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_书包族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寒松叹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三章 抉择
    第二十三章一夜望乡情

    是啊,他们和她都不熟,和他们熟的人是千冰,她是燕奺。

    “你想去千冰的家看看吗?”

    家,多么陌生的字眼。老天永远是不公平的,为什么燕奺没有家,千冰有家?为什么燕奺终其一生只换来四个朋友,千冰却有那么多?——蔺闲归、白寻烟、北朔、冷若云以及八个兄长。

    可能是因为权势,或者友谊,令蔺闲归毫无怨言要等百年的是千冰,令北朔顷刻绝望心灰意冷的是千冰,令夜枫白一个皇帝不远万里连夜赶回的还是千冰。

    “令你冷言相劝的人,也是千冰吗……”

    “何必非听一听答案,追求答案的过程才是真正有趣的。”

    二人沉默。

    “我想去……”

    ……

    来到帝家是深夜。

    千冰无精打采跟在白寻烟身后,两手攥着他的衣服。说紧张是假的,她在道上混那么久早忘记何为紧张了。

    路上白寻烟已经和她说清楚了,他们此行只是远远地看一眼,悄悄而来悄悄而去,不产生分毫情绪。

    青云宴迟到就迟到吧。呵,好笑的是,若不是白寻烟一番话,她可能去都不会去,她不在乎蔺闲归的失望、夜枫白的愤怒、北朔的无奈。她只是突发奇想做阵子千冰追求“她到底是谁”的答案。

    云雾里,有一家烛火。

    可以见到两个人的影子,时而响起豪爽的笑声,屋里二人在探讨的事关兴亡,屋外二人却听得要打哈欠。屋里的人谈了一夜。

    白寻烟说“里面是你父亲和七哥。”

    四更天,白寻烟带千冰悄然归去。

    “他们会有事吗?”

    “会。”

    千冰两手背过去,垂头走着。如果千冰的家人有难,她应该做什么?或说,她应不应该做什么?如果自己有难,他们又会做什么?

    罢,罢,罢。

    有声音从身后来“谁在那里?”

    千冰瞳孔收缩,下意识摸了摸血链,杀意徒升。白寻烟握住她的手,示意她不要冲动。千冰不敢回首。那人,可能是她的亲人,也可能不是。

    忽然有暖流传到身体里,千冰看向白寻烟,白寻烟对她点头。她像是下了什么决心,转身。

    对面那人不比千冰大太多,面色苍白,一袭夜行衣,带着黑色面具,手捂胸口。他漆黑的眼眸盯着二人,看不出情绪。

    他不认识她。那他……是刺客。

    不用孤影剑,千冰魅影一般动了,下一刻不见人影。黑衣人忙回头,忽然呼吸困难,一只白皙修长的手握住了他的脖子。

    “你、你是谁?”

    “你又是谁?”千冰更用力了。她这人向来雷厉风行,从不手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不是她的风格,但,她有底线。

    白寻烟眯眼,饶有兴趣地看着黑衣人,以他多年的经验来看,该反转了。当然,从他的眼神中看不出他饶有兴趣。

    “你是九倾?”黑衣人眼前一亮。

    他刚才还一点都不知道呢,这会子怎么又知道了?猜的?那这人神了。千冰道“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是,我不杀你,不是,反之。”黑衣人笑呵呵地说,那是胜券在握的语气,无比自信的眼神。尽管性命被千冰握在了手里,他依旧冷静。

    千冰收手,沉声道“我不是帝九倾。”

    黑衣人揭开面具,露出有棱有角、不显稚嫩的脸,轮廓和千冰竟有七分相似。乌黑的发散开,他一双纯澈的眼有久别重逢的激动。

    “很高兴遇见你,我的妹妹。你应该叫我八哥。”

    帝玐珞。白寻烟若有所思,帝家真的要搞事情了。千冰叹口气,到底,到底没见过,他才不怀疑,如果遇到的不是帝玐珞,而是帝三杭、帝舞涯,他们会用什么眼神看她?

    “好,你把我当成帝九倾也可以。你应该有事吧,我也有事,先走了。”千冰拽到白寻烟的袖子快步流星走了。

    帝玐珞失笑,好有趣的九妹妹。想着,他带上面具,往方才千冰和白寻烟偷听的屋子里走去。

    还没走出这片区域,白寻烟便说“怎么那么着急,我看那小子挺上道的。”

    千冰白了白寻烟一眼,这人怎的笑得那样开心——别问她是怎么凭借那一抹浅笑看出来的。她危险地道“你是不是故意的——你一定早知道他身份!若我知他是帝玐珞,我不可能把初次见面搞得那么尴尬啊。”

    白寻烟笑笑不说话。

    千冰扶额,摊上这么个一问摇头三不知的人啊,头疼。她有冤枉白寻烟吗?没有,他只会说风凉话,到了大事就说不出来什么所以然了。

    ……

    ……

    山,高山。

    山上熙熙攘攘,人头攒动,千冰这个主角都挤不进去了,而白寻烟……他回白风山了。

    这山,是天下第一险山——青云山,山过青云。传说,山顶有洞,洞内有圣女无常。

    夜枫白低调地坐在一间草屋饮茶,也没穿标志性的紫衣,而穿了蓝衣。他的眼睛在人群里快速移动,突然瞥到一袭白衣。是千冰。

    千冰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地走,瞬间感受到夜枫白注视她的目光,看向草屋,夜枫白向她招手,她抱胸懒洋洋地走进草屋。

    夜枫白给千冰倒一杯茶“你现在和他们挤也没用,这次比试虽说是在青云山举行,但我可没说在青云山的哪处。”

    原来如此。千冰邪笑,他分明是在耍人,竟然说得冠冕堂皇。她倒挺喜欢夜枫白的做派的,因为……她自己也爱干损人利己的事。

    “今天能完事?”

    千冰诧异地看着夜枫白“你以为我要单挑?”

    “……”

    千冰从头到尾都没想过一个一个打,那得磨蹭到什么时候?还不如分一拨都打趴下。

    许是千冰的作风问题,夜枫白不怀疑她失忆了,只是单纯地觉得她在这条道上越走越远了。“今天大大小小的人物都来了,你……注意点。”

    “呵呵。”

    夜枫白皱眉“别不当回事,你上次可把恒国得罪惨了,恒国四将中的那个池则据说也来了。”

    恒国?得罪?池则?千冰但笑不语。她能说她听不懂他说的话吗?还好夜枫白没在这方面多说,看看沙漏道“时间到了。”

    千冰笑,接着大笑,仿佛要笑尽天下苍生。到这里的第一道难关来了,若胜得漂亮,便随心所欲;若败得惨烈,则身败名裂。

    命运,人生成败,在此一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