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_书包族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寒松叹 > 章节目录 第十章 送客
    第十章主宾未欲扬

    “遥想那年,君王侧兮流水跪,那夜,风凄凄兮雨如晦。你父亲终日守在李望衍身旁,无暇顾家,因此,当时惟吾一人留守空房。在露儿降生后,闯进一伙黑衣人,欲带走露儿,我有心无力,尽管身受重伤仍不能保护露儿,他们嚷嚷着什么‘妖女不可留’便扔下一个婴儿大小的孩子跑了。

    你父亲回家,我与他提及此事,他当机立断,叫我不必深究,放心地抚养这个男孩长大,我也就不在意了。直到你出生之年,帝家才查到,原来我的亲生女儿,被抱到了英林凤家抚养长大。多年来,你父亲常常暗中打探露儿的消息,每次得到的消息都是她安然无恙,我也便放心了,不曾想……

    潇儿达豁,他的身份我背着你父亲查过,一无所获。小九,露儿懦弱不是她的错,你一定要为她报仇。可恨我帝家退隐了。”

    木蓼云自嘲,青衣长裙,不施粉黛的她一如少年。

    千冰眉头微蹙,她感受到了熟悉的气息。剑势无锋,剑意无双,疾血剑比之亦逊三分,白风剑气却与其相容相生,不分彼此。

    不,那不是剑,是人,是一个达到人剑合一境界的人——白风教主白寻烟。

    “这逼人之气……来者是何方神圣!”木蓼云呢喃。

    千冰无奈,说“寻声暗问弹者谁,烟云滩头仗剑人。母亲只管等着就是。”

    ……

    ……

    正堂,处处木制,精巧大气。

    白衣若霁月,人如雪,千呼万唤应犹缺。静立堂中,半空空。

    伴着千冰的到来,白风剑出现在白寻烟手里。仅仅一帘之隔,竟令人产生无限遐想。

    “教主,您有事大可到盟里说去,或是给小女子发个请帖,何必到在下家门口堵着?”先声夺人,先扬后抑,先发制敌!

    同样是白衣,却如九天外的点点繁星,吸人眼球,她长发如瀑,一双龙眸淡墨中带点慑人心魄的灰,不负妖女之名。是的,她断不是下凡的仙女。

    她是他的心头肉。

    “再者,既然是来找我,便该跟我打声招呼才对,教主,您说该罚不该罚?”

    “依你。”低沉疏离的声音好似流水,依稀可见白寻烟渐渐上扬的嘴角。

    帝洛惆率几个儿子离去,把空间交给二人。

    “教主也怪可怜的,我不难为你了,你把斗笠揭开即可。”于某些人言,见白寻烟一个身影就此生无憾了,千冰不懂将就,她想看这个风华绝代的人的风华绝代的脸。

    白寻烟扬起的唇角叫人如沐春风,他轻轻地掀开斗笠,露出真面目。高高的个子,长长的发丝,白皙的面颊,朦胧若雾的眼眸不见人影。白寻烟浅笑着,一笑倾城。

    千冰看痴了,她忽然明白名动江湖的白寻烟教主为什么终日戴斗笠了,搞了半天是因为他太妖孽。

    她见过比白寻烟帅气的人,都不及白寻烟惊艳摄魂,他脸上猩红的一道伤痕,使他的飒爽英姿更添几分岑寂。

    无双剑主白寻烟,果然名不虚传,将一身铅华洗尽融入水潭,留在凡尘的是空灵不近人情的剑胆琴肝。

    “也物归原主了,教主慢走,不送。”江湖四派,白风教为首,寒冰盟、明心殿次之,依漓阁再次之。二人一个是寒冰副盟主,一个是白风教主,谈笑风生倒不自然。

    论美色,千冰不会屈服。若给白寻烟的容颜打9分,帝陌潇、梓阴阳便得10分,绝伦逸群。满分呢?满分是11分,当初这句话把梓阴阳坑得够呛,他听到得满分的人名字时却心悦诚服、毫无怨言。

    得满分的人叫白漠然。

    “哦?”白寻烟醉人的眼眸闪过一丝异彩,似询问、似哀怨,不待千冰回神,他便说“副盟主不送送在下?”

    风轻云淡如白寻烟,饶是千冰都看不穿。千冰剑眉半弯,随白寻烟下山。

    云间,见江南。正值深秋的江南生机盎然。

    今天出门没看黄历,有人家办丧事,锣喧天鼓震地,叫人颤栗。那一袭袭孝服,怎一个悲字了得!

    “阵仗大了点,是什么人?”

    “姓楚吧。”

    “你们不知道?死的是先悲妍皇后的兄长——楚王!楚王因操劳过度而抱病,没过几日就去了。唉,可惜一代天骄就这样逝世。”路人说。

    东王府被满门抄斩,唯一留下的世子东韧流是为楚悲莫所救。千冰不觉他无辜,毕竟覆巢之下无完卵,生在那地方,注定不会干净。

    白寻烟面无表情道“楚家人可能生来短命吧,楚牖灯更甚。”

    两个人都不在乎楚悲莫的死活,或许所有人都无关紧要吧。

    “教主,你头发白了。”

    白寻烟轻轻拍了拍头,一滴雪花落下,千冰忙接住,轻柔地将它吹走。冷冽的风掀起千冰的衣襟,她若有所思。

    立冬了。冬是最好的时节。白寻烟喜欢冬季,就似喜欢情人。他人也如冬雪般圣洁冷漠。

    行人多,前方有人垂头走来,与千冰擦肩而过。千冰蓦然回首,那人却不复存在。是他。她的身影倏的消散。

    近,风起。树荫下,有人半卧,是无处不在的蔺闲归。千冰不吭声。

    “他谁啊?”蔺闲归语气并不好,兴致同样不高,懒得睁眼睛,像在审问犯人。

    千冰想骂娘,他凭什么嚣张?他的名字都是她起的。季重光这个名字不算难听,南唐还有个李煜呢,故千冰希望他用这个名字。

    “小狐狸,别打你的算盘了,回答我的问题要紧。”蔺闲归几乎是咬牙说出的。

    “注意点,小狐狸随时会伸出利爪,受害的人是谁谁心里清楚,这叫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回答我的问题!”蔺闲归站起来厉声说,目光炯炯。

    “你便是蔺闲归。”白寻烟悄然而至,侧身坐在树上,面无表情,一副唯我独尊的样子。

    千冰不耐,问“你怎么跟来了?还有你,我的殿主大人,你很闲不成?找我送你上西天看风景?巧了,这儿有个人能令你看见更美的风景。”

    蔺闲归再次被千冰降住,柔声说“要不,你回避?”

    “教主,还有殿主,我明白你们的意思了。”千冰忽然叹息,“既然这样,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