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_书包族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寒松叹 > 章节目录 第十五章 无愧
    第十五章问情无二用

    “嗯。”

    夜然兴奋的不得了,如果说她对千冰的态度之前可以打三分,现在就可以打八分了。

    “你放心,承诺你的事,我一定做到。哦,忘了和你说,那渃妃昨晚上生了场大病,叫了一夜‘北朔’。那不是寒冰盟盟主吗,他们认识?”

    千冰眯眼,冷若云很少生病的。“她怎么样了?”

    “还好,有童涴医治,不可能出事。不瞒你说,童涴就是首席御医,我的前任未婚夫。他感谢我利用重重关系解除了我们的婚约,就亲自出马给渃妃医好了。但他还跟我说,渃妃有心病,心病还须心药医。”

    冷若云的心病,舍北朔其谁?

    有些事,藏在心里就好。千冰告诉夜然“夜然,这种事不要揭露,憋在心里对谁都好。”

    “不用你说我也明白。再,叫夜然太生疏了,且于理不合,你叫我华儿就好。‘惊华’是我的字。”

    许是心情较好,千冰看夜然格外顺眼,点了点头离开。

    ……

    ……

    晨光熹微。昩汍殿。

    冷若云半卧着,一个二十左右的男子在一旁烹茶。男子说“这是罗汉沉香,青茶,对女性再好不过了,你的身体状况不允许你多喝,一天两小杯刚刚好。”

    这时,千冰翩翩而到,一袭白衣不张不扬,脸上挂着淡笑,一双龙眸无情无欲,指间勾着草药。

    “夜枫白托我拿些草药予你,想来你便是童涴了。不请我喝茶吗?”

    童涴看向冷若云,冷若云颌首。

    童涴提起茶壶,为千冰倒上一杯罗汉沉香。“罗汉沉香属于青云茶,产自青云山顶,乃茶中极品,我这有不少,你尽管喝。”

    罗汉沉香在前世属于蒙顶茶,千冰略有耳闻。抿一小口,顿觉没有白来,她喃喃道“应是人间第一茶……这就是你无比推崇的茶么……”

    千冰怔住了,不为这茶,而是为曾经钻研茶道、独爱乌龙茶的那人。

    白漠然……

    千冰神色如常,童涴却问道“姑娘有事?”冷若云也微微抬眸看向千冰。

    千冰的目光从空空如也的茶杯移到童涴身上,不加停顿地落在冷若云面上,不紧不慢地回到茶杯上。

    身为一个受过专业的训练的杀手,千冰懂得以最快的速度从细节捕捉到各种于她有用的信息,方才的一息间,通过冷若云比之昨日平静许多的神情、童涴对冷若云时时含笑马首是瞻的态度、于病人言没有好处的罗汉沉香、二人巴不得自己赶快走的小动作这四点,千冰心底可以大致确定——

    这俩人间,有事儿!

    “童御医有事?”

    童涴笑“有事也得无事,公主殿下的命令不敢不从。”

    “你可知夜然为何命你照顾若云?”

    “……”童涴皱眉。

    千冰抽了抽嘴角,翻了翻白眼,心道原来是个无知小儿。

    冷若云苦笑,此前她还不敢确定,现在却没有疑问了,她能有这待遇,是千冰又帮了她。可是,她无以为报啊。

    “童涴,你且去吧,我有话和这位姑娘说。”

    童涴向千冰颔首,告退。

    冷若云直视千冰,只觉自己根本不了解任何人,任何人都不了解自己。千冰的天赋让人感到惊艳,连她都自惭形秽,然……

    “冰,你说我会怎么办?到如今,我再不能是龙息国冷家的贵女了。北朔,北朔可曾与你提起过我?”

    千冰不答。

    “我们都被人掌控着命运,可你永远很特别,从容自若,有常人没有的魄力。我呢?我卑微到了尘埃,是不是正因如此,我连北朔的好友都称不上呢……冰,我羡慕你……

    初见,是在一个明心殿召开的宴会,鱼龙混杂。那时父亲休了母亲,我心情不好,一个人饮酒,醉得不成样子……呵……我看到了北朔,只是惊鸿一瞥,我却怔住了。从小到大,我第一次看到这样特别的男子。他与几位江湖中的传奇人物高谈阔论,淡然不迫。那时候,你就是寒冰盟副盟主了,你坐在北朔身边,谈笑风生,不让须眉……

    很快,又有人坐到你们那席,听人说是明心殿主,也就是东道主。席间的人见他走来,都散开了,独独北朔和你没有动。你们三人坐在一起,刹那间成了场内最耀眼的组合,那么多人,那么多人都盯着你们看。北朔笑了,第一次。当我看到他那一抹笑容,我的心怦怦地跳,也是第一次。他的笑淡漠却真诚,我顿时发誓有朝一日要让他也对我这么笑。

    你知道么,那一刻我就发现,我爱上了他,甚至不能自拔,都算不上一见钟情。

    于是,我加入了寒冰盟。在盟里我见他面的机会很少,只有一些极为隆重的场合才能远远地看到他。我又发现,远远地看一眼满足不了我,我想站到他的身边!可是,我做不到。我还发现,他就如一块寒冰,万年不化的寒冰,初见时的一抹笑容仿佛只会出现在梦中……渐渐的,我成了寒冰盟的老人,也明白了只有他的熟人才能有幸见到他的笑容,面对不怎么熟的人,他永远不会笑,连应付一下都不会……而我,竟然不可能成为他的熟人!

    我绝望了,真的绝望了……”

    千冰深邃的眼眸有了反应。冷若云是在抱怨北朔太冷漠?可事实不是这样,北朔其实并不冷漠,但凡是人对堪比陌生人的人都不可能笑脸相迎吧!表面上他很冷漠,其实他热情如火!

    “所以,你不爱他了。”是陈述句。

    冷若云痴痴地点头。

    她深思熟虑过,既然这样后悔的可能性不大。千冰心里一番衡量后说“你是真心待童涴的?”

    “北朔说的没错,什么都逃不了你的法眼,不错,我……喜欢童涴,暂时还谈不上爱。冰,你说人的择偶观变换的怎么会这么快?一个冷若玄冰,一个温润如玉,我……呵呵。”

    可能因为被一个男人伤了,女人在这时都想找一个和这个男人截然不同的人做排遣。

    童涴于冷若云而言是不是排遣,千冰不得而知,但不能说北朔把冷若云伤了,北朔自始至终都没有与冷若云接触。

    “冰,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