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_书包族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寒松叹 > 章节目录 第三章 欲杀
    第三章侠骨竟柔肠

    季重光的眼一下子软了,苍白的面也不再紧绷“我到底是皇太子,何况,我喜欢这个名字,所以我懒得背叛这个姓氏。”

    懒得,只是懒得而已,这和千冰一样,明明已经可以只手遮天掌生控死了,仍要另外走上一条不好走的路。

    千冰只言片语将人打发了。

    接下来,入宫。

    ……

    ……

    “你叫什么?”

    “花浅儿。”

    和英林皇初次碰面,是在皇宫的一棵樱花树下,落英缤纷,少女一袭素白的长衣,龙眸隐,笑意收起,藐视众生。

    身着金黄色龙袍、看似方从凤翔殿出来的李望衍衣衫有些不整,甚至还有一个扣子没有系上,神色张皇。

    他被撞到了。

    眸中赞许转瞬即逝,他匆匆忙忙去上早朝,拐角处不忘看千冰那张熟悉的脸一眼,久未动念的他还是留下了一句“近黄昏,来龙吟殿吧。”

    千冰已经换上一张和楚悲妍相差无几的脸了。

    李望衍,姑奶奶若不让你付出代价就不是寒冰盟副盟主!

    这场相逢充满了算计,但比起李望衍的所作所为,这不算什么。

    忆起那日血字家书,千冰就恨得牙痒痒。祖父,祖母,孩儿一定要让那些人永坠无间地狱。你们一定不会白死的,一定不会。

    ……

    ……

    繁星点点,蝉鸣不时响起,千冰慢悠悠地走在小径上。

    “啊,唔……”

    不小心撞到个人,千冰本能地捂住她的嘴,再一看,却是怔住了。

    对面的女子受惊不深,哼哼一会就迷茫了,不解地望着千冰。

    “奴婢花浅儿,百丈悬崖花枝犹俏的花,疏影横斜暗香动的浅。”千冰收手,态度难得这般。

    “疏影横斜暗香动?”她神神叨叨地重复。

    这姑娘犯病了?千冰认为有点不对劲。“哎呀,是‘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啦。”

    这下尴尬了,有病的分明是她自己。

    “哦,我叫若云,你是哪个宫的宫女?”她人如其名,面上风轻云淡。

    “奴婢是凤翔殿的,正要代皇后娘娘给陛下传话。”

    “你且去吧。”

    千冰从容地走了几步,待若云走远,她松了口气。

    没想到冷若云那个疯女人也能进宫,幸好她易容了,要是被她给认出来,就大事不妙了。

    说是寒冷若云的冰美人,实际上却是如火的暴脾气。千冰不再想她,向龙吟殿走去。

    殿内,龙床上,李望衍睡得不成样子,一边不老实地乱动,一边呢喃着“妍儿。”

    你若是真爱楚悲妍,干嘛还和其他女人那个啥?千冰很想说我鄙视你。

    玉手悄声搭在李望衍的腕上,只听“喀嚓”一响,李望衍豁然开眼,神色茫茫然。

    如影似银,月华雪衣勾勒出完美的画卷,星辰下,千冰想杀了李望衍以报仇。

    几树枯藤于殿外。

    几只昏鸦归去来。

    几滴老泪映花台。

    不仁不智,是为昏庸。

    不孝不义,是为无道。

    昏庸无道者,依凰临佣兵律,当斩。

    可惜。千冰邪笑着说“是不是很疼?”

    “嗯。”

    “疼就对了。”

    千冰轻飘飘地对着李望衍半眯的双眼洒了些颗粒状的药粉后即匆匆离去,留李望衍痛苦地揉着眼睛。

    ……

    ……

    这一夜过去,李望衍双眼红肿未上早朝,妃嫔皆不见。

    白漠然赠予千冰的药粉,功效又怎会简单?千冰易容为楚悲妍做了一件事后,就褪去了那层皮。

    其实,她本意是希望李望衍多注意楚王楚悲莫,也就是楚悲妍的兄长,最少不能让太师闫子轩一人握大权。

    既然下决心要叫李望衍付出代价,那就不能给他一丝喘息的机会,在当天皇后为李阴笙举办的生辰宴上,李望衍与千冰皆在。

    一在明,一在暗。

    虽然不想把某中二少年的生辰宴给搅合,但机会难得,搞点小动作还是无伤大雅的。

    近侍为李望衍倒茶,李望衍从其手中接过茶杯,半信半疑不敢饮。

    这时,又换了一张普通人脸的千冰凑了过去,深吸口气说“好迷人的酒气,不知陛下所饮为何酒?”

    李望衍“平易近人”地说道“哪里是酒?不过是最普通的碧螺春罢。”

    “陛下可否赏小人一盅?”

    “不值钱的玩意,这一壶都赐予你好了。”

    千冰从李望衍手中接过茶壶,抿了一口,笑眯眯的“不愧是皇家的茶,真心好喝。”说罢还向李望衍眨眨眼。

    李望衍不再怀疑,将杯中茶一饮而尽,却未注意千冰眸中转瞬即逝的狡黠。

    千冰消失于皇宫。

    李阴笙正与大臣们饮酒,忽听到有人喊“传太医”,忙跑到李望衍身边,为近几日李望衍身上发生的事感到不解。

    感觉,是一个人的手笔。会是谁呢?难道是……李阴笙想起了前不久他遇到的千冰,随后摇头嘟囔着“大侠那么正直,又那么懒,应该不屑做这些事。”

    另一边,千冰却被太师闫子轩挡住了路。

    闫子轩纠缠不休,揣测着千冰的身份“姑娘谈吐不凡,明眸剑眉,行走间风云暗涌,绝非娇生惯养的千金小姐。手上却无练武之人皆有的老茧,当游走于江湖之外尘世之旁。在下可说对了?”

    “不错。”千冰瞥了眼他,瘪嘴说道,“太师闫子轩?”

    又凝望千冰半晌有余,闫子轩仍风度翩翩地摇扇,“姑娘之才思,在下佩服。却不知姑娘从何处得知在下身份?”

    闫子轩狐狸般的笑容不似李阴笙儒雅,他给千冰笑面虎、深藏不露的感觉。

    从何而知?当然是猜的。

    既然与李望衍离得挺远,就不要得罪了。千冰想着,说道“姑奶奶有事,懒得理你,先走了。”

    望着千冰洒脱片刻不停的脚步,闫子轩眯眼“真的走了。陛下方中毒她即匆匆远去,就不怕我起疑心捉拿她?”

    ……

    ……

    李望衍结果如何不重要,千冰根本不重视,所以她来到了醉香楼,喝了几盅小酒,调戏了几个美姬,心底吟了句“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

    她龙眸狂傲,洒脱不羁,一身男装被众名妓簇拥,好不容易脱开身,就好死不死地上楼勾搭人家花魁。