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_书包族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寒松叹 > 章节目录 第十二章 一眼
    第十二章有子卧笼中

    随意穿梭,不被喧闹打扰,千冰很会挑路,这条小路上只有她一个人。可以看到,路的尽头是一个小院儿,小院儿周围种了些草木。有桑树、梓树、终葵。

    桑梓暗喻故乡。

    忽然想起民间是怎么形容明家两个儿子的——明家斯空,因因柏松;清风兮匆,纷纷梓柊。

    呵,应该不能碰巧走到他的住处吧。有人靠近,千冰回首,那人已走到她身侧,若有若无看了她一眼就奔进了那间院子。

    好犀利、好尖锐的眼神。千冰倔劲上来了,大步走进了院子,进门时却发现那人已不见。透过窗户,可以看见他远去的背影。

    他何时出去?无论何时,她都没道理看不见啊。

    “敢问来人是谁?”出尘之声从隔壁房间里传来。

    千冰推门而入,一个男子卧在床榻上,眼眸漆黑如夜。

    “你就是明雪?”

    “正是。”

    “倒像我一个故友。”像是蔺闲归,但蔺闲归比他冷厉。“我是来医治你的,有什么症状趁早报出来,我不想浪费时间。”

    明雪笑笑,似讽非讽“你看不出来吗?”

    “诊金五百万,算上把脉的话就是一千五百万。”

    明雪明显一窒,后又道“罢,我没钱。不瞒你说,从半年前我脑袋就不定时疼,每当子时会全身发麻,维持两个时辰。到如今,每天都会不定时连续八个时辰肝、脏、脑疼,并且没有食欲,行走困难,总有要窒息的感觉。”

    “你平日生活在哪?”

    “江南。”

    “挺痛快的,我想我还是把脉吧。”

    “咳,别。我最近在边塞一带。”

    好端端去边塞作甚?

    “没错了,边塞炎寒不定,加快了你毒的发作。若你自一开始便不在边塞,至少等今冬毒才会发作。现在,请允许我为你默哀三秒钟。”说着,千冰合眼,三秒后方睁眼。

    明雪很艰难地白了千冰一眼。

    “难怪你哥是柏松,你只能是梓柊,一点君子风度都没有。”

    “哦?这等说来你认识我哥?”

    “yourethkoouch”

    “哈?有啊星科英兔骂吃?”明雪瞠目结舌。

    千冰自认为她眼前躺着一个idiot!factshaverovedthatheisreallyanidiot!henlish,sheallishidiot计较了。

    “话我放在这,毒我能解,就看你有没有诚意。另外,那些人都遣走,有我一人足矣。我先走,后日再来。”

    不待明雪反应,千冰原路返回。

    ……

    ……

    白风教。

    “半年不见,教主安好?”千冰一来,便成了白寻烟公子的入幕之宾。无论在哪里,她都会是座上宾。

    “拜副盟主所赐,过得不错。”不同于蔺闲归、千冰朝夕相处得来的信任感,白寻烟和千冰总针锋相对、重重算计。

    “我们打开天窗说亮话吧。我是来跟教主做交易的,望教主帮我救一个人,只要不出意外,得到的钱你我三七开。”千冰自己不会医术,但她知道有一个词叫“作弊”。

    “谁三谁七?”

    “……当然是我三教主七。常听人说‘白风散去天即乱,千载谁堪伯仲间’,教主可不能让我失望啊。”

    白寻烟挑眉“你二我八。”

    “成!”

    youareanidiotyourholefailyisanidiotidesiseyou!

    白寻烟有意无意“嗯?”了一声,道“你在骂谁是二货?”

    “……你怎么知道!”

    “这是我的地盘,你的一切都在我掌控之中。”

    可你丫的怎么会懂英文!千冰就这样被驱逐,白寻烟那位暗恋北朔的三师妹白黎奉白寻烟之命递予千冰一张纸,纸上写了一些药名。

    一想到500万自己得100万,千冰就肉疼。

    ……

    ……

    千冰按照上次的路线,很快来到了明雪的小院,一进屋子她就听到正门前有个女的不断冲里面喊。

    “啧啧,那女的是哪位?她不晓得你已经病的不成样子了吗,竟然一往情深,连我都感动了。”千冰平静淡漠地说,语速平稳。

    她把药熬上,只听明雪说“听父亲说叫夜然,应该是个公主吧。我也不知道她要干什么,凌晨就来吵我了。”

    原来她就是夜然,惊华公主夜然,夜枫白的妹妹。

    千冰开门,夜然见屋子里有个女人,大惊失色,连着后退好几步,待回神,她质问“你谁啊你?”

    “哦,我是为明雪治病的医师。”

    “就是你,害得前日几个千里迢迢赶来的医师无功而返?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夜然不屑地走进屋子,丝毫没把千冰放在眼里。

    千冰不相信自己的二姐会和这样的人交朋友。

    “二哥哥,你没有大碍吧?华儿、华儿好想你。二哥哥,这个医师是何方神圣?可信赖吗?”

    此刻,明雪的神色比千冰还要淡漠几分“到底比不知从哪个地方来的小医师值得信赖。无事的话,你走吧。”

    “我的兮匆啊你能不能叫我少操点心,一大早批阅奏折呢,那些催命鬼就告诉我你出事了。”夜枫白身着紫衣款款而来,大呼小叫,一点不像那日和千冰见面时的样子。

    见千冰在,夜枫白捂住嘴。天啊,形象,他的形象!

    千冰但笑不语。天知道她心里有多不可置信,当初见到的那么高冷的夜枫白夜皇帝居然有这样的一面!居然恰巧被她碰见了!他会不会杀了她灭口!

    如果梓阴阳在,在英语方面已经稍有成就的他一定会说“theevilse

    nourselvesarethehardesttobear”

    正当二人各有心思之际,夜然开口了“皇兄,这个女子硬要给二哥哥治病,你快管管她吧。”

    夜枫白一脸懵逼,他这个小妹在说什么?管谁?千冰吗?靠,我懵懂的小妹,人心叵测啊,你不能以貌取人啊,何况千冰看起来也不像好惹的人啊。

    可能夜然觉得千冰脸上没有危险表情,所以就好欺负了?aecannotbejuddbyhisaearances

    “呃,皇妹,你一个闺中女子,怎能进男子房间?还是快些走吧。”

    “可……”夜然抿唇,终独自走了。

    千冰依旧冷着脸,感觉夜然的一切都是假的,否则夜枫白早被她烦死了。

    她也是闺中女子,照夜枫白的说法也不能入男子房间,然而夜枫白似乎不觉得她在这有什么问题。她一定不能走,就算要走也得把500万赚到手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