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_书包族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寒松叹 > 章节目录 第二十四章 开宴
    第二十四章迎法则而上

    千冰不断提醒自己,这次不是为了钱,绝对不是。这次,是为了生,更安稳地生。

    苍茫间毫无预兆得钟声阵阵,回音响彻,青云山只余钟声。夜枫白将要开口,却听千冰用内力说道“时辰已到,请各位英雄豪杰行至半山腰草屋聚首。今日青云之宴,由我千冰全权负责。即刻起——封山。”

    山,刹那间被围。却不是英林直属于夜枫白掌管的燎夜骑所为,是一群蓝衣人在千冰话音将落而未落之际做的,没经过任何思考,训练有素。

    那是一群对千冰唯命是听的人,寒冰盟千冰的下属,千冰的话就是下给他们的圣旨,他们对千冰——绝对服从。

    “你要杀人?”

    千冰默认。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夜枫白也觉得这样保险,点了点头。千冰的实力是天下人皆认同的,但她的心思却深不见底,有些事可能她只是无意而为,有些事却可能是她经过深思熟虑才为之,但无论如何,都无人可以反驳她。

    人,渐齐。

    千冰冷淡地走出去,随意地扫一眼。

    人多了,什么人都有了,有人自以为是地飞到草屋上俯瞰,有人坐在地上闭目养神,有人匆匆才来,有人带着伤也要凑热闹,有人年迈有人年轻,有人斯斯文文有人大大咧咧。

    可就是这种情况,千冰一个眼神却令他们都乖乖闭嘴了。开什么玩笑,那可是武林盟主,他们不阿谀奉承不错了,哪敢轻易挑战她的威信。

    “盟主,可以开始了吗?”一个脑袋不灵光的中年人说。

    这时,有人冲他抛去怜悯的目光。

    千冰说“一切在我,你问了也没用。”

    这人上山路上千冰碰到过,当时还拼命地和她抢道,结果……结果他真的抢过千冰了。现在呢,傻眼了吧,一瞧混江湖就没超过半年。事实上……他不是江湖人。

    再怎么说千冰是老江湖了,资历摆着呢,面对这种事,一个词——游刃有余。

    中年人讪笑。

    千冰就站在原地,自己一点不着急。

    下面的人急得够呛,想着这盟主在等什么呢,难道还有谁没到?关键……这已经封山了啊,你既然要等人干嘛这么早封山!

    他们也就敢在心里吐槽几句,却听一人说“千盟主究竟比是不比,不如先让鄙人与盟主分个高下?”

    千冰巡音望去,见那人红衣蓝眸,嘴角含笑。她最厌催促,遂道“你若不耐,大可等待,我有我的规矩。除非……你我立生死状。”

    “好,我愿立下生死状,你我此番比试,不究生死。”他居然同意了,大概他与千冰有些仇怨。

    他二话不说,拿出一张纸签上“池则”。千冰隔空取物,也签上“千冰”二字。虽然纸上没有其它,但有在场群英为证,谁能抵赖?何况千冰从他的眼神看出,这不是一个小人。

    池则,恒国四将第三位,人称“驭法则”。

    他没有武器,他本身就是武器,恒国女皇手里的利器。利是利益的利。他为国为民,一心只为酬养恩;能屈能伸,三年时间得人心。这种人,最适合用来当枪使了。

    有擂台。

    “请。”

    “请。”

    池则动了,整个人都动了,擂台上,他后退、后退、再后退,如猎豹。天地间,有寒风形成,朝千冰而去。

    千冰也动了,她抬手面对狂风,面对那源于天地法则的无穷力量,只觉自己那样渺小。然,渺小又怎样?零点三六秒见真章!她挡在了风前一动不动,那只手好像有魔力似的,连旋风都躲它!

    挡住狂风的不是手,是剑,是千冰这把热血沸腾将出鞘的——神剑!神剑出,问世间谁人能匹?别人千冰不知道,但池则——不能。

    千冰的手轻轻一推,那象征无上之境的法则之风转向池则。

    池则不慌,吐息,又有风起。风对风,风风不绝;人对人,人人不败。但明显,千冰占了上风——就看她轻松的神情,像吃力?

    这就是人与人间的差距,千冰可以孤身一人战未曾谋面、招式奇异的池则,池则却不可以孤身一人战以不变应万变的千冰。是池则天赋不如千冰?不,是千冰这个人很矛盾,让人不得判断。

    风散,几乎所有人都被风震退几步。烟消时千冰用剑抵着池则的脖子,下一刻,便挥了过去。

    连一直以最佳视角观看的夜枫白,都没看清烟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下意识地想叫千冰留池则一命,却晚了一步。

    千冰看着池则倒下。

    烟里,池则有一瞬的眼神告诉千冰,他敢作敢当,既然生死状已立,那,死又何妨?或者,他本就做好了准备,只是想找千冰确定。

    但死前那一刻,她听见池则呢喃“仇未报孤何安……”

    仇,他们有仇吗,夜枫白也说。可是,白寻烟没说过,白寻烟对她可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怎会有隐瞒?

    千冰不知道自己该相信谁,他们二人都没有骗自己的动机。其实,若白寻烟真的隐瞒了,也不能说他欺骗自己,如果自己去询问此事真假,他一定会从实招来。再,白寻烟……对她太好了。好到她不想打破他们的关系。

    即便,极大可能是因为蔺闲归许诺他的东西。

    千冰又往底下一扫,蔺闲归和北朔都还没来。她说道“你们一起来吧,我不伤你们性命。”

    一言出,群雄震怒。他们怎么也有百人了,她就只有一人,这不是看不起他们吗?但还真没人敢和千冰斗嘴,一个个主动上了擂台。

    “报下名,我剑不斩无名之辈。”

    众人面面相觑,这时候理应按江湖地位报姓名,而这个“江湖地位”嘛,除了前几位没有争议,其他……呵呵。

    他们突然抢着“报名”

    “盟主,小的是隐月族二长老月闻霜。”

    “在下佛宗昃炅。”

    “鄙人姓周,周薇。”

    “在下赣州辛阙德是也。”

    “……”

    “白风教白歌,请赐教。”

    到后来,一个自称白风教白歌的人吸引了千冰的注意。好吧,事实是这群人她都没印象,他们口中的门派她也不清楚,实力更看不出高低,只有一个白风教她听说过。

    千冰默默数了数,一共三百二十四人,其中三成以上非江湖人。这也间接证明了,千冰不仅在江湖中有名,在江湖外也颇有名气。当然,其中可能有人就嘴上那么一说,到底来自哪里不好深究。

    这场江湖上近年来最大的盛世——青云会武,或者说青云宴,在池则死亡一事的渲染下,拉开了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