实的两个人,显然也醉了,眯着眼嘀咕“不就是管你们要杯酒吗,真小气……”他果断地趴桌上了。

    ……

    凌晨,作息规律的三人不约而同地醒来。

    华疾影揉眼睛“奇怪,这是哪啊?”

    千冰打哈欠外加伸懒腰“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也不知道。”

    喂喂满头黑线“……”

    三秒钟后。

    “不好,我得阿——嚏!我得回恒国了,再见了二位。”

    “嗯,期待下次再见。”

    “……”

    送走华疾影之后,喂喂对千冰说“你记着,我的时间用在你身上不是理所应当的,没有下一次。”

    千冰一边向她的小房子走,一边满不在乎地比了一个“ok”的手势。

    喂喂追上去“对了,你该给你那房子起个名了。”

    千冰转头“……闺房。”

    “……”喂喂不禁呵呵,这家伙忒记仇了,不就是没经过她允许进了几次吗。

    “再,你那房子有名字吗?”

    “有。”

    “什么?”

    “……荼縻馆。”

    ……

    早朝时,夜枫白宣布了四件事——一、自今日起,英林国同恒国、依漓阁结盟;二、英林国与龙息国三月后开战;三、惊华公主夜然将去恒国和亲。

    如今,冷若云经夜枫白允许入朝为官,已然三品,在那堪称冷宫的后宫中与童涴感情升温,却从不做出格之事,北朔再未看过她。

    今日,冷若云没来上朝。

    第四件事,渃妃,薨。

    动情即死,心痛无底,这是冷家人的命。

    夜枫白暂时没把自己倪源的身份公布,但倪泽却正式回归了,现如今天下皆知英林国多了一位尊贵无比的王爷——夜风轻。

    至于他宣布的第二件事……英林和龙息打得还少吗?大家都习惯了。

    夜然将被派去与谁人和亲夜枫白没说,恒国美人多,美男也多,无法推测。

    彼时,惊华殿。

    夜然看着夜枫白,沉默无言。

    旁人一定以为是夜枫白打算牺牲夜然,其实不是。

    夜枫白问“然儿,你决定了吗?”

    夜然坚决地点头“我爱他,永远都爱,但师父说的有道理,我对不起他,既然他想我去和亲,那我去就是了。哥哥,请你一定要看好他,一定不能让他离开牢房,我怕小艾来杀他。”

    夜枫白叹息一声说“那么,你想嫁给谁?哪怕所有人你都不认识,也要在这群陌生人里选一个最好的。”

    夜枫白知道夜然的脾气,也知道她有多爱身为明雪时的季重光,所以,就让她放手去做又何妨?无论何时,她都有靠山。

    “我已经想好了,我想嫁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