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_书包族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寒松叹 > 章节目录 第十一章 缘起
    第十一章来去也匆匆

    “原来你们都想看风景去,我不介意,你们准备好了吧,我开始了。”千冰打了一个响指,瞬间,血链、雪链光芒四射。再眨眼,无人。

    这是昔年她和梓阴阳悟出的血链、雪链组合技,能将所有人同一时间传送到不同地方去,主导权在她的强烈要求下归了她,从此,梓阴阳开始了被人不断耍弄的悲催人生。

    至于蔺闲归是怎么获得雪链的,千冰不知道。

    他们被传送到了哪里,千冰也不知道,可能远在天边。也可能……近在眼前。千冰没有发现,树后边,有人。

    ……

    ……

    落音亭,亭外雨疏风骤,正是秋意阑珊之际,冬将至。

    长发飞扬,弹一曲凤求凰,奏一段儿女情长。少女面前的画卷,只画了一个背影。

    “雪哥哥,你会不会怨我?然儿也希望你一世安好,可……我们注定是陌路人。”少女垂泪,面纱下的脸妩媚动人,竟要比千冰来得更为惊艳。

    “愿我们来生再遇时,把前尘尽抛,以相伴终老。”红衣妖娆,她不带刺,却无情得很。

    少女摹地拨弦,弦断,泪垂。昔有圣女无常为爱痴狂,而今又有英雄美人竞折腰,着实让人唏嘘不已。

    当史官记录龙息初年的历史,正难以下笔之际,历史终于发生了转折——

    在英林与龙息僵持之际,英林军营内多了一袭白衣,她屡出奇谋,运筹帷幄、决胜千里,彻底将龙息镇压。期间她上过一次战场,经不完全统计杀敌过千,人送外号“白袍将军”。她轻轻地来,轻轻地去,不带走一片云彩,只留下一个传说——

    名军大将莫自牢,千军万马避白袍。

    她正在悠闲地喝茶——

    “有言道‘杀一是为罪,屠万是为雄。屠得九百万,即为雄中雄’,姑奶奶平生也杀人及万了吧,怎迟迟不见有人在大街上见了我便要绕道走呢?小季,你说这是何故?”

    被唤为小季的少年蹙额说“你闹够了没?军营不是你该呆的地方,实在无聊去窑子逛也行。”

    那“白袍将军”正是千冰。如今半岁过去已是季春之月,千冰却意犹未尽还在军营鬼混,蔺闲归是不同意的。

    然而他还管不了千冰。

    话说半年来各方倒也平静,江湖更是无事,否则蔺闲归、千冰二人也不会来这。只是陌潇由于积劳成疾,一命呜呼了。

    孟长歌被其义父推荐给夜枫白送去新崛起的霜夜国和亲,夜枫白却以“此女出身卑微,不配和亲”为由拒绝了。孟长歌不干,夜然公主亲自下令将其许配给清风明家的次子明兮匆。人说从前凤府嫡女凤陌露喜欢明兮匆。

    东韧流成了龙息士兵,这次打仗时好像立下了什么大功,被封为将军。蔺闲归说李望衍不怎么待见他,因为前东王东姬敛曾是楚悲妍未婚夫。

    冷若云和冷若烟加入了寒冰盟,北朔委以重任。千冰知他兄妹二人别有所图,一直不知所图为何,直到几天前听说冷若云也暗恋北朔——

    白寻烟的某个师妹同样暗恋了北朔多年。哦,因为是暗恋,北朔对此都不知情。

    半年来千冰在八卦中度过。

    千冰的朋友都知道,她有心办一件事。

    “小季啊小季,你千万别急着我走,我不就寻思着你给我打掩护吗,为了给我二姐报仇,你多忍耐忍耐。瞧瞧白公子,自家三师妹都被对手迷得魂不守舍了,也没怎的。”

    她还是那副风轻云淡、欠扁的样子。蔺闲归攥紧拳头,暗想等有一日实力比你强了,我非扒了你的皮不可!

    “千副盟主,我的好事被你阻挠多次,苦不堪言,你说,我该找谁评理去?”蔺闲归眸中闪过杀机。

    千冰眯眼,慢悠悠地站起来,把孤影剑抵在蔺闲归颈上“蔺殿主说笑了,我们谁也不欠谁的。对不对,嗯?”

    同时,碧烟箫锋锐的剑芒简直闪瞎冷若烟的狗眼。冷若烟咳了咳,笑道“没打扰你们吧?”

    “滚!”

    “滚!”

    冷若烟浑身抖了抖,朝千冰挥手。一个小士兵也跑来给蔺闲归送信。

    二人收剑。冷若烟小声跟千冰说“时间定下来了,这月望日,凤府孟长歌与明府明兮匆结亲。”

    千冰摆手,冷若烟瞄眼蔺闲归随即离去。蔺闲归看完信,露出了然之色。

    二人不约而同离开了军营。

    ……

    ……

    明家,五世相林,英林前皇族钦定——清风明府。二子,一名因,一名雪。要与孟长歌定亲的正是明雪明兮匆。

    初一,很多人都得知明雪病了的消息,别说娶妻,行动都困难了。还是终生的。明家主大方,公然抗旨说“孟姑娘豆蔻年华,万不可被吾小子耽误,这婚事姑且作罢吧。”

    英林皇明理,真就收回了旨意。

    清风明府大门前,有人站立,却久久不进。不是她在犹豫,而是因为前方一辆颇为豪华的马车挡住了她的去路。白衣少女默默听里面的人说话。

    “一大清早的,怎么就有这么多人来?叔叔,您说会不会有人捷足先登?毕竟是五百万金币啊!”

    “没关系的,那毒绝世罕见,唯下毒者可解,小然你就别担心了。对了,那五百万金币……”

    “叔叔您放心,只要您帮我这一次,您要多少钱都没问题。好了,不说了,小心隔墙有耳。”

    小然?千冰观无人敢超车,就知这里面坐着的是公主夜然。她既给二人赐婚,何必给明雪下毒使两家无法结亲?

    夜然和凤陌露是闺中密友,她此举必有替凤陌露报仇的成分在,但绝不止这一个原因。莫不是和明雪有仇,她打算借此机会报仇?一个女子和一个男子间能有什么仇?

    千冰邪笑。

    好一个明雪,不仅凤陌露追求、孟长歌想嫁,连夜然公主都对他有意思。这……挺有趣的。

    听他二人说……五百万金币?千冰笑笑,原只是想会会孟长歌,现在她却想拯救明雪了。会得罪多少人她不在乎,她眼睛不大,只容得下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