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_书包族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寒松叹 > 章节目录 第十九章 迷失
    第十九章待到几时醒

    凌晨,雨疏风骤。

    蔺闲归已然离去了。白寻烟白衣若仙,立在一棵树下,垂头看着手里的樱花,无声无息。千冰洗漱完后,就看见这样一幕。

    白寻烟抬眸,对千冰微微一笑,一双眼波澜不惊,却不再死寂。千冰回他一抹浅笑,眼底的笑意转瞬即逝。心里却失望了。他不是白漠然,白漠然不会无故对她笑。

    白寻烟那仿佛要惊艳天下苍生的笑颜渐渐逝去,他向千冰招手。千冰来到樱花树下,远远望去,漫山的狗尾草,随风悠悠。

    “拿出孤影剑,我们从孤影七式开始。”

    千冰的右手轻抚血链,她的东西应该都在这里。念动,剑出,孤影剑剑气纵横交错,白风山的一草一木刹那间——臣服!

    孤影剑,孤影七式……

    “孤影七式第一式——月如霜!”

    孤影剑随意挥动,狗尾草尽数被剑势吹倒,风凛冽,白风山上草木凋零,一切仿佛尽在千冰一念之间,一念升,草木皆兵;一念灭,寸草不生。

    日起清晖。

    孤影剑的剑气吞噬了太阳的光芒,千冰享受地站在风中,太阳还未彻底升起就开始降落,迅雷不及掩耳,她抬头望天,银月——临。

    不待白寻烟说,千冰呐喊“孤影七式第二式——南斗斜!”

    千冰的中指和食指从剑柄划过剑身,剑生辉。伴着皓月升起,北斗指南,南斗西斜!千冰立在皓月之下,那一眼便是万语千言。

    北斗阑干南斗斜!

    “第三式——青山……”

    “够了。”白风剑动,风停,日升月降。

    千冰皱眉,收势,不解。

    白寻烟冷道“时间不是用来浪费的,两日内,我要你把‘月如霜’练到极致。”

    千冰“哦”了一声,明白了白寻烟的意思,正要练剑,白寻烟说“等晚上的。”

    千冰又知道了,现在练‘月如霜’就相当于直接告诉天下人,她千冰正在练孤影七式。理应向白寻烟说声谢谢的。也罢,大恩不言谢。

    “我刚刚想起来第三式了,但又忘了。”没听出埋怨,这语气平稳疏离。

    白寻烟面无表情“顺其自然,到时就想起来了。”

    “……”

    “有事?”

    “你这把剑叫什么?”千冰走回他面前。

    “白风。我讨厌说废话。”

    “那你讨厌说废话的人吗?”

    “……”这个千冰……不好对付啊!

    ……

    夜。暗月当空。

    千冰在白风山顶仰望着月亮。之前分分合合,但无论何时她都能确定他们还在同一片天空下。如今,却再也无法确定了。

    白寻烟就站在她身边,没看她,他在看月亮。说实话,今晚的月亮没什么特别,只不过比平常暗。

    千冰问“你有朋友吗?”

    “你猜。”无双教主即使在说这两个字时也没有多余的表情。

    “我猜你没有。因为连我都接近不了你。”

    白寻烟看千冰一眼。

    “告诉你,我有一个朋友,比你还冷,但他有很多朋友。你说差距怎么这么大?”

    白寻烟不理她。

    千冰也不说了,因为面前多了个人。

    蓝衣似霜。他站在远处望千冰。

    千冰退后一步,脑袋凑近白寻烟,小声问“我认识他吗?”

    白寻烟点头。

    他对千冰说“我叫北朔。”北朔目光复杂,即使已在蔺闲归口中得知此事了,但亲眼见到又是一回事。她,又忘记了。

    “他就是寒冰盟主,你们是朋友。他知道你失忆了,放心。”白寻烟难得说废话。

    千冰走近北朔,二人相视无言。千冰怔住了,她没想过世上竟有人的眼神如此绝望,如此悲哀,如此沉痛,面上却还看不出异样。

    天!

    千冰意识到自己真的对不起他。

    “我不认得你了,抱歉。重新认识一下,我叫千冰。”她伸出一只手。

    北朔和她握手,“你的名字是我起的。”

    千冰微怔,随后笑了,“那敢情好,从今起你就是我兄弟了,有事就和我说,我一定帮你。”

    白寻烟默默回房。北朔猛地抱紧千冰,他的整个人都颤抖着,生怕怀里的人儿下一刻又消失不见了。“不是让你小心点吗,你怎么还是……以后,我一定保护好你。求你,别再离开我,我害怕。”

    饶是千冰也被北朔那透彻全身的哀伤感染了,一个劲地点头。有记忆的第二天,她就想哭了。

    北朔突然没了声音。千冰勉强从他怀里抽身,他好像睡着了。她这才发觉他的黑眼圈,看样子很久没睡好觉了。

    待随便把他拖到一个房间,再走回白寻烟的房间,已是一盏茶后。

    “今夜,我不想练剑了。”

    “所以?”

    “能不能和我说说我的事?”

    “你是龙息国墨北帝家的小女儿帝九倾,出生时天降异象,被称为妖女,大势所趋之下帝家只得退隐山林。

    你行走江湖,洒脱不羁,从不为身份所累。在10岁时,你认识了北朔,视他为知己,和他一同创建了寒冰盟。那年,你还认识了明心殿主——蔺闲归,你揭穿了他英林前朝皇太子的身份,却只给他留下一句‘何不叫重光’。13岁时,寒冰盟、明心殿皆位列天下第二,你也成了新任武林盟主,与北朔谈笑自如,与蔺闲归亦敌亦友,败尽天下豪杰,堪称笑傲江湖。但你到底是权倾天下的墨北帝家的儿女,你不入朝堂谁入朝堂?从此,你和一系列人发生了纠葛。

    你认识的人不多,蔺闲归、我、明雪、明因、夜枫白、夜然、北朔、冷若云、李阴笙、闫子轩、宁宸夜、李望衍、惜艾、冷若烟,帝家有你父亲帝洛惆、母亲木蓼云、大哥帝释愁、二哥帝陌潇、三哥帝三杭、四哥帝司栊、五哥帝舞涯、六哥帝庐羌、七哥帝祁隐、八哥帝玐珞,帝门九子你只认识萧鹤渊、萧鹄离。其中,帝陌潇死了。帝祁隐表面上死了,实则被你父亲派去给帝玐珞做接应了。帝玐珞是一个间谍,具体我不清楚。

    你10岁时发现患有苏萨克氏症候群,但你的记忆可以保持一年。”

    千冰默默地聆听,直勾勾盯着白寻烟的脸。

    “我,是失忆了?”

    白寻烟点头。

    可,她是穿越了。是穿越,还是失忆?听他说,她已经失过忆了。千冰脑袋里有点乱,她渴望知道失忆前的那个她是不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