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_书包族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寒松叹 > 章节目录 第五章 流云
    第五章云空未必空

    “小兄弟,话说你叫什么?”

    帝九倾在这里“相熟”的只有季重光,遂每日与季重光一处,听到老者问其姓名,随口回道“您称他‘八嘎’即可。”

    “八嘎?好特别。”

    季重光意味深长地笑了,剑眉下闪烁起冰蓝色的光芒。帝九倾嘴角轻佻地上扬,颈上的血链有感应似的熠熠发光。

    梓的雪链,怎会出现在他身上?

    “八嘎,你想此剑叫什么?”宁老从剑鞘抽出剑。

    只见此剑剑身呈暗血色,剑柄上镶嵌着一块六边黑白钻石。若是对剑一窍不通的,可能会为它的外形折服;若是对剑略知一二的,则会对它嗤之以鼻,认为它剑气平常。

    而像帝九倾、季重光这样的此中高手,第一时间便会毛骨悚然,感受到它逼人之剑气。

    “无双者,藏锋也,古剑藏锋是为宝剑。此剑,晚辈不敢评估。”良久,季重光和帝九倾叹息,他们早知宁老不一般,却不想,宁老竟有这等宝剑。

    “好一个宝剑藏锋!八小兄弟,你说就叫它‘藏锋’如何?”

    帝九倾面露不悦。

    “剑如其名,宁老您之剑,又何止藏锋那么简单?晚辈只能赠您二字——”

    “疾血!”帝九倾接着说。

    残雪不解“何谓‘疾血’?”

    “血气缭绕纵横,积血;过处疾风剑影,急雪;韧性磐石之上,集桖。”季重光顿了顿,“故名疾血。”

    一个疾血,包含太多意思。宁老呢喃自语“疾血,疾血……”

    待回味过来,宁老收剑,问“不知姑娘芳名?”

    “我姓千。”帝九倾还是兴致缺缺,似乎一切都不能吸引到她。“宁老您对先皇后怀爱慕之心,被李望衍得知关进天牢二十年,原以为您锐气已经被磨平了,今日却又拔出剑……怎么,有与晚辈争辉的意思了?”

    胸有成竹之态,仿佛已料到宁老之身份,懒得揭穿而已。

    宁老吸气,帝九倾为人轻狂,季重光性格内敛,他先前还感觉季重光更胜一筹,现在看来……“是老朽低估二位了,八兄,千姑娘,你们可愿听听老夫的名字?”

    “义父!”残雪出言阻拦。

    宁老摆手笑笑,目光炯炯,锋芒再露“老朽姓宁,名宸夜,字扶风,人称‘流云野老’。”

    “扶风公子”宁宸夜,时隔二十年再次展芒,已是上代野老。想当年,一手流云剑法纵横江湖几乎无人能匹,却在问鼎武林的那一刻,销声匿迹,原来他是被囚禁在了龙息天牢——

    而如今江湖无双的剑神,是白风教主白寻烟。

    残雪咬牙,不自在地说“我母亲名曌,日月当空的‘曌’。”

    一代大侠、武林之皇惜曌,在二十年前退隐江湖,谁知她还留有一女在龙息国。

    “我叫惜艾,字残雪。”

    季重光平静如水,他仿佛早便料到平易近人的宁老是昔日的天之骄子,而不显山不露水的残雪是白衣女皇惜曌的遗女。

    一个是明心殿主,一个是寒冰副盟主,他们知道这些事理所当然。

    宁老将剑递与季重光,一时年轻了数十岁,说“八兄,从今天起,你就是这把疾血剑的主人!”

    季重光抿唇,重重地点头。

    宁老在江湖树敌万千,一旦他受宁老的剑,他就会遭到无数人的仇视,他明白这点。

    然,他非无情之辈,宁老终其一生仍未达剑道独尊之境,如今赠他疾血剑,只是欣赏他,希望他能将其剑道发扬光大,甚至都没提出叫他拜入他的门下,他还能说什么?最重要的是——

    他自己树敌之多,不亚于宁老。

    ……

    ……

    是夜,云淡风轻。

    “今日怎么揭穿他?高傲如你,可从不屑做这种事。”季重光戏谑。

    帝九倾白日里眯着眼半醉半醒,晚间倒精神了许多,与季重光侃侃而谈“姑奶奶只是不愿看你独出风头而已,你是没注意啊,人家小姑娘的眼睛里除了你就什么都没有了。”

    “那又如何?你想,我眼中有过谁?北朔还不够格,碧影剑是前辈,白寻烟没见过。似乎,也只有你,在我眼中若隐若现。”

    帝九倾嗤笑“抱歉,我的眼中连你都没有过。”

    放眼江湖,也只有此二人才有胆、有资格说这番话了。

    季重光冷哼,“是么,你对李阴笙不也另眼相看?”

    “他?不过一毛头小子罢!”

    算算,二人入狱已经三天了。

    该见到的都见到了,是时候离开了。

    翌日,二人消失于天牢。

    醒时笑傲江湖,醉时游戏红尘,短暂的尘世之旅于帝九倾言已经结束,短时间内能给李望衍找的麻烦都已找了。

    ……

    ……

    紧接着,秋来九月八。

    枫叶漫天,叶叶染血,正是寒心二帮出没之际。

    “北朔,你该后悔来!”

    白衣墨发随风飘扬,明心殿主蔺闲归仗剑刺喉,气势逼人。

    寒冰盟主北朔眸中冰寒似水,只手与蔺闲归交战,无情无绪,面对蔺闲归杀遍天下的碧烟箫仍不变色。

    蔺闲归持碧烟箫以疾风之速度飞向北朔,今日是两派争夺武林第一门派之名之日,他绝对不会输。

    “看来,我错过了一场好戏。”

    风华绝代,睥睨众生,千冰从侧面用手指夹住碧烟箫,望向一丈之遥的蔺闲归,猖狂无比,一袭雪衣出尘脱俗。

    阻寒冰一统武林者——格杀勿论。

    蔺闲归不加停顿,从千冰手中抽出碧烟箫,闪到数十米外。

    千冰与北朔并肩而立,千冰的手中,是她亲手铸造的孤影剑——孤帆远影碧空尽之“孤影”。

    碧烟箫夺魂之力令江湖得以一统,而千冰的孤影剑孤影七式、光阴笛一音夕昼却是令天下归心。

    “别逼我动手!”

    孤影七式傲群雄,一音夕昼掌天下,今日的千冰已非昨日的千冰。

    然,今日的蔺闲归亦非昨日的蔺闲归。箫声起,九州荡,箫音歇,四海怔。碧烟之箫,可破云,可碎雨,可凝风,蔺闲归比之千冰,只强不弱。

    “千冰,此话,还给你。”蔺闲归沉声说罢,箫声初鸣,悠扬清脆,云开雾释,声声慢,声声不凡。

    这是碧烟三绝第一绝,破云之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