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_书包族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寒松叹 > 章节目录 第六章 仿佛
    第六章秋风动客情

    云,冷淡莫测,摸不透抓不住,是世间最为虚幻飘渺之物。破云,破浮世虚无,破似水流年,破因果轮回。

    云方破,天将晓。极目处,两队人马针锋相对,刀兵碰撞铿锵的声音打破了宁静。

    千冰和蔺闲归升起骂娘的念头。

    三人失去兴致,一同挥手,寒心二派之人消失。

    菊花开得正好,枫叶如丹,少年少女站在树上,观摩好戏。

    两队人马泾渭分明,一队着蓝衣,一队着青衣,单气势上,蓝衣一帮就弱了几分。

    在打得水深火热之际,一蓝衣人入敌深处,劫持了青衣首领。

    千冰动了。

    她左手掌轻转,一粒石子飞去,把劫持青衣首领的蓝衣人手中的刀击落。这石子就是实实在在自地而起的,偷袭者无从辨别。

    青衣首领为龙息太子李阴笙。

    北朔深远的寒眸若渊,他用听不出喜怒的声音说“身在江湖心在朝,你始终坚持,可有果?”

    “无果亦无悔。”作为帝家贵女,身处江湖已大大越界,千冰不愿置身事外,也不能。

    前世,死了便死了,没什么留念。今生,来了便来了,没什么牵绊。

    这只是插曲。

    ……

    ……

    九月十五,霜降。

    “请问,明心殿在何方?”

    “向东一直走即是。”

    “多谢。”

    被谢的少女似笑非笑,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这个时间打听明心殿的,一般都是奔“明心论剑”而去,但骚年,是谁告诉你明心论剑要在明心殿召开?

    此女便是千冰了。

    那无知少年走近明心殿,偶遇要赶去组织明心论剑的蔺闲归,蔺闲归也是太闲了,问他“你有事?”

    “嗯,我叫莫风,要参加论剑。”

    谁这么恶趣味?蔺闲归微笑,为莫风指路“明心论剑在华则山召开,你去那里吧。”

    “哦,谢谢。”莫风挠挠头走了。

    或许彼时蔺闲归真的很无聊,然天下熙熙皆为利来,他给少年引路,仅仅因少年剑鞘中的剑而已。

    莫风匆匆来到华则山,极为巧合地看到了千冰,他红着脸走过去,眼神倒是有几分信任,态度也算诚恳“谢谢你告诉我明心殿的位置。”

    “举手之劳罢。”害人一时,胜造七级浮屠,此乃千冰一贯的风格。其中还掺杂些许别的东西——

    同样是那把剑。

    剑名白风,为白寻烟之独剑,比之宁老的疾血剑无分毫不及。

    “你为何来?”

    “师兄想让我来锻炼锻炼。”莫风哪知道,没有人会无缘无故和你搭话。

    “用它锻炼,你确定?”千冰手不动,手指轻抬对准白风剑。

    “我不用它比赛,师兄说这是给我防身的。”莫风似乎也为自己拿来它而不好意思。

    他师兄是白寻烟?两句话,千冰便套出了莫风的来历。

    “你说,你师兄名满天下,万一我把你身份抖出去,会如何?”作为标准的无利不起早之人,千冰自然不愿主动与人搭茬仍一无所获。

    莫风不善言辞,千冰恰是他的克星,方交谈没几句,他就要被克死了。

    “姑、姑娘是识大体之人,切莫鲁莽,师兄会不高兴的。”

    “呵,你只知你师兄俯瞰江湖,难道就不知我名么?”

    莫风真不知道。

    传说中的谪仙的师弟,不过孤陋寡闻、故作清高的人。

    千冰抬手,白风剑猛然出鞘,直逼她眼前。不自量力——千冰只手挡在面前,稳稳地抓住了白风剑。

    “看到了吗——天下无双白风剑在你手中,如同废铁。”千冰风轻云淡,紧握白风剑。

    “我、我要向你挑战!”

    “你不行,去找你师兄吧。”千冰不耐地挥挥手。

    莫风红着脸离去。

    白风剑落地,千冰看也不看颤抖不停的手,只悠悠地叹息。白寻烟,多好的一个对手啊,可惜后继无人。

    方才白风剑一击,她表面上接的很轻松,实际却用了七成的力量。这说明即使在千里之外,白寻烟依然可以操控白风剑。

    好一个心有灵犀,好一个人剑合一!

    ……

    ……

    白风教。

    “师兄,我回来了。”

    “……”

    莫风心中冷寒,硬着头皮继续说“白风剑被她人夺走了,论剑我也没参加。师兄,是师弟无用!”

    和他一帘之隔的白寻烟不怒不恼,轻声说道“我会去取。”

    ……

    ……

    明心论剑很快结束,萧瑟的凄风扫露,哪怕身处江湖亦能感觉到龙息的吃力、英林间的跋扈。

    三个月了,没有什么家国情怀的千冰欲给李望衍找些麻烦。结果,李望衍先找到了她——

    “龙息帝李望衍,望我寒冰盟暗中支持他一统天下?”

    大略扫一眼李望衍心腹送来的密函,千冰倍感可笑。连不可一世的英林都请不动她们寒冰盟,李望衍哪来的信心?确定不是闫子轩给您老挖的坑?

    不出所料,紧接着千冰就收到了闫子轩的来信,无非是什么“希望你配合”、“打李望衍个措手不及”之类的话。

    “他怎会知晓你的身份?”一直在旁的北朔忽然问。

    “可能是猜的吧,当初他的身份也是我猜到的。”终究是太师,不是一般人能比。

    “我还以为又是你的蓝颜呢。”北朔阴阳怪气地说。

    “哈哈,人生在世,有北朔一蓝颜足矣。”千冰毫不避讳,右手搭上北朔的肩。

    北朔很自然地白了她一眼。尚未弱冠,寒眸若渊,能受北朔另眼相看的,当世不超过10人。

    “哟,北朔盟主这是在做什么?”有人破门而入,嬉皮笑脸。只见他带着一个银色面具,双瞳赤红,玩世不恭,鲜艳的红衣穿在他身上好比锦上添花。

    可惜来者不善。

    北朔若渊的寒眸浅浅地扫了他一眼,他满不在乎地笑笑,邪魅倾城,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红瞳灼灼。

    来者自是江湖中人,但无门无派,孤身一人,来去如风,一次偶然与北朔相识,二人一个寒冷若冰,一个邪魅如火,水火不容,常常打得不可开交。

    “千冰,这是冷若烟,他妹妹是冷若云。”

    千冰点头。冷若云她认识,那才是真正的美人,她的这位哥哥,竟更惊为天人,妖颜祸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