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_书包族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寒松叹 > 章节目录 第三十章 审问
    第三十章不觉断人肠

    血忆还是不愿相信“不可能啊……是谁,是谁拿到的极脉丹?”

    明因只想呵呵了,他是来给明雪报仇的,又不是来跟她玩“你问我答”的!不过……“那人说是她师娘给的。”这也是逼不得已,万一血忆下一刻就恢复了呢?他是来报仇的,不是来增添仇恨和烦恼的。

    “千万别告诉我她说反正她留着也没用就给你了吧。”

    “……”明因笑了,她……还真就是这么说的!

    血忆皱眉,这不可能啊,极脉丹集天地灵气而成,这片大陆上压根没有灵气!何况,就算以最尊贵的先天神血代替灵血,用量堪比一个人总血量的百分之七十了,谁受得了?更别提先天神血十个大陆上都找不到一个,且只有男性的先天神血才可以!再,这偏安一隅怎会有人知晓极脉丹的炼制方法?

    血忆忽然又觉得哪不对劲“小子,你母亲是谁?”

    明因笑不出来了“你猜。”

    “我猜你和他根本不是亲兄弟!”

    “我知道啊。”明因一脸无所谓。

    “……那小子血脉有点特殊,你小子的血脉……我看也有点特殊。你母亲到底是谁?”

    明因低头“花未谢,人先咽,残阳半影几时冽。”

    “月犹明,泪眼悴,千古情仇多少罪……”血忆怔住了,这少年的母亲竟是……“时醉!你是时醉的儿子?”

    明因苦笑,这是他最不愿与人提及的人。

    “难怪,难怪……可有人知道你母亲的真实身份?”

    “所有人都不知道。”

    时醉,这个女人辉煌一生,到最后,连名字都没有留下。血忆叹息“我早该发现,你的鼻梁和眼睛那样像她……也罢,我不与你计较,但我要你找一个人,就是给你极脉丹的人。”

    “你和她……什么关系?”

    “她是我的恩人,算算,你我是一辈。”

    ……

    ……

    倪泽醒了。他黑着一张脸“二位为何要毁了复苏石?那对我们太重要了。”

    喂喂和千冰旁若无人地烧烤,喂喂尝了一口对千冰说“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能做出比这好吃百倍的食物。”

    “那你就做啊。”

    “……食不言,寝不语。”他倒是想,可林子就那么大点,他手里没资源啊。

    倪泽瞧了瞧咕噜噜叫的肚子,深思了两秒钟,对喂喂说“我给你找,你给我烤。”

    喂喂意味不明地笑“好啊。”他自己是好了,但倪泽……呵呵,等着千冰制裁吧。

    二人放心地让倪泽走了。

    他们当然放心了,复苏石已碎,倪泽一去不回也无大碍。

    倪泽灰头土脸地回来了。他说道“前方约五十米外有十三个人,疑似明心殿弟子。”

    明心殿之人一般是单独行动,一旦超过十人一起行动,便有大事。

    明心殿有一个特点,那就是雁过拔毛,想必这片林子里没剩多少好东西了。

    喂喂说道“都看见蔺闲归了,有疑?”

    千冰笑道“毫无疑问。”

    倪泽惊道“教主从何得知?”

    千冰对倪泽摇摇手指“实力代表一切。”

    蔺闲归的气息倪泽感觉不到,千冰和喂喂却洞察的到,蔺闲归也能感觉到千冰的气息。

    倪泽说“我第一次被揍得这么惨。”

    喂喂很淡定“不会是最后一次。”

    三人无声地吃烧烤。

    脚步声越来越近,蔺闲归的身影若隐若现,他带着香气而来。

    倪泽笑着递给他一个烤鱼,蔺闲归接过,显然没把自己当外人,坐到千冰左侧,小口吃鱼。

    倪泽说道“听说你身份暴露了,头疼吧?”

    千冰扭头看向喂喂,喂喂示意她听下去。

    蔺闲归说“枫白自有分寸。倒是你,何时回归?我想,整个英林国都在等待你归来。”

    倪泽苦笑,对千冰说“他平时也这么直接吗?”

    千冰颌首。

    到了夜晚,倪泽带着蔺闲归离开了。

    千冰怅然“好像,倪泽不排斥我们,也不避讳我们。”

    喂喂把千冰美好的幻想扼杀在了摇篮中“他单纯地认为这些事你早知道,事实上他高估你了。”

    “……呵呵。”

    倪泽和蔺闲归去了英林皇宫,千冰和喂喂尾随而至。

    御书房内,倪泽面无表情,站在夜枫白身后,蔺闲归和夜枫白平视,千冰和喂喂正大光明地站在墙角。

    千冰道“这三人有关系?”

    喂喂说道“夜枫白便是依漓阁主倪源,倪泽是他的亲弟弟。蔺闲归正是你救的那个明雪,他犯了欺君之罪。”

    这时他们发现,蔺闲归等三人的目光降到了这里。

    “……你们继续,我们是打酱油的。”

    夜枫白说“我想,我直接叫你季重光即可。季重光,我问你,你为何隐瞒身份?”

    蔺闲归,不,是季重光,他的目光深邃而淡漠,仿佛早便料到今日。

    他说“我问心无愧。”

    他当真不愧对任何人吗……千冰觉得此事有待考证,但欺君似乎就是欺君,若只要问心无愧便可欺君,那就真的没有王法了。

    夜枫白又说“请正面回答我的问题,你为何要假扮明逸珃家主的儿子?他可知晓?”

    季重光冷笑“我闲来无事,想找几个家人陪着,有何不可?他并不知晓此事,把我当亲儿子看待。”

    倪泽皱眉“你这是欺骗他的感情。”

    “……我把他当父亲。”

    倪泽说“这是你心甘情愿。”

    “……”我差点就信了你的邪。

    千冰越发无聊,这群人大半夜的不睡觉就谈论这些?她看一眼喂喂,喂喂带着她走了。

    ……

    宫外。

    千冰说“我也不能理解,他为何要假扮明雪?是为了利益?我想明家可能是他提前给自己找的后路。”

    喂喂走在前面,回头看了她一眼,又转头世外高人似的感慨“可能就如他所说,他孤独寂寞,想找几个人陪着他,所以随便弄了个身份。”

    孤独寂寞,所以就得找人陪着。千冰反对喂喂的说法“不至于的。你还记得我之前和你说的那个朋友吗?他有生二十余年,前二十年都是一个人,二十岁之后有了朋友还是朋友们找的他。而且……而且我觉得,哪怕有了我们这些朋友,他依旧孤独寂寞……”

    喂喂已经远去了,千冰忙追上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