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_书包族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寒松叹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一章 突破
    第二十一章言终不由衷

    “你从哪看出物价高?”白寻烟显然也被千冰折腾累了,有些许漫不经心。

    “笨,你看那写着呢本人卖身,限今日,十金币!这不是坑钱吗?还‘限今日’,真以为他很抢手啊?”千冰满脸不可置信,就那人那小身板,能值十金币?虽然她对此不了解。

    白寻烟嘴角抽了抽,没理她,径自走到那个卖身的人面前,把一个钱袋递给他。他欣喜若狂“谢谢,谢谢,太感谢您了!呃,您……需要我做什么?”

    白寻烟头也不回地走了。

    千冰却不屑一顾,这个白公子看来也不是多大人物,起码没有太多钱。人家富豪一个钱袋怎么也得有几百金币,他呢?就只有十个金币。

    “喂喂,你就别装好人了,蔺闲归都告诉我了,说你啊其实是个杀人如麻的大坏蛋,江湖上出了名的!我没说错吧?”

    白寻烟难得搭理千冰“嗯。”

    千冰怔,这到底是个怎样的人?

    一路无言。

    ……

    溁城的隔壁,沂城。

    沂城比溁城大得多,繁华得多,是陪都。恒国的陪都。有沂水穿城而过,故有“南恒有水沂城往,水以沂城做姓名”之句。

    二人在一条溪水前驻足。

    “一个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你听过这句话吗?”千冰问。话音刚落,她嘲弄地笑,似乎在嘲讽自己异想天开。

    “嗯。因为无论是这条河还是这个人都已经不同。”白寻烟心不在焉。

    突然,他和千冰都愣住了。只不过,二人都冷静得可怕,瞬间恢复了。相对来说,千冰恢复得更快些,可能她心底还是希望……吧。

    溪水西流,有寺临溪,寺匾三字——奈何寺。寺外曼陀罗华开得洁白,曼珠沙华开得艳丽,也不知那门后,是怎样。

    彼岸花,花开七月,可它却在初夏开了。是太绝望,太悲哀?还是提前涅槃,忘记了一切悲苦?千冰怅然若失。彼岸彼岸,花叶永不相见,她与他们是否也再不得相见?

    “愣着干什么?”白寻烟推开寺门。

    千冰三步跟上,只见院内不染风尘,静悄悄的,和外面有若两个世界。

    “你练剑吧,对了,顺便练习控制力,让月亮跟着你走,由你决定它的轨迹。什么时候能控制自如,那你就出师了。”白寻烟说得轻巧,站到墙角。

    千冰从血链释放出孤影剑。雾里,她剑指东方苍穹,一念间苍生尽叹;云里,有日月共同生辉,一念间光影变换。

    月如霜,无双月!

    千冰意味不明地皱眉。白寻烟眯眼,不再倚靠墙壁,身躯挺拔。

    能量太大,此刻她承受着无尽威压,来自天地的威压。她收剑,孑然一身,就那样迎着无穷的力量而上,剑眉下的龙眸里有一团火在燃烧!这是劫,若能挺过,便有了升华,全方位的升华。

    “啊……”

    千冰不甘心,不甘心刚来到这个世上就死了!所以,她要活下去!当年一次次死里逃生是为了同伴,唯独这次,是为了自己!

    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

    突然,她承受的力量不那么大了。她侧头看去,蔺闲归持箫站在她的身边,她不得不承认,这一瞬他高大的身影印在了她的心里。

    ……

    ……

    “圣丙,沈睚,你们去哪?不要离开我,求求你们了,不要……阿梓,阿梓,你不要我了吗,我不能失去你啊……白漠然,小白……我想你……阿梓,小白……”

    千冰猛然睁眼,入目的只有一个白寻烟,没有小白,更没有阿梓。

    白寻烟端着汤药,见她醒了,忙把碗递给她,带有几分慌张。“喝了。”

    千冰毫不迟疑地喝了口汤药,感觉有三分咸,七分苦,具体喝不出来,只觉这味道和……和什么有点相似?千冰疑惑,问“这是你熬制的?”

    “蔺闲归。”

    待千冰喝完药,白寻烟接过碗起身要走,千冰没拦他。

    “怪,这味道……”千冰叹。话说她实力应该有所提升吧。哦,白寻烟不说她还忘了,是蔺闲归救了她,找机会再谢谢吧。

    不久,一个男子来了。是白寻烟点头的。

    他一袭素衣,不,是孝服,看见千冰,目光复杂。“你,可否和我做一笔交易?”此人正是明因。

    “请坐。”千冰淡道。这人自己认识,排除法算下来有闫子轩、明因这两种可能。

    明因坐下,他还不知千冰已失忆了,只觉她褪去了三分不羁,增添了三分冷漠。那是只有刚从杀戮场下来没多久的燕奺才会有的冷漠。这个千冰,更不近人情。

    “明雪受伤严重,望你救他。最高500万,上次你把我们敲诈得够惨了。”

    那他一定是明因了。500万一条命,挺值钱的。她自己都受伤了,怎能救别人?

    千冰摇头,表示自己不满意。

    明因说是底线,就是底线,既然千冰不愿,他不强求,和千冰告辞就走了,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白寻烟抱胸走来,人还是那个人,气质也没变,但他的做法透露出他八卦的本质。

    “我倒想你救他。”

    “你偷听我说话?”

    “你从头到尾就说了‘请坐’两个字,我怎么会是偷听你说话。”白寻烟不赞同千冰的说法,要理由,他可以说到天荒地老海枯石烂。

    千冰想想也对,遂换了个话题“你姑且说说原因。”

    白寻烟挑眉“需要原因?”

    “……”您是大爷,您怎么说怎么有理,小的我错了。

    千冰倒头就睡。

    “你时间可不多了,是想丢人?”

    “丢人丢的也是你的人。”

    “哦?我的人?”白寻烟眯眼,语调还是那个语调。

    千冰猛然坐起,瞪了眼他,不情不愿地把外衣一套,头发就散着了,和他走出院子。她可是重伤带病人员!哦,还是三无人员,无法无天无自由!都无法无天了居然还无自由!

    “经昨日一劫,你实力大幅度提升,且需巩固几日,要稳步提升。你且试试操控孤影剑,它从高级一跃,超高了。”

    这话一般只能听白漠然说到,他通常是这么说“燕奺,你的智商何时能从低级一跃飙升到天际?”

    千冰通常白他一眼,就像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