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_书包族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寒松叹 > 章节目录 第十三章 骗钱
    第十三章有朋在远方

    可能因为千冰姓帝吧,夜枫白并未说千冰什么,理了理衣襟后,他十分正式地对千冰鞠了个躬。“然儿无理取闹、不知悔改,希望副盟主大人不记小人过,她被惯坏了。”

    虽为帝尊,却能屈伸,他日君临,必得人心。龙息闫子轩的评价果然不假。“与你无关,要道歉也应该夜然道歉。”不能说与夜枫白无关,夜然的性子分明就是他惯出来的。

    夜枫白抬眸,突然感觉阳光下站着的千冰很耀眼,原来江湖传言里的“蛇蝎女”也有不为人知的一面,是非分明、光明磊落,或许还可以说是风华绝代。

    无常。这是夜枫白心里唯一能形容这个女子的词了,千变万化、喜怒无常。

    不同于圣女无常的无常,千冰的无常不带有小女子的腹黑、狡黠,她狂傲不羁、落落大方,心思难以捉摸,但她蛮直率的,不说暗话。

    “是夜某看低了副盟主。”

    药熬好了。明雪身体不方便,千冰一口一口地喂给他,一碗药喂完已是半个时辰后。药很快起了作用,明雪睡着了。

    回过头,千冰发现夜枫白竟一动不动地坐在椅子上,眼里透着微不可察的关切。

    早知如此就不亲自动手给明雪喂药了。千冰心里嘀咕。

    “他怎么样了?”

    “暂无大碍,仍需观察,等他醒来我再全方位检查检查。”

    “我在这等吧,有些话想和他说。副盟主不介意吧?”

    “正巧,下午的药缺一味药材,你去白风剑找白黎,报我的名字,她会把药材给你。”

    夜枫白狐狸眼危险地盯着千冰,仿佛在思索这话的真假性。千冰坐在他对面,明净的眼睛、坦诚的眼神无半分破绽。

    “好,你乖乖地呆在这。”夜枫白起身离去。

    那一刻,他褪去了威严、冷漠,有的只是淡然。这样的多变叫千冰想起一个人——依漓阁主倪源,传闻他才华横溢、财富滔天却残暴不仁、嗜杀成性,更有甚者说他温润如玉、悲悯苍生。可能他们见到的他都是真的又都是假的,谁也说不准。

    妹控夜枫白、杀人狂倪源,是一个人的可能性基本为0,偏偏二人有不分伯仲的权势、声誉。

    很快,夜枫白提着药包回来,脸色苍白,中心摇摇。

    千冰拆开药包,接着为明雪熬药。

    明雪睡得很沉,黄昏方才醒来,见千冰、夜枫白二人都还在,便道“你们不用一直守着我,我会按时服药。枫白,麻、麻烦你帮我叫大哥来。”

    “不用,我来了。”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如同流水,一个白衣如银、黑发如墨的男子推门而入,挺拔的身躯像是高大的松柏,修长的手指划过柴门,轻轻地将门关上。

    他就是明雪唯一的兄长——明因明斯空。

    千冰把药呈入碗里晃了晃,放在桌角,明雪拿过碗,一饮而尽。

    明因倚着墙壁,问“你就是那位妙手回春的医仙?”

    千冰这才看了他一眼,却愣住了,原来她那日见到的人就是明因,尽管当时只惊鸿一瞥,但千冰记住了他犀利的眼神。

    夜枫白对明因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不紧不慢地出去了。

    “医仙?可能就是我。”

    “名字?”

    “千冰。”

    这名字具有非凡的意义,寒冰盟副盟主、武林盟主,说的都是她,如今又添了个医仙的称号。放眼江湖,表面上千冰是最有话语权的大人物,暗地里,又是涉世最深的人。

    明因凝视千冰片刻,说“你要安分,否则……”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你大可放心。再,不是人人都畏惧你的权势,你太自以为是了。”

    明因没有错,他是在用最简单的方法保护自己的弟弟;千冰也没有错,她什么都没想过。身份问题,如果千冰隐藏自己的身份,仅仅是普通的医师,必能少很多烦恼,但她不屑为之。

    “你连续服用五天药身体就没事了,切记,一日内睡眠时间应在七个时辰以上,不可食荤、不可受风、不可有大幅度动作、不可行房事。”后面几句是白寻烟说的。

    明雪脸色一僵。

    千冰劝解“没关系的,只需五天,你应该能坚持吧?若太强人所难,我有种药……”

    “他尚无妻妾。”明因提醒道。

    “……”千冰脸上写了一个大大的“?”。

    “没其他事的话,你先走吧。”明雪下了逐客令。

    千冰自然见好就收,风一般没影了。明雪方松了口气,她忽然从他身侧的窗口冒出头“那500万我管你父亲要,至于药材的钱,我们下次再谈。”

    ……

    ……

    “什么?她要2000万?她那些药材翻三倍估计才2000万。算不算悬赏的500万?”

    当得知千冰向明因索要2000万巨额的时候,明雪的冰山脸瞬间板不住了。

    “一共2500万呢,都够买下你了。”

    “她人呢?”

    明家主的小徒弟、明雪明因二人的小师妹明非汋幸灾乐祸“好死不死杀了孟长歌——就你之前的未婚妻。现在被全城通缉,可能正忙着逃亡呢。不说这个了,我听师父说龙息派一个女人和亲来了,极有可能指给你,毕竟你没毛病了。”

    明雪白眼一翻,倒在榻上。明非汋屁颠屁颠跑了。

    ……

    ……

    英林皇宫,千冰与夜枫白对弈。

    “你打算把龙息那女人指给谁?”

    “如果我说我打算把她纳入后宫,你信吗?”夜枫白试探千冰。

    “哦?”千冰落子,破了夜枫白虚虚实实的阵,“那女人究竟是谁?”

    “冷若云。”夜枫白也落子,直抵白子核心,见招拆招。

    千冰手中握着的一粒白子猛然落地,她皱眉“我希望你……收她,她是寒冰盟的人,喜欢北朔,我想她幸福。”

    “你认为,我收了她,就会把她放任不管,一切由她?”夜枫白也皱眉,显然没料到千冰会为人求情。

    “拜托。英林我认识的人不多,能信任的更不多,冷若云外冷内热、贞烈忠诚,我怕她……你可以当没有这个人,并给她点自由,她没什么家国情怀,不会为龙息国办事。”千冰严肃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