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_书包族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寒松叹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七章 师娘
    第二十七章又见江湖王

    阳光和煦得很,初夏时节的英林国微热。有府邸伫立在朝阳前,有少女穿梭于光影间。

    千冰额头有汗,她从边界到中央地带,终于找到了明府。千冰轻轻一跃到空中,只见明因在一个庭院前站着,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消失得无影无踪,下一刻站到了明因身后的院里。

    小院的一间房里,有少年躺在榻上,似感到千冰来了,他的嘴唇颤了颤,勉强说道“我以为……你忘了我呢。呵,你……还是来了。”

    他就是明雪了。千冰一边给他把脉,一边说“这次,你又去哪儿了?听明因说你前些天就受伤了。”

    “我去江南了。”

    “……呵呵。”

    明雪温柔地看着千冰“冰,你在乎我。”

    千冰头都不抬,左手握住明雪的另一个手腕,一转,明雪发出“嘶”的一声。她冷漠地说“冰可不是你能叫的。”

    明雪无奈地摇摇头“那怎么称呼?”

    这人有病,病得不轻,千冰恨不得直接把药丸塞到他嘴里然后闪人。她收回手,从药箱里拿出白寻烟给的药丸撇给明雪。“我师娘送我的,既然碰见你就送你了吧。”

    明雪毫不犹豫地吞下药丸。

    千冰正要走,明雪拉住她的手。“求你,再陪我一盏茶,我只求一盏茶的时间。我怕……我们再见不到了。”

    千冰皱眉,想起白寻烟说的那句“你们关系算是好的”,只得重新坐下。

    “能再叫你一次冰么?”

    千冰摇头。

    明雪苦笑“人生八苦,你经历过什么?”

    千冰把哈欠憋回去后满不在乎地说“无可奉告。”

    明雪痴痴地说“我经历过生、病、死、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

    ……

    ……

    白风山。

    千冰和白寻烟在白风山上住的只是两个狭小闭塞的小屋子,一个屋子里有一间房,千冰隔壁住的就是白寻烟。

    白寻烟这次在千冰的房里等她。

    “你擅闯我房间?”千冰不满。

    白寻烟点头。

    千冰眼珠子转了转“你回答我三个问题,我不和你计较。”

    白寻烟饶有兴趣地“嗯”了一声,给千冰看茶,大有反客为主之态,可其实……其实整座白风山和山下的白风教都是他的。

    千冰坐在白寻烟的对面“你确定我和明雪的关系很好?”

    白寻烟悲悯地望着千冰“你的语文是体育老师教的吗?”

    “……”我竟无言以对。

    白寻烟的原话是“你们关系算是好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算是”代表相对来说,相对来说是好的,那么……千冰想想自己和所有人间不温不火的关系,猛然意识到她错了!

    坑啊!

    “下一个问题,你师承何人?”

    “……神秘人。”

    神秘是地名吗?尽管千冰的语文可能是体育老师教的但她确定一定以及肯定——神秘是形容词!

    “第三个问题,明雪是谁?好的我逾越了,换一个吧,蔺闲归和明雪有关系吗?”

    “……他们都是英林人,可能第十八代祖宗是一个人。”

    “……有机会我会去翻翻他们族谱的。”

    白寻烟和千冰大眼瞪小眼,两个平时忙得不能再忙的人到如今竟都不知干什么了。

    良久,千冰说“你……再去看看你师娘她老人家?”

    白寻烟微笑“想去?”

    “……你猜。”千冰只是想看看那个害得她苦等三天的人是何方神圣。

    ……

    龙息国一个小村庄里,千冰和白寻烟稍作伪装,并肩走着。

    “你师父和你师娘在一起吗?”

    白寻烟最近不想理这个人。

    千冰却皱眉,别是他师父和师娘……那个啥了吧?要不然他当时怎么说是去看师娘,直接说师父不就行吗?细思极恐啊……

    白寻烟在一个小院前驻足。千冰漫不经意地打量,心里却在想这人有没有父母,有的话应该不能带她来师娘这啊。其实,她也顶多到这个“境界”了。

    二人走进去,白寻烟敲门。

    “来嘞来嘞。”开门的是一个极为漂亮的女人,她一见白寻烟,笑了“原来是二白,快进来快进来,想死你了。”

    这女人眼里略带沧桑,可能在四十岁到五十岁之间,看起来只是寻常妇女,手上却有老茧,可能是退隐江湖的老人了。千冰关注的却不是这点,而是……二白!她管白寻烟叫二白,白寻烟竟然不反对!那么冷淡的一个人,被赋予了一个……这样的名字!你怎么不干脆直接叫二哈?

    “哟,好标致的小姑娘,二白,这是?”因为白寻烟站在千冰前把千冰挡住了,待白寻烟走进去,她才注意到千冰。

    白寻烟径自走到屋里,随意地坐到床榻上,笑道“我认识的一个人,您叫她小千或小冰都行。”

    千冰瞪了白寻烟一眼,自己被叫二白就行了呗,还不让她好过。她随即冲女人笑了笑“您好,我也认识他,对吧二白?”

    白寻烟但笑不语。

    “哎,小冰啊,不用这么拘谨,你跟着二白叫我师娘就行。”

    “……”千冰尴尬不失礼貌地笑着点点头,要她叫一个陌生人师娘,她做不到,哪怕她是白寻烟的师娘。话说……他们这就要开始尬聊了吗?

    “二白,你怎么还是那副样子,没看这小冰在这呢吗,快给小冰倒杯茶。哦,你自己想喝就喝吧。”女人拉着千冰也坐到床上。

    白寻烟像是习惯被她支使了,和千冰说“你来看看喜欢什么茶。”

    千冰知白寻烟有话要说,就和他去隔壁屋子里了。

    白寻烟倒茶,小声说“你可知那是谁?”

    “一定是前辈。”

    “她是惜曌,日月当空的‘曌’,说是曾经武林第一人都不为过,别说师娘,让你叫师父你也得叫。”

    千冰这才知道,白寻烟是担心她得罪了惜瞾,可是那女人慈眉善目的,应该还好吧。

    二人又回那间小屋坐着。

    “小冰,多大了啊?”

    千冰微微抬眸,看向白寻烟。

    “她十四了。”

    “哎呦,十四了啊,也到谈婚论嫁的年纪了……”

    呵呵。千冰自顾自地喝茶,这女人……当真是曾经的无冕之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