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_书包族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寒松叹 > 章节目录 第七章 成谜
    第七章相陌又何妨

    冷若烟嬉皮笑脸“这位便是千冰副盟主?果然狂傲不羁,异于寻常女子,若是男儿便更好了。”

    千冰对他却兴趣不大,东张西望,只待他离开再与北朔商量。

    “不要不给面子吗,好歹家师也与您母亲同谱啊。”

    北朔已经习惯冷若烟的语不惊人死不休,千冰却骤然凝眸,道“我没有母亲。”

    “此话怎讲?莫非龙息木蓼云都不算副盟主的母亲?”

    千冰蹙眉,她的身份这么容易猜?闫子轩料到了,现在,和她初次见面的冷若烟也猜到了!

    “哦?副盟主竟不知道?英林凤家嫡女凤陌露身边暗卫之父即家师,而那暗卫叫做萧鹄离。”

    帝氏一族只有九个外姓弟子,合称“帝门九子”,萧鹄离便是其中之一,萧鹄离的父亲更是千冰母亲的亲弟弟。

    冷若烟是她舅舅的徒弟?若真的如此,一切都好说了。

    然,冷若烟“无意”说出的“凤陌露身边暗卫”却令千冰不解,萧狐狸绝对名副其实,怎么可能做她人之暗卫?

    心里想着其他事,面上千冰谈笑自如“好巧,当年我也跟舅舅练过一段时间武,算一算,也称得上你的二师姐。”

    “……”

    千冰见冷若烟一时不会离开,递给北朔一个简单的眼神就走了。

    因为冷若烟向她阐述了另外一件使她不明觉厉的事。而这件事,要比为死者报仇重要,它牵连到的,是生者。

    ……

    ……

    一家远近闻名的赌坊,紧邻烟熏火燎的战场。

    “杭,我有事。”

    千冰推开里间的门,帝三杭一目十行地看书,轻轻点头。

    “凤陌露此人,如何?”

    千冰的开门见山增加了她的气势,帝三杭的脸上泛不起分毫涟漪,仿若兵器,他字字带刺“不明白。”

    “她和我们帝家有关系?潇和凤陌露,一个是潇洒走一回,一个是如露亦如电,我怀疑……”

    “有道理,但某些事之所以藏得太深便因其不可为人知。再,二哥和我们几个兄弟不是很像吗?你的怀疑仅仅是从凤陌露那里考虑,对是不对?诚然,二哥对一切表现的都很漠然,然而他有一颗和我们兄弟站在一条线上的心。

    可是,小九,你没有。”

    既然千冰开门见山,帝三杭索性来个一针见血。

    果然,千冰脸色煞白。好像是的,她不论何时都是特立独行的,家里人从未参与过她的事。

    亲不亲,疏不疏,可笑她还怀疑别人,更可笑那人还是她最好的兄弟。千冰自嘲道“没有错,可能我表现得很热情,只有真正了解我的人才会知道,我生人勿近得像一块寒冰。”

    但是。

    相陌又何妨,含馨儿女温情长。

    相忘怎能徨,寒心酸苦不自尝。

    帝三杭横眉冷对。

    “今天好热闹啊。”紫衣人从窗而入,他有一双清澈的眼眸。

    这不是陌生人,这是帝舞涯,帝三杭的五弟,和帝九倾的关系虽不及帝陌潇,但胜在他二人臭味相投,共同话题超多。

    千冰动了动嘴角,终是没再开口,向帝三杭、帝舞涯二人点了点头便走了。

    “这是怎么了?三哥,你又用言语刺激九儿了?”

    帝三杭瞪帝舞涯。

    帝舞涯捂住嘴浅笑“三哥,我的意思是希望九儿不要忘记旧恨……帝家,才是她的家。”

    “嗯。”帝三杭怅然若失,似乎是这样的。又似乎,哪不对。

    ……

    ……

    月半残,星犹灿。

    “哭笑不得,患得患失,副盟主是相思成疾了?”

    天有银鸥,千冰难得郁忧,这等热闹蔺闲归自然要凑。

    “草木也知愁,更何况小女子区区百兜鍪?殿主少年老成,竟也不知愁滋味?莫非碧烟箫之拨云见日、豁然开朗单是殿主为赋新词强说愁?”

    “这等说来,是我高看你千冰了。”蔺闲归怅望明月,他没想到他的对手会多愁善感。

    千冰无心辩解,凝眸对月。

    突然,她开口说“英林与龙息开战,你作为英林前朝太子,是时候行动了。正巧,我也想远离江湖办一些琐事……你我二人可否商量商量?”

    蔺闲归淡笑,果然,千冰可不会浪费时间,想来方才那会儿她就有计划了。

    ……

    ……

    沙场秋点兵,夜五更,千冰与蔺闲归默默无声。千冰已和李望衍约好,等时机一到,便打英林军队一个措手不及。而彼时英林已收到消息,只待到时顺势将打着龙息旗号的寒冰盟拿下。

    而这不过是交易罢了。

    “你平常大可这样,最后把责任推给龙息,何必等到今时?”蔺闲归沉声问。那边一片空地给了一众激动不已的寒冰盟弟子,他们只好在这草丛里挤着。

    千冰不客气地说“师出无名反而会使龙息国加强戒备,会直接把我们推向龙息的对立面。现在不一样,是李望衍厚脸皮求姑奶奶,姑奶奶才出手的。”

    说着,千冰轻狂浅笑,似一缕清朗的月光。

    “总感觉有深意。你在有意无意地和英林交好?”

    感受到他语气之笃定,世界徒然寂静。他人可能将其当作笑话,千冰不会,因为蔺闲归说中了。

    没有波澜,蔺闲归心中了然。

    千冰叹惋,方才她还暗暗讽刺蔺闲归目光短浅,结果紧接着就被他扳回一城,谁会甘心?

    蔺闲归垂眸,怅惘无奈,“你我到底敌对,你缘何相逼?”

    “怎么,英林肯收明心殿,就不可收我寒冰盟?说来,龙息国也还不错,离变天快了。”

    白衣飘然,千冰冷漠而高傲,既如此,那她又何苦凑上去?整的跟她去求人家一样。

    蔺闲归神情恍惚,时至今日,千冰能威胁到他的手段太多了,而他作为英林前朝太子,只能为了英林百般纵容她……

    “不愧为帝家幺女,智谋过人。你有没有想过,当你实力达到一定境界时,可以自成一国。”

    蔺闲归寥寥数语令千冰茅塞顿开,于他人而言此话不可能成真,于千冰而言却有可能。且,千冰极少用帝九倾的身份行事,此举甚至不会牵扯到帝家。

    “那时你我共享天下,岂不甚好?”天下,好像早已是二人囊中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