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_书包族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寒松叹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九章 身份
    第二十九章一面误终生

    白寻烟见千冰身上流血,看千冰的目光变得怪异“你走的上面?”

    千冰点头,有问题吗?

    白寻烟表示有问题!问题大了!不瞒你说监视倪泽的另一帮人就在从上面到这里的必经之路候着!白寻烟勉强压制住怒火,和千冰一块搜身,倪泽在路上已经“不胜颠簸”昏迷了,这样倒也方便些。

    很快,二人就找到一块黑石。

    千冰问“然后呢?”

    喂喂说“碎了吧。”

    千冰面无表情地把复苏石打碎。

    “我没遇到你口中另一伙人。”

    “……”喂喂沉默了。我都提前把他们杀了你怎么可能遇到!真以为他们怕了你?其实不然!他们是怕了我!

    惜曌从屋里走出来,直接无视了地上的倪泽,笑道“小冰啊,你在这住多少天啊?”

    千冰用眼神问喂喂是你给她解的穴?

    喂喂无辜地眨眼绝对是师父!

    千冰呵呵,我记住你们师徒了。

    千冰笑“您说什么呢,我今天就和他走,是吧?”

    喂喂点头。

    “那小冰你在外面多照顾点大白,他啊……唉,是个苦命的孩子……当年我从街上捡到他,他就那么大点……”

    喂喂轻咳“您说的是那条狗。”

    “哦对,瞧我这记性。”惜曌哭着哭着又笑了,自顾自走回屋。

    千冰无语了,她终于看明白喂喂的身份了——一个替代品!惜曌以前养了一条叫大白的狗,可后来死了,所以她……视喂喂为心灵寄托,也就是大白的小弟——二白!

    ……

    ……

    惊华殿。

    夜然跪在一个老者前“师父,我求您别杀他,他是好人!我相信以他的心性不会与我们争什么,纵然他行踪诡秘也不会害英林,连哥哥都说他淡泊名利,还能有假?”

    老者皱着眉头,眉眼间和惜曌有些相似,他厉声喝道“小家子气!你是我惜晨的徒弟,怎能为儿女情长所累?你已经给他下过一次毒了,就算没有第二次你照样是害过他,有区别吗?你是英林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惊华公主,而不是娇生惯养的小儿女!小然师父告诉你,小艾现在已经潜伏进龙息了,待她几日后传来消息,我们就必须行动!到时,你就知你心心念念的雪哥哥是怎样的人了!”

    老者气极,拂袖而去。

    “我不相信,我不相信……”夜然跪在地上,边摇头边哭,“雪哥哥,你一定要好好的,然儿信你……然儿,信你……”

    “怎么了,华儿?”夜枫白悄然来到夜然身后。

    夜然猛然回头“哥、哥哥……你帮帮我,你一定要帮我,雪哥哥是好人,雪哥哥不会害你的!”

    夜枫白沉默着扶起夜然,为她擦拭眼泪。

    “哥哥,偌大的英林……是不是只有你一人是真心待华儿?”夜然扑进夜枫白怀里,哭得更厉害,“是我,是我害了雪哥哥……当初,师父猜测雪哥哥可能对英林有异心,叫我给雪哥哥下毒,还说……还说如果雪哥哥没有异动就给雪哥哥解毒……雪哥哥当时没有异动啊!可师父他、师父他派惜艾潜伏到龙息,说……等她获得一些消息后回来就、就让我和她暗杀雪哥哥!哥哥,雪哥哥真的是坏人吗?”

    夜枫白拍拍夜然的背,低声道“他再坏,对我们也是好的。”说罢,他放开夜然,而夜然却是睡了过去。“我的傻妹妹……”

    他把夜然抱到榻上,回到御书房批改奏折。

    “玦佰,查,明雪。”

    玦佰垂头“陛下,如果查到……”

    夜枫白看一眼玦佰“你想说什么?”

    玦佰眼角抽了抽,离去。

    ……

    翌日。皇宫,御书房。

    “禀陛下,有人匿名说明雪与重光殿下可能关系匪浅。曾经武林盟主千冰历劫,重光殿下为其挡住,与此同时,明雪少爷受了重伤。再往前说,半年多前重光殿下从军之际,明雪抱恙半年时间,足不出户。就在半年后,重光殿下在军中消失,紧接着明雪中毒,明家悬赏重金求药,为千冰所救。而千冰,是在军中与重光殿下一同出现,一同消失的。”

    玦佰坐在夜枫白对面,笑着喝茶,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他倒要看看,这位向来不可一世的夜枫白夜大皇帝会怎么处理这件令他左右为难的事。

    夜枫白埋头瞅着奏折,无言。

    “陛下,您没辙了吗?”玦佰邪笑道。

    “……”夜枫白还真没辙了,种种迹象都表明明雪和蔺闲归是同一个人,可他还真不知该怎么面对他了。

    “您没办法,有人有办法哦。”

    “你?”夜枫白嗤笑。

    “光天化日之下说什么大实话……”玦佰不禁嘟囔,“是那个看破事情真相的人,她说前朝只剩重光殿下一人,您就是杀了也没事,但他另一个身份我们都知道,他还是明心殿的殿主,算是放眼江湖的第三人了,我们还真惹不起,但我们可以暗中教唆人对付他,要知道,现在他……”

    说着说着,玦佰看着一脸笑意的夜枫白,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他才发觉,他说的这些话根本不现实,因为夜枫白和明雪是!好!兄!弟!

    “呃,我先走了……”玦佰迅速跑路。

    ……

    青云山,明因和血忆相对而立。

    “我说你怎么那么倔呢,我又不是故意伤的他,那是例行程序,何况我不是挺客气的吗?看他天赋不错没下重手,否则他不死也得残。”

    明因冷笑“他确实差点残废了,你别以为自己强大就可以随便欺负人,我们明家人可不是好欺负的!”

    二人皆气势汹汹。

    “你也别以为我就不敢跟你动手,哪怕你来的目的涉及不到仙灵洞,我也有权利把你打残废!”

    “呵,你开一次仙灵洞也挺费力吧?我不信你能在这么短时间内恢复!”

    “……”血忆涨红了脸,别说,她实力还真没恢复。这一停下来,她瞬间想起来一件事——“你说你弟弟还没残废?怎么可能!除非你寻得了极脉丹!”

    明因挑眉“我就记得那丹药是白色的,吃下去半个时辰后会失明。”

    “……”血忆瞪大了眼睛,一脸不可置信。这……这还真是极脉丹独有的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