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_书包族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寒松叹 > 章节目录 第四章 不得
    第四章一念弑君王

    一位冰眸娼妓。

    一名龙眼侠客。

    一念侠骨柔情。

    帝陌潇,陌上人如玉的陌,潇洒走一回的潇。他是千冰的二哥,醉香楼的主人。

    他对千冰的感情是特殊的,就如相逢一笑后的第一句话“冰,想你,想你,想你。”

    千冰笑说“数年不见若隔一日,二哥切勿伤感。”

    潇恰如春风来容光焕发,拥千冰说“我的妹妹,二哥高兴还来不及,岂会感伤?”

    很平淡,很惬意的感觉。千冰在这里歇了一天,翌日,她风一样走掉了。

    “大业未成不能懈怠啊。”千冰凝望眼前“东王府”匾,据她多年来的调查,东王也不是没有污点,然而太隐秘,很多人不会注意。

    听说季重光已经成为李阴笙身边的侍卫了,而她这边还一点进展没有,得抓紧时间了。

    三哥说过,闫子轩早有篡位之念,他与他是合作关系,既如此,她这个小妹就捧捧场吧。

    云涌,风起,天变。

    千冰潜入东王府,偷了一沓他们自以为保管很好的机密,借三哥之手献给了李望衍。

    ……

    ……

    翌日,千冰来到了太师府。

    “太师大人,小女斗胆与您结盟。”一番话说得不卑不亢。

    闫子轩见此人在太师府来去自如,未免起疑心,问道“你如何证明你于我有利用价值?”

    千冰暗笑,有没有价值,很快你就知道了。她也不说话,就坐那儿和闫子轩耗着。

    只听得“啊啊啊”几声喊叫,很多人把对面围住了。

    闫子轩半信半疑地凭窗远眺,对面的东王府已经被抄了。

    “敢问太师大人,小女子可有资格与您结盟?”

    闫子轩不由高看了千冰几分,点头道“好,我与你结盟,希望你不要有不轨之心……你叫什么?如果不想说……”

    “帝九倾!”

    “嗯?”闫子轩眯眼,她方才说什么?帝什么?

    “姑奶奶说过的话,从不重复第二遍。”她懒洋洋地打个哈欠。唉,大好天气就这么给浪费了。

    闫子轩对她的无礼视而不见,眼前发光“这几天使李望衍不断吃瘪的,想来就是你了。”

    “他活该!我们帝家在山上过得好好的,他非得毒死我祖父!这是报应!你说,他不该死,谁该死?反正我祖父不该死!姑奶奶没直接杀死他算不错的了!”

    帝九倾人生第一次动气。不,李望衍用计毒死她祖父之时,才是她第一次动气。

    帝九倾又睨了他一眼,扬长而去,留下一句“你只需帮我护着李阴笙即可!等着我的好消息吧!哈哈……”

    与闫子轩达成共识,帝九倾叹了口气。

    她是武林盟主千冰,是帝家九女帝九倾,但同时她也是……21世纪最杰出的杀手佣兵燕奺。

    哪怕李望衍不毒死祖父,她帝九倾也要出世了,并且也会逼李望衍禅位。终有一日,她要站在世界的巅峰,开启时空隧道,回到现代。

    偷偷地潜入皇宫御花园一看,李阴笙正和季重光一起,似乎在作画。

    季重光眼中隐有杀气,又有悔意。那日在帝九倾之前救下李阴笙的,正是他。当时也没想太多,哪知道那个书生会是李阴笙。

    呵,世上没有后悔药!想着,季重光已经动手。帝九倾怎能让他轻易得手,左手抛出去一粒石子,把季重光震退半步,紧接着她就来到了李阴笙的身前,根本不给季重光半点可乘之机。

    季重光今天显然没心思跟她缠斗,碧烟箫不断攻击李阴笙,帝九倾拽着李阴笙不断地躲。虽然她也想正面与季重光打,然而李阴笙太弱了,她不能离开他半步!

    幸好天无绝人之路,下一刻,就有人来了——

    “把这贼子拿下!”

    数十名侍卫擒住季重光,李望衍也不知吃了什么灵丹妙药,现在跟个没事人似的。

    “你是什么人?胆敢刺杀我龙息太子!”

    季重光咬牙,怒视帝九倾。帝九倾感激地看了眼把李望衍带来的闫子轩。

    “陛下,你误会了。”

    “朕哪误会你了?刚才朕看得一清二楚!”

    “欲刺杀太子的,分明是她!陛下,她就是三番两次要置您于死地的人!”季重光将矛头指向了帝九倾。

    帝九倾嗤之以鼻,与李望衍平视,那意思就是没错,那几次害得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刺客,就是姑奶奶我了!

    李望衍脸色铁青,他是出了名的昏君,事到如今俨然已不知道该怎么办,遂说“把这两人都关进天牢!”

    ……

    ……

    昏暗的天牢中,迎来一玄一素两道身影,二人脚步轻快,在角落坐下。

    有位老者睁眼“唉,又来两个娃娃,龙息国真就没希望了吗?”

    他身旁的女人叹息,一双漆黑的眼眸望向帝九倾与季重光二人,平和地问“你们是犯了什么罪?”

    “刺杀太子。”

    “刺杀皇上。”

    这话吸引了几个犯人,其中有个人说“勇气可嘉啊。看来你们都没成功。”

    没成功?帝九倾与季重光无言。

    “你们是一伙的?”女子显得好奇。

    “最初我要杀李阴笙时,被她阻拦。今天我又要杀他,也被她拦住,皇帝老儿赶到把我抓了起来,我就爆出她的身份了。于是,我们两个都被抓了进来。”季重光波澜不惊。

    也就是说,他们是仇人。

    “奇怪,既然姑娘你要杀龙息国君,为何要阻挠这位公子杀太子?”老者眸中闪过一抹异色。

    “皇帝老儿与我有私仇,李阴笙却没有,我当然要出手相救。”

    毕竟,他们墨北帝家纯粹是被李望衍一人逼的,李阴笙并未插手,何必见死不救?帝九倾没说出下文,她的身份也不是谁都能知道的。

    “得不偿失啊!”

    “反正都得进来,我还可以再出去的。”

    季重光颇为赞同地颔首。

    能进天牢的都是重犯,但周围这几人身上煞气都不大,可能是被磨平了,可能本来就没有,总之,他们相处得还算愉快。

    经过几天的相处,帝九倾知道了最初和他们说话的老者姓宁,是天牢中最受推崇的人;一直在他身旁坐着的女子是他的义女,叫残雪,本来呢,也很活泼,可由于天牢里太沉闷,就不爱说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