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_书包族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寒松叹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五章 中毒
    第二十五章孤身压群雄

    所有人都动了。

    迎面冲来一个少年,手持短匕,纵观四面八方,他距离千冰最近;身后一人凶神恶煞,大有不破不归之势;上方,亦有人俯冲;最初坐在屋顶的少年一跃而下,直逼千冰眼前。

    突然觉得只一技“月如霜”就够了。

    千冰心里跟明镜似的,她要的不仅是赢,还是震撼的效果。还有什么,比一技压群雄来得更为震撼呢?

    孤影剑出。

    正午的阳光灿烂,却在慢慢地变暗。天,凉了。顷刻间,众人分散——他们显然见识过月如霜。但,这时候月如霜的范围可不是他们能想象的。

    月辉凄,光明普照;日光噎,朝阳西下。千冰双手结印,对准东方,皓月降临。

    擂台之上,布满光泽,所有人都在月光下无所遁形。一道刺眼的光辉降下,如霜的月无尽的寒冷打在众人的身上。

    光散,月隐,日又出。

    可以看见,众人不是被刺骨月光轰下了擂台,就是直接凝结成冰。只有三个例外——白歌、从屋顶跳下的少年、唯一没报名字的碧衣人。

    其中,白歌是在入白风教时例行程序全身经脉得到了顶尖的防御力,会自动抵御侵入的东西,再加上白风教的特殊功法防身,才只半身结冰。月光只袭下一瞬,若再有一刹那,她便会成为废人。因为寒光虽不是奔她经脉而去,但一有阻拦则破之,所以若不是千冰无意持续,白歌的经脉便会被断掉。

    从屋顶跳下的少年叫安如逸,他应该懂阵法,布阵挡住了月如霜,很吃力的样子,但有些门道。极限情况下的月如霜可以破了阵法,但人太多了,千冰根本分不过来心。若他面对的是沈睚,那就惨了。

    碧衣少年站在人群中毫不显眼,他是三人中唯一不是侥幸抵挡住的人。别人看不出,千冰却看出了,他也是借用了自然之力,这方面他不如千冰,但他胜在实力浑厚扎实。

    三人中白歌已经筋疲力尽了,不足为惧;安如逸倒轻松,只是他的阵法一旦被破,他必定嗝屁,这种人实力一般不太强;碧衣人……却是绝对的威胁。

    在太阳升起,其他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千冰站在原地轻轻一挥手便将白歌打到擂台下了。

    接着,千冰看向了碧衣人,“有意思。你叫什么?”

    碧衣人说“碧铩痕。”

    千冰听见台下有人说“碧铩痕?他就是‘碧影剑’?”

    一把碧影剑,一双碧云眸,一笑碧云天,此人正是那‘泉下碧眸剑落云天碧’之碧铩痕,人送外号“碧影剑”。彼时,他与一位手握黄泉剑的同龄人合称“碧落无影黄泉剑”。

    千冰自然不了解这人。

    她手持孤影剑,道“比剑法,输赢你我二人心里都有数。不如,你我二人单比比这剑?”

    碧铩痕怔,随即点头。

    碧影剑出鞘,未捕捉到其影便见其横亘在二人中间。孤影剑更快,和他们最近的安如逸甚至都没发觉它从千冰手里消失,它便和碧影剑碰头了。

    一为孤影,一为碧影。

    孤影剑身生光辉,碧影剑有摄魂之气。

    比试,好像刚开始。

    但于当事人而言,胜负已定,连安如逸跳到房顶上都感受到了,所以,他紧接着又跳回了擂台。

    “我,输了。”碧铩痕冷淡地说。

    “承让。”

    碧铩痕留给千冰一个潇洒的背影。望着他的背影,想起白寻烟、蔺闲归,今日遇见的池则、安如逸、碧铩痕,千冰突然觉得这个江湖挺有趣的。

    孤影剑收,千冰看向安如逸。她看出来了,对付这人孤影剑起不了作用,除非她关键时刻想起来孤影七式后几式。

    “你都已经问过他的名字了,难道不应该问问我吗?”安如逸纯粹地笑。

    “安如逸,不是吗?”千冰挑眉,也笑。

    “错了错了,安如逸是我的真名,实际上我是恒国四将之首,池则是‘驭法则’,而我,是‘求安逸’。”

    求安逸吗……恒国四将真是任性,“驭法则”和“求安逸”一点不对应,一个是形容实力,一个却形容心境。

    安如逸道“看在我好兄弟刚死了的份上,能不能让我先出手?”

    “是啊,他被我杀了,你不恨吗?”

    安如逸还笑“如果他杀了你,你恨吗?”

    千冰惆怅地凝望远方。恨么?不会。那样是她技不如人。何况,也不见池则死前有恨过她。他们只是陌生人,连相恨的理由都没有。

    “你也要和我立生死状吗?”

    “好啊。”

    ……

    ……

    恒国与英林的交界,白风山。

    千冰不是从英林来,是从恒国来。

    以她的速度,可能几分钟就能到山顶,但她用了半小时才走上去。

    白寻烟道“现在,你应该认识这个世界了,可还想做千冰?”

    “嗯。我去恒国葬池则和安如逸了,恒国的水土……很好。我在想,恒国的女皇是怎么让他们绝对忠诚、死心塌地的?”

    安如逸输给千冰了,他清楚自己是来送死的,但他还是来了。可能,他就是来求安逸的吧。

    “他们绝对忠诚、死心塌地的对象,是恒国,是他们生活的地方。你有什么地方,是拼死也要守护的?”

    白寻烟和千冰并肩而立,整个天下仿佛尽在二人眼里,千冰突然升起一种寂寞感。

    “如今没有,从前有。”从前,凰林佣兵团作为她的家,她舍命也要守护,尽管那个地方一直在压榨她,她义无反顾,虽死未悔。连白漠然都说不值得,呵,他又怎懂那样的情怀。

    现在想起,只觉被压榨的感觉挺好的,最少他们都不拒绝她排斥她,最少他们都有原则有底线。

    “接下来,我要做什么?”

    “你的命运,应交由自己掌握。否则,未来某一天你会后悔。”白寻烟冷淡似水,面如霜雪。

    千冰却久久不开口。白寻烟侧头,千冰不知不觉倒在了地上。饶是白寻烟素来冷静,此刻也怔住了。早料到青云宴不会那么简单,谁知她竟然……中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